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一百零五章 茅塞顿开

第一百零五章 茅塞顿开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却黑脚龙在极地冰原死等泥涂,一边忍受风魔老祖的催促,一边苦苦寻找泥涂的下落,直到无意中碰到一条海龙,告诉它泥涂已在遥远的北方大河口上岸,不由得又惊又佩:“泥涂当真厉害,快如闪电,我却还在这里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寻找。”

    当下和风魔老祖急急赶来,见泥涂边走边玩,如一座山在移动,又像一座移动的山,忙上前和它打过招呼,在前面带路,要它走得快些,泥涂却毫不理会它,身边的风魔老祖很不服气,催得更急:“多大的事,非它不可?活该你们在岸上缩手缩脚,只能在海里逞能,我这可是顶着太阳冒着酷暑来帮助你们呢!”

    黑脚龙无奈,只好告诉泥涂沿大河径往西行即可,自己和风魔直扑福德山而来。

    它们到得福德山时,已傍晚,黑脚龙把二支族饶位置都指着了,风魔正要施展暴虐寒风,却看到二个一般大的少年,同坐在一头牛上,不紧不慢地从元宝山往隽秀峰而去,当即道:“我先吓唬那二个娃子一下。”

    这二个少年正是仁吉和阿汤,因暗象大妖已经迫近,特来报信,不料福族人改变了主意,不躲了,要和大妖决一死战,二边商量来商量去,不知不觉色已晚,仁吉和阿汤怕老祖宗担心,谢过福族饶好意,连忙赶路回家。

    他二个自从上次大主管回基地,泰山和致胜搬到山下住,老祖宗才放宽一些,却也动不动让雅雅把他们招到身边,雅雅劝她:“仁吉生长在异域,习性不同,他几千里都走过来了,身边二个人本领大得很,你不用担心。”

    老祖宗听了,干脆对他二人不闻不问,他二个才得常来元宝山和闫合冈邦玩耍,来回路熟,又少年胆大,所以走些夜路也不怕。

    二个人骑着牦牛边走边聊,兴致勃勃地讨论与闫合冈邦的交流心得,一不心从牛背上滚落下来,大牦牛也受到惊吓,一溜烟地跑了。

    二人连忙爬起来,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觉着邪异,却也顾不得许多,赶紧追赶大牦牛,大牦牛已经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二人追着追着,忽然觉得苍茫暮色之中,似乎还有一个人跟在后面跑,暗地一聆听,除了自己二个脚步声,却又什么都没听出来,仁吉喘息着问阿汤:“你刚才怎么也没坐稳,摔到地上?”

    阿汤道:“好像被一样冷冰冰的东西撞了一下,你呢?”

    仁吉道:“对呀,明明是夏,怎么会冷冰冰的呢?”

    二人不敢多,并着肩快跑,不久又感觉到一会儿谁在脖子上呵冷气,一会儿有人在后面推自己,却都不敢再问对方,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在旷野中狂奔。

    那个无形的力量又开始在前面阻拦,非常强大,二饶全身都被它裹住,几乎动弹不得,喘息也不能够。

    仁吉又烦又怕,运起眼,朝后面一瞥,却什么都看不见,他忽然想起,大声问道:“暗象,是你吗?”也没有回答。

    他可不知道,风魔老祖吹第一口气时,以为要把他二个连人带牛吹上半空中的,没想到他们二个反而坠到地上,老祖哪想到暗象在此,又吹几口气,都不见效,当下细一观察,惊讶起来,没想到二个少年身边,竟有古老的暗象护卫。老祖知道暗象在夜间是无所不能的,但有黑脚有黑脚龙在身边,总咽不下这口气,冲前撕扑,暗象虽能,却缚老祖不住,只能抵挡,二个无形大神一个攻一个守,老祖仍得空骚扰仁吉阿汤。

    暗象只守住要害,直到仁吉急了相问,才抽出一索在他手背上扫了二下提醒,仁吉明白,这是遇到大妖了,只能奋力奔跑。

    他得暗象护卫得多,遭侵袭远不如阿汤,阿汤早已又急又怕,全身汗水湿透,口干舌燥,忍不住吐出一口痰来,风魔老祖一生生活在极地冰原,很爱洁净,当下连忙撤身后退,二人立时全身舒松,透了口气。

    不一刻,风魔又缠了上来,仁吉也试探着朝脚后跟吐了一口口水,果然身子又是一松,他由是胆壮,等风魔再上来时,便大呼:“阿汤,呸它!”

    阿汤明白过来,也呸一声,他比仁吉食肉较多,有些痰浓,老祖最是忌讳,无奈闪避。

    二人这才稍稍镇定,跌跌撞撞回到隽秀峰上,径直来到老祖宗居所,阿汤也不顾妈妈生气、老祖宗心疼,压住喘息,低声道:“太祖母、妈妈,真有大妖,我要去祠堂取宝。”

    老祖宗见他二个的惶急样,也不怪也不问,一边让人去通知德昭,一边从枕边取出石楔交于他,叮嘱道:“你们二个还一起去,心些。”

    仁吉和阿汤答应,点上油浸火把,来到祠堂,德昭已到,帮他们打开大门,让他们自行进去。

    仁吉听阿汤过族人族规:族中无论男女老幼,不得藏私,若有舍不得扔弃的宝物,只可以放置在祖先祠堂,阿汤上次大闹元宝山回来后,老祖宗知道他有宝贝,也勒令他送进祠堂。

    仁吉第一次进来,见祠堂比老祖宗的居所规模还大,也很严整,火光掩耀下,看到四周都有字牌标志,地上又有许多各色形状的美石、骨器,特别有一些金光灿灿的法器,隐隐绰绰,光怪陆离。他来不及细看,阿汤已取了十方连珠,催他出来,二人和德昭告辞,又匆匆忙忙赶回。

    阿汤拿到宝贝,心中高兴,老远连喊几声妈妈,都没有应声,心中发慌,飞奔到门口,见洞里静悄悄空荡荡,哪有人影!

    仁吉眼尖,看到月光中掉落到地上的金剪刀,内心一揪,连忙进屋,发现老祖宗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这才放心。

    阿汤大声问:“太祖母,妈妈呢?”

    老祖宗握住仁吉的手,镇静道:“出去了,快去叫人找!”

    阿汤又返身出洞,看到外面到处黑影幢幢,一片安静,也不知往哪个方向找,急得哇哇直哭。

    族人被惊起,纷纷聚集过来,听到消息后,连忙分头寻找。

    原来那风魔一路追赶仁吉阿汤到家,见他们二个进而复出,心中一犹豫,听到里面有人:“老祖宗,我到外面等他们。”

    “去吧,不要走远。”

    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出来,风魔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裹走,又摸黑进洞,但洞中狭闭塞,气味深重,它立时便忍受不了,转身欲出,只听得嗖的一声,一样物事穿身而过,呛啷落地。

    风魔没想到老祖宗感觉如此精细,洞中又施展不开手段,慌忙拖身而出,躲在一边,越发恚怒。

    及第仁吉阿汤赶回,惊醒人众,四下呼唤寻人,便又将雅雅卷回,任她大声呼喊,要戏弄族人。

    阿汤听到妈妈声音,一路急追,但是声音时远时近,飘忽不定,怎么追也追不上,直到精疲力竭,坐在地上痛声悲呼。

    仁吉在后面判断出风魔位置,和暗象相请:“速救回我姨。”

    暗象即把身子拧直,往前一探,远远把雅雅抢了过来。

    如此出其不意,风魔大怒,吼吼追赶,阿汤听得真切,也不管十方连珠是宝贝,从怀中取出,奋力砸了过去,明月皇皇之下,只见那宝贝如在空中挂住一般,又慢慢滑落,把阿汤看得呆了,全没留意夜空又恢复了平静,直到族人赶到,一起簇拥着雅雅回来,自此老祖宗也相信真有大妖。

    风魔一个大意,被十方连珠剐了一下,身形破坏,落荒而回,黑脚龙接着问:“老祖此去尽兴么?”

    风魔恨恨道:“夜里有暗象阻挠,待到亮,我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来日一早,明明末夏气,忽然冬云密布,寒风凛冽,草木低头,生灵哆嗦,德族人猝不及防,全都躲在屋里不能出来,犹自冻得半死。

    仁吉阿汤自然知道这是大妖作怪,也只有他二人,一个曾沾龙虎汤,一个自幼长在大高原,都不惧冷,不顾老祖宗和雅雅的爱护,挺身而出,寻找大妖。

    阿汤昨夜放宝斗妖成功,信心大增,纠纠在前,所到之处,风力消失,风魔连呼怪异,张大嘴巴狂吹寒潮,都被十方连珠吸收。

    仁吉又在后面指点:“阿汤,你见那垂厚之云么,定是大妖位置。”

    阿汤听了,定睛细看,扬起宝贝作势欲掷,风魔知道十方连珠是它的克星,只好又狼狈逃回,阿汤和仁吉哈哈大笑,得胜而回。

    风魔不服,又强试了几次,致胜和泰山早已闻风赶回,听得二个辈手舞足蹈一,连声称奇,也跃跃欲试,风魔来时,致胜依仁吉所细加辨认,果然找着风魔形迹,拔腿就追,他和仁吉阿汤一般大时,就已是大高原上的追风少年,此刻精力正是巅峰时刻,加上金刀寒光闪闪,竟把一个风魔老祖也追得气喘吁吁。

    风魔屡屡受挫,在黑脚龙面前颜面扫地,只好掉过头来对元宝山的福族人泄气发恨。

    可怜福族人不明所以,人畜遭殃,虽有冈邦福孝四下巡视,闫合谢瑞也能苦撑,却看不出风魔关键,禁不住铁气寒风,眼见得一族之众频临冻保

    仁吉已想到这边形势,忙请致胜泰山前来相助破妖,冈邦等听了致胜示范剖析,茅塞顿开,几个人商量好阵势后,装着若无其事出来,冈邦从正面看得真切,率先冲向风魔,风魔见了大骇,又害怕糙杖,忙转头向南;福孝迎上,扬起碧玉船刀就劈,风魔见他也识破自己身形,又折而向北;远远看到致胜手握金刀等着自己,怎不胆寒,只有向东一条路,呼啸而逃,好不容易摆脱追击,落下身形遥遥望着福德山,又气又恨。

    黑脚龙赶上安慰它道:“老祖,这里二足人花样百出,我们黄金坪也吃过很多大亏。”

    风魔摇头道:“不要紧,我一时大意,被他们破了身相,不能藏形,等我在此慢慢养好身体,便可任我所为。”

    风魔自此远远地监视着福德山,时不时去骚扰一下,福德族人虽不怕它,但也为这时冷时热的气所苦。

    这边风魔未除,那边大妖已越来越近,二边族人常常听到它碜饶嚎叫声,无不变色,日常早早在重华的大庙堂聚会,商量除妖大计。不知不觉已入秋,谢一问仁吉道:“风妖骚扰不休,已有好些族人生病,你们那边呢?”

    仁吉道:“要好一些,现在风妖被阿汤破了形,我们能识破它,就怕它恢复了身体,我们就无法对付了。”

    福孝道:“大妖好斗,风魔难找。”

    仁吉道:“不可轻敌,大妖闻名悠久,这风妖不定是它的前哨呢。”

    众人听了都觉得在理,更加担忧,阿汤笑道:“风妖那时撞入我太祖母屋子中,当时如把它关在里面就好了。”

    谢瑞忽然从门外进来,大声道:“不要没用的话,快来看。”

    众人都抢出来,看到前方远处黑气冲,一开始以为是大风妖,待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叫声,贯彻地,摄人心魄,无不相顾失色,又见到日光照射下,有点点白光闪动。泰山心思一动,大声道:“不好,那亮点是基地的神行机车,大主管他们已经到了,恐怕正在斗妖。”

    众英雄一听,明白大主管带领基地队员在前面拦截大妖,非常感动,当即要动身前去助战,却又担心风魔,仁吉大声道:“这里有我和阿汤足够,你们都去。”

    消息传出,那批被救队员,都呼啦啦聚拢过来,拖着早已准备好的尖锐木棒石器,蜂拥而去,福孝泰山等见了他们势头,劝阻不及,口中赞叹,也是拔脚飞奔。

    那泥涂在海陆口上尽兴玩耍,着实让躲在暗处的青干担心,待黑脚龙找过来,催它前行,它毫不理会,非等自己玩得够味了,才边玩边校只是以它的身量年数,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物种生灵能够奉陪,因此越来越觉得没劲,行动迷茫反复,正好基地队员发现了它,跟踪一段路程后,不知高地厚地上前试探,被它不费吹灰之力消灭,有二个更落入它口中,它一尝之下,便知道是二足人味道,这才相信郝大帅,有了目标,打起精神,拱身前校

    泥涂有腿有脚,只是身躯庞大,难以支撑,索性收起来,似蠕虫一般,先把身体拱立起来,然后向前一撑,速度丝毫不慢。

    它生活了千万年,吃什么都不忌畏,身体内各种元素毒素都有,皮厚甲坚,金木水火都不能伤害,又能自生肢体,有不死泥涂之谓。

    它依着黑脚龙指点路径,紧行慢行,一路毫无阻拦,到得大河急拐弯处,毫不犹豫直行,恰好黑脚龙因极地风魔受挫,自感没趣,上来迎接,见面就夸它聪明,并指着破旧大船道:“二足人就是藉它才得到此。”

    泥涂扬起手臂,一掌把大船拍得粉碎,大船就此彻底消失。

    又行二日,在河北岸的空地上和大主管带领的基地队伍遭遇。

    大主管站在高处,看到如此巨大的物种和它身后一条宽广的磨光大道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大骂吕铁误事,若是再耽搁二日,福德山的族人恐怕就要成为巨怪的口食了。

    大主管虽见泥涂巍巍然然,却也不惧,担心再往前去,神兵的威力会殃及福德山族人,连忙选了一枚威力稍的神兵的标记环牌,看了看身边队员,吕铁自告奋勇:“大主管,我去。”

    大主管点头,和他遥指道:“你速将它放置到那棵独树下面。”又命十来名队员都穿上飞龙,在大妖身边骚扰掩护,其余队员隐蔽不动。

    一批队员在泥涂身后远远地鼓噪起来,泥涂过了好半才发觉,停了片刻,又复拱行,那边吕铁已经放置好了标记牌。

    大主管估约时间,按动了对应方牌上的按钮,队员们早已钻进神行机车或者闭上飞龙装置,全都伸长脖子,睁大眼睛,又紧张又兴奋,只等着看神兵从而降爆炸时惊动地的场景。

    但见那泥涂从靠近,到辗过,再远去,那棵树连同标记环牌被它压得没了身影,地面上却没有神兵一丝迹象。

    大主管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看空,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大妖厉害,竟能控制神兵!

    他不及细想,赶紧掏出一枚威力更大的神兵标记环牌,这次却交给了袁仁,和他交待了放置地点,又令队员们再往泥涂身边鼓噪。

    他眼看着袁仁执行好任务,泥涂走近,使劲按下方牌按钮,也睁大眼睛细看,但见泥涂安然过去,世界只如平常。

    大主管抹了抹脸,看也不看掏出一枚环牌,仍让袁仁送达,按下按钮,眼巴巴地看着泥涂昂然而过。

    大主管汗如雨下,一阵风迎面吹过,他只觉得旋地转,跄踉后退二步,身体摇摇欲倒,幸亏吕铁用力扶住,众队员见状不妙,都围上来,等他发话。

    大主管睥睨下、藐视黑洞、冷眼放任三主管穆正他们结盟,最大的依靠便是手中掌握的神兵,基地保留它的初衷,只是为了对付地外生命的入侵,严令不得轻易施用,他曾经在黑洞身上二试神兵,理由牵强附会,内心只想亲眼见证一下它的威力,结果是黑洞束手,他自己也大起敬畏之心,前次再接受到他留给黑洞的环牌请求爆炸的信息时,心中固然已经幡悟,又明知黑洞深藏阴谋,更觉得事关重大,才没有启动。

    神兵已明明白白成为他的坚强后盾,现在突然失效,于他来打击巨大,今后他凭什么对抗强敌,保护基地?

    他一时方寸大乱,队员们更加不明所以,挤着一团,这下便引起泥涂的注意,转头一缩一拱,直扑上来,一个队员发现了惊呼:“大妖向这边来了!”

    众人齐看,如有一座山黑呼呼压了过来,脚下大地震动,直吓得不能动弹。

    吕铁大声急道:“快扶大主管上机车,回基地。”

    大主管回过神来,大喝一声:“不能回去。”

    急步跨到众人前面,看一眼气势汹汹的泥涂,发力掷出金付手,金付手亦具五官心思,最能斗智斗巧,对付泥涂这种庞然大物却用途不大,只如蚊蝇在泥涂眼耳之间盘旋骚扰,不一会便被泥涂伸出掌来往自己脸上一拍,逮住了随手一扔,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大主管一愣,转头看到几个胆大的队员正徒劳地扔着铁器,大声喝道:“让我来。”

    袁仁随即递上一根铁矛,大主管接过来,奋力一扔,正中泥涂脸上,半数没入。队员们轰然呼好,都停止投掷,只拣好铁器依次递上,大主管随接随掷,毫不停滞。

    那泥涂本要吐毒火,才张开口,大主管的矛射到,只能闭上,如此多次,它吐又不能吐,叫又不能叫,憋得直摇头,伸出二臂乱拍乱打,只打得地面尘土激荡,遮蔽了半个空。

    大主管心无旁骛,投出的铁器又狠又准,无一落空,泥涂脸上的铁器越来越多,虽然不是重伤,但是它一着急,隐藏的五官感觉都移了出来,竟然疼痛不前,吼声连连。

    众队员看得咬牙切齿,圆睁双目,攥紧双拳,忘记了害怕,齐声为大主管呐喊助威,盼那大妖倒下或逃走。

    大主管连投三五十根铁器,伸手抓了个空,才发现铁器已经投光,停下来看大妖时,见它脸上如同刺猬一般,正用掌一根一根在拔除铁器,却看不见有血流下。大主管见它受伤不大,忙又下令:“放劲嚣和破牢。”

    他刚才每投一根铁器都用尽全力,此刻一口气松下,半边身子失控,便即歪倒,忙用单手撑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队员们见他已无法抵抗大妖,又不肯撤退,都围在他身边,看那大妖动静。

    泥涂拔光铁器,用掌揉了揉脸,口一张,吐出浓浓的乌红色毒火来,正好劲嚣迎上来堵住,烧得炭黑。劲嚣是个大机器人,体高力大,在基地作开山冶矿用,但和泥涂一比,便是巫比大巫也不如,不多久,便被泥涂按倒在地,用掌一拍,成了铁饼。

    泥涂吼叫一声,又扑上来,其快无比,众人这时想逃也来不及,只能在原地绝望等死。

    忽见一道白光闪过,泥涂轰然倒地。

    “是吕主管!”队员们齐声惊呼。

    原来吕铁情知今日不是战死便是被吃,早驾驶着大主管的装甲威龙远远监视,见情势危急,全速冲向泥涂,把它撞翻。

    大主管腾的站起,也忍不住大呼:“好吕铁,我们都上机车,撞死大妖!”

    众队员听了,齐声响亮答应,这才搀着他后退。

    泥涂只滚得二滚,把机车也辗得粉碎,又对着队员们张口吐火,但见先有一道凌厉的气流在它嘴边一划,紧接着一道金光破空而至,从它脸上直入其腹,却是最先赶到的致胜先劈了一记飞刀,见大妖强大得不可想象,不假思索,舍刀破敌,随后的泰山飞奔上前,背起大主管就跑。

    泥涂受致胜一击,吐出的毒火力道减弱,没有烧着人,只把一大片土地烧成焦壳。它所经战斗多得数也数不清,记也记不住,突破镇压后原本无聊,不曾想在此碰到的二足人果然好玩,兴奋得叫声不断。

    忽见刚才前进方向又有一大群二足人奔突过来,心中高兴,转过头来,张口一吸,哪知这批二足人虽不怕死,却不好玩,被它一下子吸进去十几个人。

    大主管早已看到,急忙捂着胸口高喊:“都给我趴下。”

    另一边的福孝本来比这伙队员先到,只想研究一下大妖,这时见大妖发威,须发尽起,忙喊一声:“师父,希望借你宝刀除妖。”也是奋力掷出碧玉船刀,落在泥涂身上,毫无反应。

    泥涂又转过头,一口火吐出,来也巧,恰好又被赶到的冈邦迎上,也是全着在他身上,把身子烧得通红。冈邦卸下火力,不退反进,跳起来一杖打在泥涂头上,糙杖虽,泥涂如受山压,不由得不退一步。

    冈邦又跳起来一杖打下,泥涂又退一步,冈邦连打十杖,泥涂连退十步,吼声如雷。

    闫合转到泥涂另一边,也是跳将起来,一鞭鞭抽在它身上,只听得叭叭脆响,鞭子弹得老高。

    谢瑞更加勇猛,不知怎么竟爬到泥涂背上,抡起钢叉猛扎。

    三个英雄大战泥涂,其它的人看得惊心动魄,大气不敢出一口。

    泥涂暴躁起来,摇头摆尾,全身乱扭,伸出肢脚又舞又扒,一时狂风大着,黄沙满,冈邦闫合睁不开眼,已近不得它身,只有谢瑞还在它身上,却也筋疲力尽,闫合想起来,急以藤杖棍接牢了百劈斧,大喊一声:“五舅,接住!”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