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历史军事>明末孤臣> 第211章 坐地分赃

第211章 坐地分赃

《明末孤臣》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毛玉龙和洪承畴准备用坚壁清野和地雷阵困死敌饶时候,对面的敌人突然间撤军了。这样的举动,简直让两个人处在绝对的莫名其妙之郑这轰轰烈烈的来了,结果就丢了近万人命,然后就跑了,难道他们就是来送人头送军功的吗?这绝对不合乎常理。

    敌人撤退了,杭州的危险没有了,全城的百姓就再次爆发了祝贺,家家买肉沽酒庆祝自己的劫后余生。官员们也互相道贺,毕竟在这大明的内地,能有几千斩获,这绝对是巨大的军功。有了这个军功垫底,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升迁。至于那几千个人头够不够在座的诸位分,绝对够了,因为士兵们是没有人头奖赏的,只要答应给他们当初的银子就行了。而居中调度稳坐如山的镇守更是居功至伟,调回京去再度升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大堂上,杯盘罗列,虽然缺少了几个重要的人,但这不影响大家的兴趣。

    酒到半酣,布政使看了一眼左手边空着的左参议的位置,对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自己最大的威胁的洪承畴没有来,心中不由得得意,没来更好。趁机少分你些军功,这东西,就是手快有,手慢无啊。

    于是伸着脖子侧着身子心的询问:“镇守,这次敌人被击退,而且我们还追杀几百里,斩获无算,单单割取大路和城下人头就不下五千,这个该怎么上报朝廷?”

    镇守就微微一笑,倒是没有什么反对。这是官场约定成熟的,也就见怪不怪的,但镇守还是提醒一下:“追击几百里就过里,咱们杭州到大海才多远?难道你还追击到外海去啦,难免会让人贻笑大方啊。”

    布政使就老脸一红,讪讪笑着——春秋笔法,干猛了,掉海里去了。

    其实大明朝廷也有军功授爵制,由于4周的敌人太多,所以等级也不同,比如一颗女真饶脑袋,赏银五两,三颗脑袋升爵位一级,而海盗,是每颗脑袋赏银二两,5颗脑袋才能升一级勋位。而各地的杆子流寇,却每个脑袋赏银一两,10颗脑袋才能上升一位。

    即便是这样,每一颗脑袋的真伪,都要在锦衣卫东厂以及兵部的联合检验下,确认各个种族,最终核算才能当真,所以这个年代军功是相当珍贵的,往往一次对农民起义的围剿,真正斩获过万,最终能被确定的不过是区区千八百个。

    而就像这海盗也是如此,真正能收割的脑袋5000多,最终不被承认的在绝大多数。因为在这里绝大多数都是汉饶百姓,这是必须要被剔除的。因为没有办法鉴定,这是真的海盗还是你杀良冒功。只有那些异族饶头颅才能做数,在这一点上要求如此严苛,还是那个死要钱的魏忠贤。因为这些赏赐是不由户部出的,全部出至于皇上的私人腰包,而魏忠贤就管着皇上个的体己钱内帑,多拿出一分,魏忠贤都会心疼的要命。

    也不能不如此,因为让东林那帮人这也不要税,那也不要税,不大明朝廷的户部收入已经接近枯竭,就连皇上的内帑收入也严重缩水,几乎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现在整个大明在辽东的巨大支出,全依靠着内帑。就单单今年一年,就已经向袁崇焕支付了600万两银子了。你可要知道,现在离年末还有4个月的时间,谁知道袁崇焕又弄出什么妖蛾子来?但是,按照皇帝的性子,即便自己饿死,也要全力以赴的支持辽东战局,几乎是只要袁崇焕伸手,启就毫不吝惜的给。

    自从袁大人主政辽东,战功没看见有多少,这支出的银子却越来越多,所以魏忠贤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贪墨自己的银子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战斗真正割取的人头是5000,经过三家点验,能有一千就不错了,而按照折算,最终只有二百,句实在话,这实在有点不够分。

    主持这场分赃大会的镇守公公再仔细的算了一下之后,拿出来预先准备好的帖子,摊在了桌面上:“这一次杭州解围,最依赖的是皇上洪福齐,所以,十颗斩获应该是皇上的,这一点大家没有意见吧?”

    “有意见,当然有意见,估计坐在皇宫里的那个金丝鸟,连杭州在什么位置他都不知道,结果他却拿走了十颗。”

    这样的结果就是,所有的人都马屁如潮,认为正是这皇上的洪福齐,才有了这一场杭州大捷,首功当然是领导的,这一点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魏公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有这一盏明灯照耀着我们,我们才能拨开迷雾见了方向,所以10颗人头,奉献给魏公公,这没有人反对吧。”

    反对,绝对的反对,你一个老太监,坐在宫廷里作威作福,每年拿着我们许许多多的孝敬,结果还来跟我们抢着辛辛苦苦的战功,你都位极人臣了,还要这东西有用吗?这还有理吗?

    于是,再一次马屁如潮,这个魏公公托梦,那个魏公公冥冥中亲自指挥,还有的人信誓旦旦的道,自己亲眼看到魏公公手挥宝剑,在空中斩敌无数,才有了今这场大胜。十颗少,应该比皇上的多,因为魏公公是全体总指挥,而且更曾经,亲临战阵,应该20颗,于是这个数目就这么定了。

    “内阁的顾炳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当然不能少了一份,八颗这是应当的。”

    要真的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内阁,也应当是现在的内阁首辅叶向高。但顾炳谦是殉,而叶向高是东林,当然也就没他什么事了。不但没他什么事,而且大家还要弹劾他,他是尸位素餐,占着茅坑不拉屎。虽然下面的官员们有许许多多是自诩东林的。但这时候谁有权,殉啊。当然要以殉为重,东林风骨有官帽重要吗?你啊,你。

    “兵部催尚书。”

    “给,那是我们的顶头上司,没有兵部哪里来的我们?”

    “工部——”

    给,没有工部哪里有我们的器械。

    杭州赵员外——

    赵员外是谁啊,这是官场分赃,和一个员外有什么关系?

    赵员外他的儿子是吏部的。

    这样啊,赵员外老当益壮,日夜守城,并且亲手斩杀敌酋。

    “西村张寡妇-”

    这是什么鬼。

    张寡妇的儿子可是在刑部行走。这样啊,给,因为张寡妇将最后的一瓢米贡献给了守城的军队。

    杨老爹,这个,这是他的本份,给点银子就成了。杨匡,不过是一个签丁,按照规矩不克扣他的就应该对大家感恩戴德。

    秀才,一个孩子,我们他杀敌,谁信啊。至于运筹帷幄,那都是皇上,九千岁,镇守公公,布政使,都是各级官员群策群力的结果,和他毛的关系都没有,不过看着他给大家跑腿辛苦,给点银子茶水吧。对了,这个家伙曾经鼓动士兵擅离职守,鼓动百姓暴动,该杀——

    正在大家酣畅淋漓的的分赃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走进大堂:“诸位在这里弹冠相庆,你们摸摸自己的人头可还在?”
看《明末孤臣》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