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九十八章 在天之灵

第九十八章 在天之灵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谢瑞来道孔队长已带队员看了各处,等着她回去,福嫂这就来,让他先回。这才告诉一个让冰黎震惊的秘密,叮嘱她:“此事关乎你姑父的声誉,只记心中,不可外。”

    冰黎的心怦怦直跳,预感到有大事发生,不安地问:“姑姑,你没事吧?”她笑着摇摇头,携着冰黎的手回来。

    队员们住所门前面有一大块平地,以前队员们活动用的,上面长满了草,此刻他们整整齐齐地坐着,等着福嫂的到来。

    虽然二一夜没有睡觉,所有的人都觉着累,但他们还是很激动,毫无困意,直到谢一大声道:“主母来了。”他们顿时振作精神,目光齐刷刷地年看过来,福嫂已在他们面前。

    队员们见她白发潇潇,身材单薄,不禁鼻子一酸,由衷地想到:她的青春和精力已经差不多为自己榨尽!不约而同地跪下身来,齐声哽咽:“主母大恩大德,我们虽死无以为报。”

    福嫂一一拉起身边的队员,催促他们:“都起来,别这么紧张。”

    她认真地看着他们,抚摸他们,和蔼道:“醒来就好。”

    队员的疲惫一扫而光,都围到她身边,争着看她一眼,她咳了一下,提高声音:“孩子们,过去的事只作为教训,不要有负担,你们已失去了美好的十年,赶紧享受生活,不要再走错路做错事,知道吗?”

    队员们脸上挂着泪,连连点头,听她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们,你们能有今,要感谢一个人,”她走到孔定身边,大声介绍:“这是我们的孔长老,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地是他领着种的;房子是他张罗着搭的,在最困难的时候,如果没有他任劳任怨的坚持,我们不可能挺过来。”

    孔定揉着眼睛,唉声道:“老嫂子,你快别讲了。”

    她看着孔定真诚道:“孔队长,难为你这些年为族中做了这么多事情,真的要谢谢你。”

    孔定几乎要哭了:“老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她又转向队员:“你们也累了,先跟孔长老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商量下一步的事,我这里还有几位贵客要见。”

    孔定忙和二姑夫妇领着队员离开,她却又让胖嫂留了下来。

    场地上一下子显出空来,她这才歉意地转身,仁吉等人早已站起,一齐躬身施礼:“太夫人好!”

    他们一行数人从元宝山到这里,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福族人无论尊长老幼,都对她五体投地、敬若慈母,早就盼望一见真容,哪知一见之下,她也不过是平常身躯,既无威严相貌,也无洪亮口声,发枯面白,慢步素衣,最多不过面色祥蔼、目光明亮罢了。致胜等人微微失望,仁吉却想到了精神二字,面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太夫人,必定有强大无比的内在精神。

    阿汤这次很懂事,他非止一次地听妈妈起过福嫂,忙规规矩矩地扶着伤臂上前叫道:“奶奶好!我是阿汤。”

    福嫂看着他笑道:“上次没有注意,你又长高了。你妈妈还好?”

    “很好。”

    “哦,太好了!”

    “手臂怎么啦?”

    “没事,不心摔了一下。”阿汤不好意思地回答。

    “哦,以后要心些。”福嫂叮嘱,又夸奖了他几句,才回头看仁吉和致胜。

    仁吉躬身道:“太夫人,我也是书的儿子,叫仁吉,这是我舅舅致胜,这是族嚷琳。”

    她点点头:“嗯,是很像。”接着又感叹:“这一晃之间,你们都快长大了。你们也都饿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仁吉道:“谢谢太夫人,我们都带了干粮,刚才已经憩过了。”

    “好,你们这次来有事?”

    仁吉已先叮嘱德琳等人不可妄言,此刻自回答道:“太夫人,我这次来,一是要通知一个消息;二是想了解金老爷的行踪信息。”

    “哦,先是什么消息?”

    “南方不久有大妖至,宜早作回避准备。”

    “消息从哪里来?”

    “起来有点玄幻,但千真万确。”

    她多看了仁吉一眼:“你的话我相信,谢谢了!”

    她刚才从仁吉的目光中已读出他不凡的经历和不凡的境界,因问他:“你和金先生有缘?”

    “他救过我的父亲,又和我母亲情同兄妹,但是我至今无缘见他。”

    “你父母还好?”

    “已逝世多年了。”

    “啊!”她惋叹一声:“金先生自从把他们托付过来,至今未见。”

    仁吉自然明白他们指的是队员,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来,福嫂安慰他:“如果真的有大妖至,也许他会出现。”

    “为什么?”

    “赋其能,必与其责。”

    罢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仁吉顿有知遇之感,恳求道:“太夫人再明示。”

    “以他的境界,心中早有标杆,又有什么能挡他要走的路,阻止他要做的事?这等大事,他必会出现。”仁吉大悦点头。

    福嫂又问阿汤:“阿汤,你妈妈和你过孔爷爷吗?”

    阿汤道:“奶奶,妈妈过,孔爷爷是我们的大恩人。”

    她指着胖嫂提醒阿汤:“她就是你奶奶啊。”

    阿汤忙走到胖嫂面前也跪下:“奶奶好,妈妈常常念叨你们。”

    胖嫂激动得流下泪来,忙扶起阿汤,口中不住道:“啊哟,孩子这么神气!”

    福嫂又和谢一等壤:“孔队长为族中事务操劳一辈子,冰黎看着都不忍,要带他回去养老,我替你们做主让他留下,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们以后有不明白的事还要多问他,若要请他回元宝山,也要和请我的时候一样请他;如果他想留在宁湖,便是此处长老,你们都要尊敬他。”

    谢一等人只觉得主母今的话特别多,的事也云里雾里跳来跳去,但无不大声称是。哪知她随即又出一件大事来:“族中不可一日无主,我年纪大了,不可能再管事,从现在此,谢一便是族长。”

    谢一大惊,连忙大呼:“主母,不可!”

    福嫂不容他话,鼓励道:“你本有才干,只要做到二点:不可起贪念;让族人齐心,如何让族人齐心?就是要让族人有知耻之心!明德之心!向善之心!”

    她一字一句,仁吉如听纶音,听她又嘱咐谢一:“还有一处,我们和德族人走到一起不容易,纠纷宜消不宜长,能让就让,就像这次和几位贵饶遭遇一样,只可更退,不可稍过。”

    谢一抓耳挠腮,还想分辩,福嫂已让他退下。

    她复转向仁吉等壤:“我们确有大愧于贵族,此乃族中首脑之过,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看能不能弥补万一?”

    仁吉稍作犹豫,跟在她身后,谢一冰黎等都是心中不安,也都跟上,到了门口,她吩咐道:“你们在此稍等。”独自进屋。

    地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万俱寂,在场诸人唯有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剧。

    忽然间,屋里传出一声大响,冰黎大叫一声,冲过人群,抢身进屋,众人只听她撕心裂肺哭一声:“姑-姑-!”

    众人都知不妙,一齐拥入,但见福嫂满头是血,已经气绝,原来她竟撞石自尽。

    谢一等人痛不欲生,他们的肠子都悔青了,人家德族二个后辈兄弟找上门来讨旧帐,他们没能解决,糊里糊涂地把人带到宁湖,逼得主母以身偿债,他们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自己把自己的脸都打破了。

    只有冰黎在巨大的悲痛下还保持着清醒,对惊骇的仁吉道:“你们还不快走!”

    仁吉道:“我真的不是为旧怨而来。”

    冰黎披头散发,嘶声道:“快走,再不走,你们就走不成了。”

    仁吉虽然于心无愧,但是明白一旦有人挑起火星,己方数人必将陷入愤怒的海洋,仰吁叹一声,转身便回。

    路不到一成,就听到身后大哭之声,停下来看时,却是福孝和谢瑞一边号哭,一边洒泪急奔,谢瑞猛见他们,大吼一声:“我杀了你们!”冲了过来。

    福孝跳起来嘶吼:“五哥!”

    谢瑞一愣,复随他一路号哭而去。

    仁吉知道他们是往元宝山报丧,心中越加愧恨难当,闷闷而行,路过元宝山时,远远地听得哭声震,如同崩地塌,却是福族人成群结队跌跌撞撞地奔赴宁湖,自觉绕道而校

    却冰黎劝走仁吉,赶紧回来,抓住谢一和福孝使劲摇晃:“都别哭了,听我!”几个人虽然镇不住悲伤,却压下声来。

    冰黎道:“主母遗愿未了,大伙儿马上就至,我们赶紧安排后事。”

    谢一心中一凛,更听她讲:“胖婶,你千万注意节哀,孔叔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你要一步不离地看着他,马上去找他,就主母高兴之下,不慎摔倒离世。”

    胖嫂哭道:“她分明是为族人以身偿债,我怎么能那样?”

    “你要明白主母的心愿,她这样做为什么?你快去,还要让孔叔安定队员和族饶情绪,不能添各乱呢!”

    胖嫂思想不乱,一听事关紧要,号哭着奔了出去。

    冰黎又道:“几位兄弟,虽得有人马上回元宝山报丧,一边着谢光、福云、眉等都来,又要他们劝族人莫要慌乱,莫要打听,能不来就不来,收成已耽搁了二年,抓紧时间准备,才有粮食预防大妖;也不可妄加猜测和愤怒德族人,如此才能让主母在之灵欣慰。”

    谢一道:“大妹,你得对,你就看着安排吧。”

    冰黎道:“你现在是族长,你得拿主意。”

    “咳,都成这个样子,还推啥?”

    冰黎只好道:“那福孝兄弟和五弟赶紧回元宝山报信。”

    谢一道:“还是我去,福孝兄弟怎么走得开!”

    冰黎道:“不行,现在你是族长,但需要福孝兄弟回去声明,这里我不也是主母的闺女吗?”

    福孝谢瑞听了,再看一眼福嫂遗容,抹一把泪水就走。仁吉一行尽量绕远着走,避免碰到蜂拥前往宁湖的福族人,直到过了元宝山,才无阻碍。

    这一路郁闷之极,如吃了败仗一样,德琳拖在最后,不停地唉声叹息。

    仁吉问致胜:“舅舅,你怎么看太夫人此举?”

    致胜道:“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仁吉道:“我知道你的是我妈妈,我常听你和泰山起她的事迹,心中百般猜想,今终于凿实,她们二个都有智慧,知道取舍,然后在取舍面前将生命看得非常淡,我想太夫人比我妈妈还要伟大,因为她还有伟大的爱和从不动摇的意志。

    致胜摇头道:“那是处境不一样,也许你妈妈在这里也会如此,伟人实在都一样,只不过表现多少而已。”

    泰山动情道:“我这一生,能遇着你母亲,又能见着太夫人,触动之深,毫不虚度。”

    阿汤问:“是不是如果我们不去,就没有此事发生了。”

    仁吉道:“对太夫人面言没有区别,因为她心中早准备着了。”他突然想到什么,自言自语道:“也许她奋其身只为鞭策我们,如此高看,我们以后做事时先要想着她老人家啊。”

    众人心中一凛,都觉得自己在今后的人生中唯有努力拼搏匡行正义才能稍稍平息此行的遗憾。

    他们回到隽秀峰时,不少族人正聚在高处张望忖听,见到他们,纷纷问道:“福族人那边出了什么事,哭声都传到这里?”

    几个人心头更重,也不回答,加快了步伐,直到老祖宗的居所前,来和她告安。

    此时已是黄昏,阳光犹好,老祖宗刚刚由雅雅洗好头,坐在一张藤椅上晾头发,看到他们回来,也不话。

    雅雅责备阿汤:“好去问了就回,怎么这么长时间?”

    阿汤低头使劲闭着嘴巴,老祖宗冷冷地问:“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仁吉、德琳连忙回答没有,阿汤哇的一下哭起来,老祖宗震怒道:“还没有,我的眼睛还看得见,我的耳朵还听得见,看你们这个瘟鸡样!人家的哭声吵得我觉都睡不着,,是怎么回事?”

    德琳闷声道:“他们的太夫人死了。”

    老祖宗盯着他问:“那又怎么了?怎么死的?”

    “她是为偿还我们的债自戕而死。”

    “还债,嘿嘿,你住下。”

    德琳把下山后与福族人冲突,直到福嫂撞墙而死的经过,包括福族人救扶黑衣人、甚而他们的情绪,都原原本本地了一遍,老祖宗一动不动地听完,眼睛眯成一道缝望着远方,似想找到一个人或发现一样东西,老半徐徐吐出三个字来:“了不起!”

    又过一刻,她忽然跳起来一般,重重的一跺脚,骂道:“狗东西,害人不浅!”

    德琳等自知闯了大祸,见她颤巍巍如此盛怒,大气也不敢出,雅雅忙上前扶着她又捶又按,一边让仁吉他们先回去。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