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九十三章 金先生也受了冤枉

第九十三章 金先生也受了冤枉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福孝到晚上也没有回来,谢显来他在忙着照料黑衣人,走不开,福嫂更有气堵在心头,福春帮着取回汤饼,她只陪着冰黎吃了一点。

    晚上冰黎才有空去看同来的族人,不睡这儿,她一夜没睡着。

    第二冰黎又来陪她,到山前地里转了,族人热情很高,对她更加敬重,她却魂不守舍,一连几都是这样,冰黎和她反复聊及二边族中事情,毫不涉及福慧,福孝也似躲着她一样。

    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和福春道:“去看看你大兄弟在忙什么?让他立刻来见我!”完扭头而坐,胸脯直鼓,也不理冰黎,冰黎也微笑不语。

    不一刻,福孝回来,装憨道:“妈,你叫我?我忙着呢。”

    “忙!忙!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妈吗?这么多影子也不见!”见福孝也是气呼呼的眼看着一边,一脸不服的样子,心中更气:“你还有理?”

    “妈,你不公平!”

    “不公平?”福嫂站了起来,糊涂道:“我哪里不公平了?”

    “我这才几不见你,你就心急火燎地把我叫来,我姐十多年不见面,人都快急疯了,你却不肯见她。”

    冰黎哈哈大笑,福春也在一旁掩口。

    福嫂本来上前要打,又退回坐下,怪笑道:“好,好儿子,你学会算计我了。”完气得直流泪。

    这下三人都慌了,福孝连忙上前认错,福嫂哽咽道:“我这一生相信的人,为什么都是狠心人?”

    冰黎道:“姑姑,你这是谁?”

    福嫂道:“你姑父扔下我和这么一个大摊子,一声不响地就走了;金先生平白无故地落下几十号大婴童,要了我大半条命;那个死丫头撞下大祸,人影不见,让我来扛;伏桀这孩子我从就带在身边,也那么狠心;就是你们也忍心看着我着急,算计我。”几人一听,果然如此,都跪下请罪。

    冰黎道:“冈邦五岁那年,慧突然来和我哭诉,她撞下大祸,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归,又你老人家待我比待她这个亲女儿还亲,求我来情,我当时因有一个北山老人主动上门来要与孩子授课,不忍放弃,拖了二年,后来公公又生了一场大病,不得走开,她也是睡不着,吃不下,中间又来看过你们几次,只不过你们不知道。我这次来固然是想你们,主要还是求你原谅她,让她回家。”

    福嫂叹道:“算了,这十多年我也想开了,她回不回来又怎的,比如我没有这个女儿。”

    冰黎陪笑道:“她哪敢回来,当年谁不知道谢家老三金刚菩萨心,认准的事亲娘老子也不行,不要她,你下的话,我们谁敢违背?”

    “哼!所以就耍些伎俩,你们就不能堂堂正正地话行事?”

    福孝道:“妈,当年我差点被你老人家打死,也差点吓死,我都和你过:那次去和姐传过话,扭头就走,不敢走快,怕她不能领会,没完成你交待的事;又不敢慢走,怕她领会了不知她如何反应,后来我听到她绝望的哭声,我的心中比她还要绝望呢。她当年求我让她偷看你一眼,我没敢;这次我求她一起回来,她也是分明不敢,妈,姐她就是做错了事,但是你也知道她绝不是成心的。”

    福嫂不语,有谁知道她心中藏着巨大的悲痛,而这种悲痛只能独自承受难以启齿呢!

    冰黎和福孝道:“嗯,那次你回去以后,慧知道你们已经断粮,无可采食,命悬一线,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冈邦,日夜赶往漠北草原,用聂峰传她的兽语,唤回大批牲畜兼程回赶,三个月没睡一夜安稳觉,总算没耽搁事情。”

    福孝大声道:“原来是姐姐?”冰黎点头。

    福孝道:“怪不得我这次见她乘马除妖,心中就有预福”

    冰黎又求福嫂道:“姑姑,念着慧有三次大功,你就让她回来吧。”

    福嫂问:“哪三次?”

    “刚才的是一次,这次除妖是第二次,第三次是若无她的带领,我绝不能来见你。”

    福嫂犹恨恨道:“她就算有功,难道闯下来的祸就轻了?”

    冰黎诚恳道:“姑姑,这个你也不要拿你和姑父的要求来责备她,她她也知道书优秀,也知道你和姑父的心意,可是她对书没有感觉,只爱着聂峰。你如果爱女儿,不希望她高兴?我看她对聂峰那种爱的态度,就和你一样。”

    福嫂瞄了她一眼:“她哪点像我了?”

    冰黎叹道:“你老人家自姑父出走后,每过一就在这张皮子上用骨针扎一下(着看一眼床头叠着的羊皮),十多年不缀,谁看了不辛酸?慧也是一样,至今如同聂峰在她身边,每次有好吃的,便像是在和他私语:‘喂,这个不错,你尝尝。’便代他吃一口;每遇到新奇的东西,也当他在身边问道:‘这个你没有见过吧?’;每次责打或赞扬冈邦,都道:‘喂,你看看,你儿子又怎样怎样。’无论什么事,都像他真的在她身边一样,像模像样地商量一通,至于话口气,言必称我家聂峰怎样怎样,我家聂峰的,好多好多,我初时也不习惯,后来便很感动,这些难道不都和你一样?”

    她完自己忍不住抹眼泪,福孝和福春都哭,福嫂也流泪道:“这死丫头自就不让人省心,可怜她爸苦心孤诣,还指望她和书在一起,二族便如一家,哪知亲没谈成,倒成了仇人。”

    福春替福慧争辩:“但书强奸雅雅,与慧何干?”

    福嫂斥道:“书不是那样的人,以后不许乱。”福春点头。

    冰黎又道:“姑姑,你对了,这事和慧倒有关系,慧见你们逼得太紧,又知道雅雅恋极了书,她便鼓动雅雅和书生米煮成了熟饭,如果运气好的话,一来她可和聂峰在一起;二来也可达成姑父心愿。”

    福嫂大惊:“这死丫头如此大胆胡来,不知害了多少人,我怎能原谅?”

    她板着指头数道:“你们看,人家那边德先生出走,书被逼失踪,还连累一个老太太伤残,这边你姑父出走,雅雅被逼疯,对了,还有金先生也受了冤枉。”

    沉默了一阵,福孝为难道:“妈,你都了,这事也有其它误会,再姐在外面也流浪这么多年-”

    “她这是活该,她那时疯了一样往外面跑,最可气的是,抗击大水那些,全族无论老少都在呐喊助威,她倒还有兴致跑出去私会。”完又气咻咻的。

    冰黎道:“这你可冤枉慧了。”

    “冤枉她?”

    “她那时要聂峰帮助姑父,你们都不知道,包括姑父和金先生,那时候和族缺面对敌的是一个海族大魔头,但是在后面不远,还隐藏着二个更厉害的大魔头,有一个还和聂峰交锋过,聂峰也忌惮他,所以聂峰暗中监视,防止他们突袭。”

    她这一,福嫂和福孝都信,因为知道确实有这么个大魔头。

    冰黎又道:“所以你老人家也消消气,书和雅雅一事,穿了也是慧太爱聂峰的缘故,充其量也是胡闹而已。”

    “她这是胡闹?她就是一超级害人精!”福嫂恨恨大声道,三个人见她的激愤样,都板起脸来不敢笑出。

    停了一阵,她又忍不住问:“那个,那个她家的谁谁,后来怎样?”

    这下三个人忍不住都笑,她自己嘴角也漾出一丝笑意来。

    冰黎摇头叹息:“据慧,聂峰其实身负不治之症,她不顾将要分娩,逼他去找金先生。”

    “找金先生?”

    “她听聂峰只有金先生能治好他的病,而且只有金先生才能劝姑父和你同意他俩的婚事。”

    “那后来怎样?”

    “聂峰一直没有消息,慧那次把牲畜驱赶到宁湖,便向西一路寻找,要找到一个什么基地才能有信,几年下来,不但没找着,到处都没有人烟,她和冈邦也是一路打打猎,捡捡拾拾,风餐露宿过来的,她至今以为聂峰在她身边,恐怕也是思念之极,我心里猜测聂峰恐怕已不在人世,心里却不忍劝她。”

    福嫂一拍大腿,焦躁道:“这个死丫头,看看,害了这么多人,自己也落得这样。”

    冰黎道:“姑姑,你不必为她担心,我看就算她找不到,她心里反正以为聂峰一百年都在她身边,她她负气离家,和聂峰一起到处出游,先遇到金先生和他们翻脸,带着书恨恨而去。”

    “金先生带走了书,这么书倒没有事情,不好!金先生和他们翻脸,他怎么好再去求金先生?死丫头,这点也想不开!”

    冰黎点头道:“倒也如此,他们二个进草原,过大漠,上高原,到过极西大海,聂峰教她骑马、学兽语,讲许多闻所未闻的故事,奥妙高深的知识,然后再回来。她又让他把这里的猛兽都驱赶走,这也是一件不的功劳呢!聂峰为她安好家,什么都安排好,还抓了一条千年大蛇和一头大猪精,吃了它们以后她也能和他一样不畏寒暑,体坚不衰,儿子出生后,一家人再出去游玩,她便不会拖他的后腿。姑姑,这些她不知和我了多少遍,每次都那么幸福,让我忌妒。她也有清醒的时候,和我:‘冰黎姐,我理想中的人被我在生活中遇到了,他又那么爱我,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觉得没有虚度此生。’姑姑,她有她自己认为的幸福,她都这样想这样和这样过了,你还责怪她什么呢?”

    福嫂这才又流下泪来:“这死丫头,我就她不省心,自己作成这样,还让我为她伤心。”

    冰黎也是满脸泪水,笑道:“爱有多深,恨有多深,你口口声声死丫头的,难道不是挂念她,心疼她?”

    几个人都呼哧呼哧地哭起来。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