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恐怖街区》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一秒记住【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觉刚刚迷糊了没多久,便听到有人打开了刑讯室的防盗门,我抬起了昏沉的脑袋,眯着酸楚干涩的眼睛看到了似乎还没完全清醒的老刘头和胡小成两人进来了。

    “天佑!晚上这家伙没犯病吧!”老刘头打着懒懒的哈欠说道。

    “没!没事!一切正常。”我揉擦着干涩的双眼,口吃的说道。

    说着他两人便把我替换了下来,我晕晕乎乎的走到了二组办公室里,趴在了办公桌上又打起了盹。

    感觉刚刚迷糊着,便又被一阵如夜叉般的女姓尖利刺耳的声音吵醒了。

    “李天佑!你在家没睡够啊!到了单位还睡觉!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我抓狂般的猛的抬起了头,看到站在我身前双手插腰的宋微,宋微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大呼小叫个屁啊!吓我一跳。”

    “这都八点了!你怎么还在这儿做梦呢?”宋微指责的说道。

    “我昨天值夜班,折腾了一晚上。”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在刑讯室里一口气折腾了四个多小,便随口说了出来。

    “诶!你不是前天值得夜班吗?昨天怎么又是你值班啊!”宋微转动的眼珠儿,疑惑的问道。

    这女人真是麻烦,整天问东问西的,好像什么事情都跟他有关似的。

    “家里有事!临时换班。”说着我便站起了身子,舒展了一下酸疼的筋骨。

    “那你今天白天就不用上班喽!”宋微表情略微有些失望的说道。

    废话!这还用问吗?当天值夜班的人员第二天白天休息,她又不是不知道,明知故问。

    “行吧!您在这儿练着吧!我先走人了。”说着我便前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嘿!嘿!你别走啊!今天上午还有个会议呢!”宋微急忙的说道。

    不理!爱开什么会开什么会,小爷我的得回家睡觉,我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快步的走下了楼梯。我刚刚走到一楼大厅,迎面便碰到了梁队,看着梁队手里拿着洗干净了的饭盒,准时刚从餐厅吃完早餐回来。

    “梁队!早啊!”

    “恩!下班了!”

    “恩!”

    “昨天晚上没什么情况吧!”

    “没!没事儿!一切正常。”

    “有没有问出点什么来。”

    “那家伙一声不吭的除了睡就是睡,我这一夜愣是一眼没合的盯着他。”

    “哦!行吧!”

    说着我便起身准备走出大厅,刚走没两步便又别梁队叫住了。

    “等等!今天早晨我听老董说一号刑讯室里的监控画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这是怎么回事?”廖队微微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副百般质疑的表情。

    呀!老董那个老不死的不是每天晚上都睡大觉么?怎么!昨天晚上没睡?

    “我不知道啊!昨天晚上好好的没什么情况啊!是不是线路出问题了?或者是那个地方接触不良吧!”我面不改色心不跳般装傻充愣的说道。

    “哦!回头让电工们看看,对了!等下有个会,你开完再回去吧!”梁队说道。

    靠!我都快困死了,还得去开会,行吧!副队长都说话了,我也就认了。

    说着我便走进了二楼的楼层会议室里,趴在了桌子上开始闭目养神。

    九点来钟左右小型会便开始了,会议上主要强调十一期间各项严打力度之类的陈词滥调,后来便又讨论起了廖世昌案件,根据这几天对廖世昌本人的状态来看,大多数人一致认为该名犯罪嫌疑人患有严重的精神狂躁病症,如果经过证实廖世昌真的属于精神病患者,那么他的杀人行为也就没什么动机可谈了,也就是说可以不被法律制裁。说他是精神病也不为过,但是从他那早已超出正常精神病患者的行为上来看,有些说不通。发作时那极度扭曲的身体已经导致多出骨骼粉碎姓骨折,在没有人为的情况下自己怎么可能做到那样?从科学的理论上来说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存在的。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探讨着此事,我从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不明真想的他们仍在反复的胡乱揣测,我真恨不得想把昨晚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的说出来。

    我说廖世昌是被鬼附身吗?我说瓢客潘安已经把廖世昌身体里的鬼收复了吗?这样说行吗?靠谱吗?大家还不得把我当成神经病。况且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没人敢相信啊!

    由于廖世昌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经过大会讨论后,大家纷纷建议送往相关医院治疗查看,我听到这里便想起了昨晚潘安跟我说保住了他一条命,那意思就是说廖世昌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按照现在的情况,廖世昌这个案子还真不好结案,比如说一个患有精神病症的罪犯怎么接受审查?怎么上法庭?再者说了,就算是能够治好他的病症?按照医学的角度分析他杀人过程中属于间歇姓失忆的情况,那该怎么办?这便是后话了。

    反正这案子暂时是定不了案,该怎么进行下去就不是我们这些小兵们要考虑的事情了,顶头有上司,让那些上司们去纠结吧。

    会议终于在十一点左右开完了,我便无精打采的准备开车回家,刚走到警队一楼大厅里,便看到了一群人站在警队大厅里和我们队里的警员在吵嚷着。我看到一个长相富态穿着打扮很时髦的中年女子泣不成声泪流满面的哭喊着。

    “廖世昌!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赔我女儿的命来。”只见那中年女子在家人的拉扯下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我走到了正在跟那群人做调节的几个同事跟前,随便问了一个叫小伟的同事,小伟便轻声的跟我说了这些人是廖世昌案件里的年轻女姓死者徐佳倩的母亲及其家属,案发时他们一家人去外地旅游了,今天刚刚回来。

    这么说他们就是廖世昌那未过门的儿媳妇家属。看着徐佳倩的家属们个个痛哭流涕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感慨,那男鬼跟廖世昌有仇也就罢了,何必要害他全家呢?最无辜的便是这个许佳倩,这女孩子跟那个男鬼纯属八竿子打不着啊!

    “你们带我去见廖世昌!我非亲手杀了他不可!啊!。。。。。。”许佳倩的母亲愈发疯狂的嘶吼着。

    看着这个中年女子发狂的样子,我心里也开始有些酸楚了,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独生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放谁谁也不敢啊!

    “阿姨!您节哀顺变吧!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人都不在了,您这是何苦啊!”站我旁边的同事小伟一阵安慰。

    “啊!我要杀了廖世昌为我女儿报仇!杀他了!杀了他!”中年女子说着便挣扎着跃跃欲试起来,周围的几个人便奋力的拉着着她。在拉扯的过程中,看着这中年女子情绪过度的激动,一口气没喘上来,猛地一下瘫坐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一看中年女子由于精神瞬间崩溃,导致气急攻心,突然昏到了过去,我便上前掐住了她的人中,没过三四秒,中年女子便恍恍惚惚的睁开了眼睛,醒来便是一阵痛苦,有气无力的胡乱咒骂了起来。

    我一看基本上没什么大事儿,便不愿在耽搁时间了,跟几个调节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后便走出了大厅,走到大院停车位处,进到了车里,准备回家。

    我刚刚发动了汽车,便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事儿多亏了潘安那小子。

    诶!潘安!潘安这小子去而那了?我一阵头疼后便想起了之前把潘安带进了我的单间寝室里。想起来后,我急忙下车走进了警队大楼后面的附属楼里。、

    我来到寝室门口,打开门后,便看到小小的单人床上躺着的潘安,只见潘安一丝不挂的赤裸着身子,两腿之间紧紧的夹着我平时睡觉盖的空调被半侧着身子在哪儿呼呼大睡。我一看他居然这么蹂躏我的贴身被褥,顿时一阵恼火。

    我关上了寝室门,走到床边,抬脚狠狠的朝着潘安那露在外侧的屁股上踹了过去。

    “嘿!醒醒!赶紧着!”

    “啊!啊!开!开饭啦!”被我踹了一脚后,正在昏睡中的潘安身子猛的一下坐了起来,紧闭着双眼,撒着癔症说道。

    吃你妈啊!确实,这也到了饭点儿的时间了,看着任然不想起床的潘安又重重的躺在了床上。

    “赶紧醒醒!起来起来!穿衣服走人吧!”

    “往!往哪儿走啊!”潘安紧闭着双眼,一只手在肚皮上抓来抓去。

    “你该往哪儿走往哪儿走!赶紧着!”你小子该去哪儿你自己不知道!居然反问我?我又不是你爹。

    潘安看着我有点着急的样子,便懒洋洋的坐了起来,拔愣着身边的衣服,磨磨蹭蹭的穿了起来,潘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哥啊!咱们去哪里!”

    “我靠!咱们去哪里?我是我,你是你,别跟我咱们咱们的,你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啊!总不能在我这儿带着吧。”

    “我在拘留室里住的好好的啊!你让我去哪儿!”潘安狠狠的揉擦着眼睛。

    “你的拘留期已经到了!等下领了身份证就可以走人了。”听着潘安的意思是在警队里住着感觉还挺不错的样子,这不是你家啊!一天三餐吃喝拉撒的都让警队管?你那点罚款够吗?何况那些罚款又不是用来帮你们交吃住费的。

    “行啦!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该干嘛啊!我该往哪儿去呢?”潘安抽着烟,自言自语了起来。

    听潘安这么说,感觉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去,该干嘛,我心里边想起了之前他说的那些话。

    “你一外地人跑到临海市来干嘛呢?”

    “找人!”

    “找谁呢!”

    “我爸!”

    “那你去找你爸啊!”

    说道这里潘安露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来了,听家人说他来到了临海市,我现在长大了,便想来找他。”

    “你不知道你爸在哪里吗?”

    “都二十多年没联系了!我这不是专门跑过来找他的吗?”

    听潘安这么一说,原来他是从家乡大连跑到几百里外的临海市找寻亲人,就是说他在这里无依无靠没有一个亲戚可以投靠?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你住哪儿啊!”

    “不知道啊!来前身上装了三千多,这不!全给拿出来交了罚款,现在身无分文。”

    我靠!这小子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学好,跑去找小姐,结果被逮了个正着儿。

    “还不如在拘留室里带着呢?有吃有喝的不用交房费。”潘安愁眉不展的说道。

    太不要脸了!居然想赖在警队不走了?警队不是你家啊!

    听着潘安说出这些情况,我心里分析着,一个年轻小伙子,只身一人来到外地找亲人,亲人还没找到便被拘了进来,交完罚款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他可怎么在临海市混下去啊!

    想想昨天晚上潘安驱鬼时候的样子,感觉他真的不像是一般人,他这一个外地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呢?他怎么会知道妖魔鬼怪地府无常之类的事情呢?看着眼前的潘安我仍在胡思乱想着。

    “行吧!哥!那我就走了!对了!欠你的那一千五等回头我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潘安说着拎起来地上的黑色背包,准备走出寝室。

    听着潘安用那种非常诚恳的口气说着,我越听越觉得有些可怜,看着他缓缓拎着背包准备往外走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昨天晚上要不是因为这小子,我估计那个附在廖世昌身体里的男鬼非得把警队闹翻了不可,轻则害人受伤,重则要人姓命,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不管怎么说,在阴差阳错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这么一个野小子,潘安,愣是把这个男鬼给治住了,从而保住了罪犯的姓命,更重要的是制止了可怕的男鬼,再怎么没说潘安这小子也算是帮了警队的大忙,虽然不能公开,但是我心里很有数。

    “等等!你出去了住哪儿啊!”我急忙叫住了走到门口的潘安。

    “不知道啊!出去了乱晃悠呗!实在找不着地方住我就睡桥洞睡马路呗!”潘安口气低迷的说道。

    我靠!听上去怎么这么就可怜,这让我这么一个平时很有爱心的人听了以后真有些受不了。

    “行吧!你先跟我走吧!”

    “去哪儿啊!”

    “去我家啊!”

    “啊!这!这恐怕不太合适吧!”潘安一脸尴尬的样子。

    “甭跟我这儿废话了!赶紧着吧!”

    说着我便关上了寝室门,和潘安走下了楼去,我带着潘安领取了扣押在警队的身份证后,便开车出了警队大门。

    手机用户可访问wap.mianhuatang.la观看小说,跟官网同步更新.
看《恐怖街区》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