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都市言情>新官> 第七十八章 血浓于水

第七十八章 血浓于水

《新官》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穹离开后,钱宁和余胜同、黄儒汉商量了一下,然后分别向省、地区领导汇报情况。

    钱宁首先找的是省委常务书记郭中远。

    此时的粤海省委设第一书记、第二书记各一人,书记七人,常委二十一人,其中第一书记兼任省革委会主任,第二书记兼副主任,七名书记中,郭中远为常务书记,党内排名第三。

    钱宁是郭中远的嫡系亲信,曾经担任过郭中远的秘书,刚刚外放经委副主任,虽然在经委排名靠后,但是谁也不敢小瞧这个曾经的省府一秘。

    这一次伦港考察团来粤,政治意义很大,钱宁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才得以居中联络,为自己积累一份厚厚的资历。

    此举,也可以看出郭中远的政治立场比较开放,可算是改革派的一员干将。

    相比而言,今天给中岭县打电话的省委卢书记,立场向来比较保守,钱宁也猜度不出其中的内情。

    听到钱宁在电话中汇报中岭县发生的事情,郭中远伸手拿过桌上的省报,翻到第二版,上面刊登的正是有关中岭县的报道。

    “省报上的文章,我已经看过了,文章中报道的事情,确实很有参考的价值,但是现实的情况如何,你在中岭,不妨调查清楚。”

    听完钱宁的汇报,郭中远沉声说道。

    “是的,书记,我知道了。”钱宁连忙说道。

    郭中远将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已经非常清楚,如果中岭县劳服公司的情况确实如报道中所言,那么,这个模式就有参考的价值。

    如果不是,那么就要依正式的情况,另外再说。

    郭中远的意思很清楚,却也没有就下午的事情,做出具体指示和明确的表态,钱宁应该怎么做,全看他自己的领悟。

    郭中远不可能跟他说得那么具体。

    “至于卢书记的电话……”

    说到这里,郭中远微微顿了一下,如果换成别人,他根本不会提这茬,不过钱宁曾经做过他的秘书,经常接受他的耳提面命,郭中远也习惯提点这位下属:“你可以再问问这个宋穹的情况,另外,你也将情况向卢书记汇报。”

    钱宁已经将宋穹认识通商局袁董和郑声的情况告诉郭中远,郭中远显然并不认为卢书记是受到他们的影响。

    而既然卢书记干预了这件事,钱宁适逢其会,就应该主动汇报。

    虽然卢书记的电话是带给袁师雄的,但是袁师雄的级别,显然还不足以和卢书记直接对话。

    郭中远和卢书记并非同一派系,平常的政治立场也不尽相同,郭中远也有意通过这次事情,和卢书记建立沟通。

    挂掉钱宁的电话,郭中远想了想,拿起桌上的报纸,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隔壁分管宣传口的省委书记李长云的办公室。

    就在钱宁向郭中远汇报的同时,余胜同也将电话打到惠山地委书记、惠山地区革委会主任薛起贤的办公室。

    “昨天我听小韩说,有一个中岭县的干部来地区喊冤,要搞县工商局和打办,是不是就是这个宋穹?”薛起贤倒是听到过一点风声。

    余胜同连忙说道:“应该是,中岭县也是因此感到很恼火。”

    “感到恼火?我看他们是容不下一点反对的意见,不知道自我反省。”薛起贤斥道。

    余胜同能够担任地区经委主任这么重要的职务,自然也是薛起贤的亲信,相比郭中远的谨慎,薛起贤显得非常直接。

    “本来,我就想了解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正好,你就给我调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中岭县的打办真的打人,涉及到谁,一撸到底。”

    宋穹此时还不知道,他的事情已经在省、地两级党委引起轩然大波,而这只不过是开端,更加波澜壮阔的变化,将会随着省、地更多重量级要员的明确表态,进一步明朗。

    而他所追求的,希望个体政策明朗化,也会随着省委一、二号人物的先后表态,乃至中央喉舌媒体《群众曰报》转发省报的文章,而变成现实。

    从一九八零年开始,粤海省各地区,乃至全国很多地方,都开始办理正规的个体营业执照,大大推进了国内个体经济的发展。

    晚上,县里在迎宾馆设宴,招待伦港考察团,钱宁、余胜同、黄儒汉等人悉数出席,却没有看到袁师雄、陈文耀等人。

    袁师雄称病不出,陈文耀据说去了惠山,估计是要想办法消除下午这件事的负面影响。

    虽然时间很短,迎宾馆的大厨们,还是炮制了几桌丰盛的菜肴,只不过,未必对伦港商人们的口味。

    大鱼大肉,对这些吃惯山珍海味的伦港人来说,都有些腻了。

    好在,大家也不只是为了吃饭,沟通了解,才是最重要的。

    杯来盏去,觥筹交错,下午产生的那一丝丝紧张,尽皆消失的无影无踪。

    席间,包括王敏德在内的港商,也提出对内地政策的疑虑,钱宁、余胜同先后表态,省里和地区,态度很坚定,改革开放的大方向,始终不会变。

    王敏德当场宣布,合记有意在中岭县建一座星级酒店,以改变内地酒店宾馆业的落后状况。

    酒终人散,可谓皆大欢喜。

    第二天,宋穹召集劳动服务公司的人,让他们去做大家的工作,重新到街头摆摊,这也是县里交给他的任务。

    只有让大家重新走上街头,才能够让伦港的商人,相信内地改革开放的决心。

    不过,大家对前几天的事情,依然心有余悸。

    只有几个人对宋穹特别信任,看到他没有事,勇敢地走上街头,冒险摆起小摊。

    中午,宋穹正在迎宾馆陪赵国庆等人吃饭,突然周起走过来,说是外面有人找他。

    宋穹有些奇怪,周起应该很清楚伦港考察团的重要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有人来找他,肯定会被挡驾。

    “是宋军带来的,有四个女的,其中一个说是你的妹妹,有急事找你。”周起小声说道。

    宋穹的事情还没有定论,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很不简单,居然有省委的书记为他撑腰。

    当初,卢书记的电话,就是周起接到的,他几乎吓坏了,此刻看着宋穹,心里也隐隐有些畏惧。

    “宋贞?”宋穹连忙和王敏德等人打了招呼,起身走出包厢。

    他很奇怪,不知道宋贞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还有另外三个女人是谁。

    宋穹走到迎宾馆大堂,却没有看到宋贞,只有宋军等在那里,对他说:“阿穹,她们在那边的包厢里等你。”

    宋穹点了点头,一边随宋军走向包厢,一边随口问道:“除了宋贞,还有谁?”

    “还有陈颖上同志,另外两个我不认识,一个二十多岁、一个四五十岁。”宋军说道。

    宋穹浑身一震,身子僵在包厢门口。

    他已经想到一个可能。

    另外那两个女的,二十多岁的那个,可能就是前不久回京城的赵静希,而那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生母亲唐仪琳。

    两世为人,宋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平静面对。

    然而,真到了要面对的这一刻,他又感到自己心脏狂跳,忍不住激动万分。

    “阿穹,你怎么了?”宋穹的异样表现得很明显,以致一旁的宋军也看出来了。

    宋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慢慢伸手推开包厢门。

    他强忍激动,“若无其事”地走进房间,带上房门,才抬头向房间里的人看过去。

    宋贞、陈颖上、赵静希、以及……

    一个骨瘦如柴、头发花白的妇女,单薄的身躯像风中的瑟瑟发抖的芦苇一样,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向他伸出手臂。

    宋穹有一千一万种预案计划,此时也全部忘得一干二净,看到唐仪琳这个样子,他的心脏好像刀绞一般疼痛。

    他猛地上前几步,张开手臂,将母亲搂在怀里,低低地叫了一声:“妈……”

    宋军、宋贞,乃至早就知情的陈颖上、赵静希都愣住了,她们想过要给两个人介绍,然后询问情况,最后再认亲。

    没想到宋穹一进来,就抱住唐仪琳叫“妈妈”。

    唐仪琳却没有丝毫愣怔和迟疑,眼泪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手臂紧紧搂着宋穹的腰,应了一声:“哎――”

    宋穹的眼泪也一下子流下来,不仅有今生的相逢,还有前世的遗憾,都在这一刻骤然爆发。

    “孩子,苦了你了,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唐仪琳抱着宋穹,不住呜咽哭泣。

    “这、这是怎么回事?”宋军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他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静希不停地抹着眼泪,她知道母亲这些年一直为弟弟的事情而感到遗憾,她在惠山找了两年,都没有找到弟弟,几乎连活下去的念头都要放弃了。

    弟弟这些年,过得也很艰辛,她回京城这短短几天,就险遭一次大难。

    现在,他们终于重逢了,她这个做女儿、做姐姐的,由衷感到高兴。

    又高兴、又伤感,眼泪一个劲地往外冒。

    陈颖上眼眶也有些发红,这一幕,让她很感动。

    宋贞皱起眉头,眼神困惑地盯着宋穹。

    她和宋穹一样,都知道自己不是宋文根和沈兰英的亲生子女,只是她不知道宋穹什么时候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有些高兴,也有些失落。

    宋穹流下眼泪,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他控制自己,轻轻摸了摸唐仪琳花白的头发,又抬头看了看赵静希等人。

    “静希姐,我、我一看到……就、就忍不住叫妈……”

    戏还是得演,哪怕宋穹只想搂着母亲唐仪琳,叫她妈妈。

    但有些事情,总得说清楚了才好。

    赵静希抹了抹眼睛,带泪含笑:“我就说了,你、你是我的亲弟弟,你应该喊妈妈。”

    赵静希走过去,伸手搂住唐仪琳的肩头,轻声道:“妈,你就别哭了,见到阿穹,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啊!你也不看看他长成什么样子,可帅呢,跟大舅年轻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

    唐仪琳这才松开手臂,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庞,眼巴巴地望着宋穹:“就是一模一样,你看看这脑门、这眼睛、鼻子……”

    唐仪琳伸出手,抚摸着宋穹的脸庞:“孩子,这些年,你苦着啦!”

    说着,唐仪琳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宋穹抓住唐仪琳的手,按在自己脸上,脸在手掌上不停地厮磨,目光柔和:“妈,看到你,我就觉得你是我妈,就想叫你妈……”

    “我就是你妈啊,我是你亲妈妈、你是我亲儿子,以后妈再也不离开你了。”唐仪琳激动地说道。

    宋穹用力点了点头:“嗯,妈,也苦了你了。”

    “不过,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咱们母子,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宋穹露出开心的微笑。

    “嗯!”唐仪琳点了点头,却又露出悲切的表情:“可惜,仲义、你爸爸他看不到了!”、

    “爸爸在天之灵,也一定会看到的!”

    和唐仪琳母子相认的情景,有些出乎宋穹的意料之外,也不在赵静希、陈颖上等人的想象当中。

    可谓发乎真情,超然物外。

    不过,包括赵静希、陈颖上在内,大家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就应该如此,不需要其他任何证据,就可以证明宋穹和唐仪琳是母子。

    只有血浓于水,才会如此情不自禁。

    也幸亏没有赵家的其他人在,否则,他们一定会提出很多疑问,认为他是故意要傍赵家这棵大树。

    严格来说,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宋穹就是赵仲义和唐仪琳当年生下来的那个孩子。

    对唐仪琳和赵静希来说,她们不需要任何证据,认定宋穹就是那个孩子。

    那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信任。

    宋穹知道的当然要多一些,不过此刻也不需要他去证明什么。

    这样的感觉,更加纯粹。

    好不容易,唐仪琳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只是抓着宋穹的手,怎么也不肯放。

    宋穹也不想做别的事情,他让宋军过去,跟周起和伦港考察团的人打个招呼,就说他临时有事,不能继续陪同他们。

    然后,他们就在包厢里点了一些菜,一边吃,一边互诉衷肠。(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mianhuatang.la观看小说,跟官网同步更新.
看《新官》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