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首辅家的长孙媳> 全文阅读 第478章 必死无疑

全文阅读 第478章 必死无疑

《首辅家的长孙媳》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www.50zw.com

    那段时间着实忙乱,且让弘复帝大感心力交瘁。

    他的嫡子秦诤病故,亡子之痛未复,又不得不忧虑储位悬空,更兼还有逆王叛乱,他虽已然坐上了这九五至尊之位,天下却不曾变得太平安定。

    朱氏,是他根本不能顾及的人,当皇后悲愤不已痛诉朱氏如何狂悖张狂时,他甚至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朱氏是谁。

    重惩不饶的话已经说了出口,还是经高得宜提醒,才恍然大悟朱氏竟然是赵太师的长媳。

    真没想到事隔多年,原本是尘埃落定的事竟然再有反转。

    弘复帝看着惠妃的嘴巴一开一合,当真有种置身南柯一梦的错觉。

    “皇后想要将计就计,妾身又想抓紧当年的时机达成挚愿,所以与皇后一拍即合,但那时妾身就为皇上愤愤不平,皇后为了让太孙得储,可是连皇上都敢利用,皇后甚至根本不在意妾身会否赢获皇上的宠爱,皇后看重的只有太孙,所以当皇后意识到妾身意欲将她取而代之,意识到妾身打算不利太孙的时候,方才如临大敌,开始将妾身视为眼钉肉刺。”

    弘复帝忍不住回忆往事,发觉仿佛的确正如惠妃所言。

    “妾身对皇上心生倾慕,并非是因皇上乃天下至尊,是因妾身心折于皇上虽然长久以来身处险境,却始终不忘社稷苍生的胸襟抱负,所以妾身从来期望的不是宠冠后宫,妾身的志愿,是能相助皇上达成志向!当妾身意识到太孙虽为故太子骨肉,却为皇后、太子妃教唆,根本无望继承皇上的志向时,妾身难捺忧虑,妾身以为皇上若真要达成中兴盛世的志向,就不能将天下社稷托付给太孙。”

    “你以为只有你和诤儿,朕只能把天下托付给你们母子二人,才算合情吗?”弘复帝大觉荒唐。

    “妾身原本想提醒皇上君国已生病疮,但妾身不过略行试探,皇上便动疑了,妾身还想相佐于皇上,所以无法坦言,皇上可以认为妾身愚狂,甚至可以厌恨妾身,妾身自知身犯死罪,但妾身必须说明,妾身为的当真不是私欲,且这么多年来,所有运谋都是妾身行计,其实父亲他是逼于无奈,毕竟当诤儿出生后,父亲已经不能安于自保,父亲又不能阻止妾身的计划,因安陆侯府与妾身乃生死攸共,所以父亲也只能辅助妾身。”

    “你是想

    为安陆侯求条活路。”弘复帝没有被惠妃的“坦白”迷惑。

    “确然是妾身连累了父兄,连累了安陆侯府,甚至……连累了诤儿。”惠妃叩首:“妾身的确是为父兄,为诤儿求条活路,人之将死其言亦善,妾身恳请皇上给予妾身,最后一次信任。”

    罪责难逃,但她必须为儿子求得一线生机,但还不能是凤阳高墙之内的苟且偷生,只要父亲还活着,安陆侯府没像高家一样遭受一蹶不振灭顶之灾,诤儿日后就还有希望能够反败为胜!

    就用她的死,把太孙一并拖下泥沼吧。

    “皇上乃圣明之君,难道直到此时还没看清,就算没有妾身设计蛊惑,太孙也实在难当大任?皇上若然坚持让圣德太后掌制军权,太孙就必会弑害亲长,可要若皇上撤除密旨,不也着实不放心将天下社稷完全交托给太孙?诤儿还小,皇上也许不信诤儿能够难当大任,但皇上应当信得过圣德太后吧?那么皇上何不立周王为储?”

    “放肆!”弘复帝勃然大怒:“到此地步你竟然还敢妄言政事?!”

    惠妃暗自冷笑:看来王太后一番苦心筹划,弘复帝却也没想着把储位交给周王呢,不过王氏必然能够知晓今日长乐宫中我与弘复帝的对话,我已不成威胁,且安陆侯府日后还有可能成为周王的臂助,王氏应当能容父兄及诤儿一条活路。

    虽情势艰难,尚有日后可期。

    惠妃不再言语了。

    “废江氏妃位,暂禁长乐宫听候发落。”弘复帝起身,最后看了一眼江雨薇。

    他有些想不起来初见时,这女子的神情形容了,奇异的是他竟然还记得她的闺名,更奇异的是他居然不怎么觉得恼火,都说爱之深恨之切……自己应当并不在意江氏是否虚伪是否贪婪吧?看来情深与否,还确然和记不记得闺名无甚关联,这样一想好像对皇后的愧疚心就有所减轻了?

    弘复帝神色如常的从长乐宫行至慈宁宫。

    王太后料到弘复帝会来,没料到的是弘复竟这样心平气和。

    太后都觉诧异了,所以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莫非惠妃清白无辜?”

    “不,芳菲惹确定是江氏的阴谋。”

    太后半晌才“哦”出一长声来:“皇上今日还真沉着。”

    弘复帝虽无多少笑意,

    唇角还是颇显自然的往上提了一提:“说也奇怪,朕还当真不觉急怒,许是自从岁前就有了觉察,而今倒不觉得多么震惊了。”让他气恨的是太孙,相比之下惠妃的种种作为还真不足以让他惊怒。

    “皇上是真没把江氏上心啊。”作为过来人,王太后格外理解弘复帝的心情:“世上多闻的是喜新厌旧,稀少的是故剑情深,不过皇上偏是稀少的性情,对于慈庆宫时的旧人从来更多情义,江氏原本就未和皇上同甘共苦过,情份浅,背叛不背叛的皇上也就没那样介怀了。”

    “大抵如是吧,不过江氏今日的反应朕此时想来尚觉……虽说出来怕是会让母后笑话,不过竟觉忍不住想要和母后倾诉了,朕觉得江氏竟莫名可怖。”弘复帝才把长乐宫的耳闻目睹说了一遍:“要论毒辣,朕也从贵妃身上早就见识过了,却都没有如此的……不寒而栗。”

    “郑氏的张狂都在表面,爪牙就没收起过,这世上的大多人其实都更抵触阴冷冷的蛇蝮。”王太后没有安慰弘复帝,问:“皇上打算如何处治江氏及安陆侯府?”

    “江氏求死,说这多恶行的因由竟然是源于对朕的真情挚意,还道她的愿想是相助朕实现中兴盛世……到此罪证确凿无从狡辩的地步,她还在盘算迎合奉承争取网开一面。”弘复帝把手指扶着额头,似在检讨自己是否真做了什么荒唐事才至于让江氏认定了他竟然如此愚蠢。

    “仗着些点的小聪明,江氏一贯便是如此自以为是。”

    王太后显然对江氏的心态洞若观火——大抵是以为她所谓的真情挚意有如和璧隋珠,得之必感欣幸,所以还企图着利用这番花言巧语相迎合谄媚,紧跟着再奉承弘复帝心系社稷民生的贤明之治,弘复帝便会将她当为红颜知己,却不曾想若真能如此轻易,又何需得多年诡忍暗中图谋,最终致使犯下如此一旦暴露便会身死命绝的罪行?江氏若是生于光宗朝,或许还有用武之地,她多少的机关算尽,却到这时还没看清弘复帝和他色令智昏的父祖存在本质的区别。

    “朕不能宽饶江氏,不过诤儿虽为江氏所生,懵懂幼/齿还并不曾涉及权夺诡谋,不应判处与江氏同罪,朕只是尚在发愁今后让谁抚教诤儿……”

    “皇上其实已有决断,不过又需我这老婆子去当说客吧。”王太后轻轻一笑。
看《首辅家的长孙媳》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