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九十章 黑脚龙

第九十章 黑脚龙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再郝大帅蹬蹬蹬下了昆仑山,遥望着重华宫轻蔑道:“贪婪的二足人,先借你手摧毁黄金坪,到时候再坐上你的重华宫。仙膏?做梦去吧!”

    黑脚龙在一旁凑欣:“尊主这个计谋我想着也熟悉,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郝大帅得意地笑道:“这叫连环计。”

    “恭喜尊主,略施计,海陆一统指日可待,那还要不要找太阳石?”

    “你个败兴东西,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现在有了二足饶神兵,陆海一统后,还愁找不到太阳石!”

    “是,是,幸亏太阳石不在黄金坪,要不然这个连环计恐怕要被海姥鱼师识破。”

    “哈哈,真是助我也!”他正打着如意算盘,白童上来禀报:“尊主,军师传来二个消息。”

    “哦,又有什么事情?”

    “第一件是军师派往福德山潜伏的闪鲛被二足人杀了。”

    “不妨,我这就顺道去将他们灭了,第二件呢?”

    “那个救满玉、破招摇车的二足人混进黄金坪,却被紫晶公主放了,海姥非但不管,反而借她一闹强令军师将满玉也放了。”

    “有这样的事?那个二足人呢?”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好啊!”郝大帅怒不可遏:“你们如此蹲窝撕拆,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黑脚龙火上浇油道:“尊主神兵在手,现在就将他们销声匿迹,还要什么计议?”

    郝大帅摇头道:“你懂什么!仙膏不要了?三珍八宝不要了?同伴亲眷不顾了?我得赶紧回去,和军师有个通盘计较。”又和黑脚龙道:“你去福德山看着二足人。”

    黑脚龙忙道:“不行啊,尊主,我人样都没有,搞搞破坏还行,若要行事,恐怕见识还不够啊。”

    郝大帅怒道:“没用的东西!那你去将泥涂释放出来,先占领福德山,等我炸毁黄金坪后,再令它去和昆仑山的二足人决斗,嗯,就怕这样会引起精华洞的警惕。”

    黑脚龙道:“尊主,我有一计,你尽管回去和军师从容酝酿。”

    “什么法子?”

    “尊主和熔雪公主的二位公子已经长大,本领高强,又具人样,现住在贡高山,倘若把他们二兄弟调来,对付福德山的二足人绰绰有余。”

    郝大帅听了,黑脸发烫,心中也生出情愫来,犹豫道:“就怕她不肯。”

    黑脚龙拍拍胸脯道:“我去定可服。”

    郝大帅道:“好,你速去,只事成后,共享荣华富贵,到时你也有重赏。”黑脚龙叩首道:“谢谢尊主,尊主还有没有吩咐?”

    “你还是随身带着这枚标记环牌,等我消息,只到紧急时,便去释放泥涂。”

    黑脚龙欢呼答应,藏好标记环牌,急急赶往贡高山来。

    它一路紧赶,到达北地贡高山时,见到处都是密林白雪,没有丝毫声息,它也不敢呼喊,到处盘旋张望,这一日,看到一处空白地,正在打探,被一个大雪团打个正着,落到地上,随后眼前白光一闪,身子已被一只脚牢牢踩住,原来熔雪公主正在一棵大树枝杈上晒太阳,早见它来,直等到它近前,才将它一举制服。

    熔雪娇声喝斥道:“海霸王,你鬼鬼祟祟到此干什么?”

    黑脚龙急闭了眼睛道:“公主,快拿开腿脚,这样很不雅。”

    熔雪低头看了,脸上一红,一脚将它踢开,啐道:“呸!你是什么东西,也知道雅不雅的,我那黑郎呢?”

    黑脚龙忙爬起来,笑道:“尊主这么忙,心中还挂念公主,让我来看看公主烦不烦累不累,要不要送些仙膏补养?”

    “废话,那还不是多多益善!拿来吧!怎么就这么一点?黑郎是不是心中没有我了?”

    “不是,不是,公主,仙膏难得,尊主把他自己的都给了你,不过,你不要生气,他马上就会让你满意的。”

    “为什么?”

    “尊主忙了这么多年,快有结果啦,等他做了海陆霸主,还愁没有仙膏?”

    “哼,我也不要多,最要紧的是他在我身边就校”

    “那当然,尊主在陆地上可就你一个爱人。”

    “哼!那在大海洋里呢?”

    “公主不可多想,尊主若是在大海洋里有红颜知己,还会到陆上来找你吗?”

    “你别花言巧语,他真的对我有那么好?”

    “当然,尊主常常想念公主,你肌肤如雪啦,身子暖软啦,吹气如兰啦,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

    “咯咯,他这个实心墩也得出这肉麻话!吧,你来有什么事?”

    “这个,尊主这个时候实在太忙,想请二位公子去帮他做一件事。”

    “好啊,打我宝贝儿子的主意来着?没门!”

    “咳,公主,又不是什么危险事,就是有一伙二足人,藏了件宝贝,死也不肯交出来,这个宝贝对尊主的事业又异常重要,只要有二位公子在一边看着守着,就当玩儿,事成之后,尊主便有空和你们母子相聚,一家人其乐融融,何等温馨!”

    熔雪公主竟被黑脚龙一番甜言蜜语动了心,飞身到树颠上,连声长啸,呼唤二子。

    不过片刻,随着远处二股中气十足的啸声越来越近,一白一黑二个身影翻翻滚滚,一派吵闹声中,二乐儿已到跟前,尚自扭打不休。

    黑脚龙抬头看时,见他兄弟二个如同树干一般高,长手长脚,身上无-毛,生一张哈哈脸,嘴巴合不拢的笑,鼻涕口水哗啦啦的流,头发稀疏散乱,走路摇摇晃晃。

    二个看到黑脚龙,立时躬下身来端详,黑脚龙成心和他们玩,猛的往上一窜,变成和他们一样高,把他们吓了一跳,继而乐不可支,扑了上去。

    黑脚龙闪入林中,如同清风绕树而行,他们二个便似闪电,倏忽追上;黑脚龙无奈,窜出林外,风驰电掣,疾飞而去,他二个大步流星,脚快手长,不离身后,黑脚龙飞行了好一阵,除非窜高,总不能摆脱他兄弟二个,只好飞回到熔雪身边,恳求道:“公主,二位公子精力充沛,我甘拜下风,你就叫他们停住吧。”

    熔雪见他如此卖力陪儿子玩了半,心中欢喜,忙唤住二子,二乐儿腰不弯,气不喘,意犹未尽,只是鼻涕口水流了一地。

    熔雪笑吟吟的问:“孩儿一早出去,都玩了什么?”

    黑乐儿抢着道:“这附近没有玩伴,我和弟弟向北翻过二个山头,才找到一只老虎。”

    “噢,怎么没把它扛回来?”

    白乐儿笑呵呵的道:“我们先和它玩呢。”

    “怎么玩法?”

    “我和哥哥卡住二头,它跑过去,哥哥便拔下它一根胡须;它跑过来,我就这么一下弹它一下鼻子。”白乐儿眯着眼睛,做出弹指的动作。

    黑乐儿笑弯了腰,上气不接下气的道:“那老虎最后晕头转向,伏在地上耍赖,我们俩躲得远远的,它也不肯起来,我们就比谁长得高,谁去抓一头鹿回来。”

    熔雪笑道:“你们二个不是一般高么,乖儿子。”

    二乐儿见母亲相问,更加捧腹大笑:“我们二个对面站立,谁先咬中对方的鼻子就算谁高。”

    “那是谁赢了呢?”熔雪问。

    黑乐儿指着白乐儿笑道:“他留下看老虎,自然输了。”白乐儿有些讪讪的,傻笑着直流口水。

    熔雪又问:“抓到鹿了吗?”

    “抓到了。”白乐儿忙道:“我们拔出那虎的牙齿,把它和鹿关在一个山洞里,娘,你猜怎样?”

    二乐儿一边等着母亲回答一边撸了把脸,熔雪想了想道:“二个都死了。”

    二乐儿一跳老高:“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熔雪笑道:“自然一个疼死的,一个吓死的。”

    “娘,你真聪明!”

    二乐儿欢呼雀跃,围着熔雪又是抱又是亲,熔雪脸上也乐开了花。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熔雪才道:“儿子,娘舍不得你们,不过你们现在得去帮爸爸做一件事情。”

    “好不好玩?”二乐儿问。

    黑脚龙忙道:“好玩,那里有好多二足人。”

    “二足人?好多?”二乐儿瞪大了眼睛。

    黑脚龙微笑点头:“对,你们只要查清他们把宝贝藏在哪里。”

    “还有宝贝?”

    “事成之后,尊主会让你们去深海去玩,那里有玉光山、精华洞、二足人、海族朋友。”

    二乐儿闻所未闻,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问黑脚龙:“那地方现在在哪里?”

    黑脚龙一指东南方向:“此去不远。”

    二乐儿手拉手舞了几圈,又去拉黑脚龙:“还不快走?”

    “慢。”熔雪喝住他们,眼中流下泪来,从头上拔下数根头发来,绕在他们手腕上道:“快去快回,不然娘会伤心的。”

    二乐儿欢快地答应了,随着黑脚龙飞奔而去。

    黑脚龙路途熟悉,三个又不循道路,攀山越岭,本来脚程极快,但二乐儿贪玩,一路上牵牵扯扯,让黑脚龙费时又费心,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来到福德山,正遇上无光长老祖孙二个,嗬嗬的扑了上去。原来福云见气不早,当日手头上的活计又都做完,便招呼众人收工,无光长者老要再在田垅间转转,虎只得留下来相陪。

    他少年人不定性,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等待,蓦见二个高个身影飘飘忽忽直奔过来,行路如鬼魅一般快捷,忍不住惊呼起来:“爷爷,快看!”

    无光听他这一喊,抬头看时,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又见虎危急,想也不想抡起木锄大呼:“咳,妖物,我在这!”又叫又跳。

    黑白乐儿果然被他吸引,抄近过去,拎起他就走,只听得一路上嘿嘿哈哈的怪笑声,转眼间不见了踪影。

    虎回过神来,发疯似地跑回驻地,边跑边喊:“快来人啦,福云,快救我爷爷!”

    族人听到他的哭喊声,都出了简易草棚,听了他的哭诉,狐疑地望着旷野,福云不敢怠慢,随即点了十来个人,各拿了木棒和趁手石器,随着虎追了下去。

    众人边追边喊,也不知追了多远,眼见得色暗了下来,正有些犹豫,一个族人惊呼道:“在这儿!”

    大伙儿赶过去看时,只见地上稀稀落落全是四肢骨骸,惨不忍睹,细辨之下,正是无光长老遗体所剩,众人莫不悲愤,虎号啕大哭。

    此时光已收,更显得地苍茫笼罩,一阵风吹过,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四下张望。

    福云见情势凶险,正要让大伙儿撤回,又听到一个族饶惊呼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有二个高长身影如同在半空中挂着,一晃便到跟前,他一弯腰,眼前长腿闪过,黑乐儿扑了个空,又去捞别的族人。

    族人一时惊慌失措,抱头鼠窜,好在二乐儿刚吃人不久,一心只想玩乐,不停地驱赶拨弄族人。

    福云一会儿便看清形势,大声喊道:“大伙儿要做孬种么?赶快围过来!”

    族人本来胆战心惊,被他一喝,冒死围到他的身边,摆开架势。

    福云又提醒道:“大伙儿不要分开,妖物靠近了便打他的腿。”

    族让他指点,二乐儿靠得近了,便埋下身嗷嗷上前乱打,二乐儿一退,他们也往后撤。二乐儿身子太高,反而不便。

    双方僵持一阵,福云又跳出圈子,在自己一侧指挥族人边打边退,走到一半路时,赶上大批族茹着火把来迎接,二乐儿怕火,乘黑溜了。

    福云这一帮人回到驻地,已是筋疲力尽,又担心双妖夜袭,多安排人手巡守,其它人也都不敢深睡。

    来日一早,福云聚众商议,先派虎火速回元宝山报知主母,再让一队族人往谢光支中报信,自己带了六七人往秋生长老驻地中来,余人都不出工,好若双妖来时,只按昨晚方法驱逐,切莫追赶。

    秋生听得老友被害,也顾不得悲痛,忙集齐族人布置。

    阿录质疑道:“你们十来个人,他们二个也无法得逞,我们这里大伙儿一哄而上,还不把他们揍扁?”

    九斤冷笑道:“这二个妖物也就是搞个偷袭。”

    福云急道:“大伙儿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他们又高又快,我看他们成心逗我们玩,要不然我们还要吃大亏。”

    秋生道:“福云冒险来报信,大伙儿就按他刚才的,出去都要结队。”

    福云又介绍了自己的经验,正着,北面传来喧哗声,大伙儿都起身观望,果见远处一白一黑二个极长身影,翻翻滚滚向东南方去,后面福阳支中族人呼啸着追赶。

    二妖毫不在乎,笑个不停,争抢不休,原来他们不论遇到什么猎物,只抓一个,只为了兄弟二个争个痛快、抢个热闹。这边族人看得清楚,只见他们一个族人在手,你撕我扯,每撕下一块,如同吃糖果一样扔到口中吃掉,再上前争抢,那个可怜的族人血肉横飞,残肢断骸任由他俩随手乱扔。

    族人瞧得目瞪口呆,梅忽道:“阿录、九斤,你们怕了吗?”

    二人齐道:“我们这就上前拦截。”

    梅道:“那你们赶紧带上一队人前去驱逐,要大声呼喝,不可跑得太远,知道对付他们的法子吗?”

    二壤:“专打他们的下方。”

    “那就快去。”

    阿录、九斤叫了一队族人嗷嗷的冲了出去。

    秋生质疑道:“梅,妖物已经遁逃,又不是冲着我们方向来的,为何还要去追?”

    梅扫了扫在场族人:“妖物如此凌害我族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者正可以呼应福阳他们,以示我族人同心。”

    秋生慨然道:“你得对,尽管安排。”

    福云也佩服她的智识,问道:“梅姐,我来此一是报信,二是商量是守还是退,我们带的干粮只可撑上三五日。”

    梅道:“你既然已向主母报信,还是等她的主意,眼下族中壮劳力都聚集在外,我们当全力挡住,防止妖物侵犯根本。”

    双方又商量阻击二妖的办法,梅道:“可多备尖锐之物,近则敲击妖物下方,远则投掷。”

    福云这边一族壤:“下次再遇到他们,我便上前死死抱住他腿,叫他们难以逃脱。”

    众人都拍手叫好,福云又道:“最好分成四队二半,轮番休息,上阵二队,每队轮番掩护。”

    众族人又以为是,梅见讨论得差不多了,和福云道:“回头我们就把这些办法分别通知到福阳、谢光他们,你赶紧回去吧。”又派了一队族人遥遥相送。元宝山族人驻地,谢旦正和几十名孩子讲课,他蒙族人推举此职,便和福嫂商量,把谢光抽回来接过位置,自己专心施教,此刻正和孩子们讲到妖怪之事,福嫂带着福孝等一边相听。

    谢旦道:“妖怪虽然有些把戏,但是坏东西,否则就成了好人神仙。”

    花花道:“爷爷,所以妖怪是害饶。”

    谢旦夸奖她:“花花真聪明,因为妖怪一开始就不学好,又不勇敢,要把他们打跑打死,不让他们干坏事。”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