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一百零八章 最小的飞行物

第一百零八章 最小的飞行物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以后,他们加快了搜寻进度,眼看着就剩下三处目标了,袁仁三人虽然失望,但想到马上要回基地,都是兴奋异常,只是不敢在大主管面前表露出来。

    大主管看在眼里,心里苦笑,他既然也不抱希望,就专心致志地想这边一结束,就会同福德山的英雄们火烧大妖。

    倒数第三个的神兵的隐藏处的山洞口前有一大块平地,机车停稳,袁仁和太行率先上去,轻车熟路地进洞,情况和以前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个洞口竟装有石门,也已被打开。

    大主管看了半,琢磨不出名堂,只好出来,一抬头,不禁呆住,机车前面正站着一个人,也在望着他们。

    他只一诧异,便脱口大呼:“金重华?金先生!”

    那人果然答道:“是大主管?”

    原来重华从大海脱困上岸,已是人形尽失,气力全无,又在抵抗高等生命的搜捕时用尽全力,实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待高等生命一走,他便现身,白心翼翼地采集缓食,晚上又慢慢地钻入地中吸收能量,调养心神。

    彼时他日日胆战心惊,唯恐被一个意外精灵或一个动物看到,上前攻击,他可是毫无抵抗之力。

    等到身形略加恢复,手脚有了气力,他才以石敲山,召唤石干前来护身,还好石干也已上岸,听到他的消息,不待补石完毕,匆匆赶来,见他如此情状,一个大老实人忍不住哭出声来:“少爷,你这是为了救我,为了救你乌婆婆,才落得如此下场的。”

    重华笑道:“怎么这么悲伤,不过一番灾难,这不过来了吗?”

    石干又端详抚摸他好久,才托着他迎着阳光坐下,告诉他大海洋已经易主,海姥薨逝,满玉现在已成了新海主。

    重华听得惊奇不止,连称物事难料。再后来他又设法招来信龙,得知它十余年来,日日督促诸龙在海边寻找守候自己,大为感动,好好地勉励了它一番。

    等身形大致恢复,他又和石干商量:“石干,人类末期,发明了一种核器的东西,威力强大,一件的东西爆炸开来,方圆数百里,生灵俱灭,寸草不生,那高等生命将此劫持了去,也不知有和目的,非得查清楚不可。”

    石干恨恨道:“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东西有什么用,还留下来,让人操心!”却也碍于重华的脸面,不敢谩骂,想了一想道:“你还在此休养,我这就去问山精石灵,看看各处可有异动?”当便动身去了。

    重华便留下来等候石干的消息,闲时问信龙:“福德山那边二支族人怎么样?”

    “不知道,应该还好吧,我后来也没去过。”

    “我不是让你多照顾他们的吗?”

    “你只身入海我不关心,他们好好的过着日子我倒要去插一扛子,这与理不通吧?”它转而语重心长道:“主人,你是先进之人,除非你折尊委屈,和他们融合在一起,否则你有你的主张,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凑合不来的。”

    重华笑斥道:“早知道啦,要你教!人类已遭受惩罚,他们现在在幼弱阶段,我怎能置之不理!”却也不再提起。

    这日正在闲坐,忽然听到头顶异想,但见一个大飞行器正在附近盘旋,他先确定它不是高等生命的飞行器,再一辨认,便知道那是基地的神行机车,眼看着它在藏匿核器的洞口前停住,心中惊讶,连忙赶来。

    他虽十多年前见过大主管一面,但一看到他那异常高大的身影,便认了出来,只是纳闷他不知怎么身材佝偻,满面沧桑,完全没有帘时气宇轩昂目空一切的气概,直等听到他的呼喊,连忙应声上前,二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重华先问:“大主管,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来找神兵。”

    “神兵?”

    “就是超级武器。”

    “哦。”重华点头道:“这个名字取得好,它们被人取走了。”

    “什么人?”

    “地外生命。”

    “真的有地外生命,你亲眼所见?”

    “是的。”

    “嘿,神兵本来是留下来对付他们的,现在反被他们取走了。”大主管虽然失落,但一听神兵没有落在黑洞手里,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哼,那尽是妄想。”重华不屑道。

    大主管奇问:““金先生怎么如此?”

    “人类仅在月亮等几个近的星球涉足,而这些地外生命却是从遥远的星球轻松到此,又能适应地球上的环境,其先进差距如泥潭大海,神兵在他们眼里,就是菜一碟。”

    大主管不敢争辩,焦急道:“可是金先生,这神兵若是在地球上爆炸,哪一类生灵都无法幸免。”

    “嗯,我已请我的朋友去打探消息去了,眼下只有等待。”大主管这一年多来,精神紧张,心情压抑,无日不生活在巨大的恐惧之中,此刻见了重华,如同落水之人碰到救命之星,难得露出笑容来,欢声道:“金先生出面,这几件事便可迎刃而解。”完精力一泄,身体如同散了架一般摇摇晃晃,还好扬子在一旁扛住。

    重华让他找个地方坐定,这才问他:“你的是什么事?”

    大主管迫不及待道:“第一件便是神兵之事,现在终于有了眉目;第二件是福德山前的大妖可灭,福德二支族人从此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

    “等等,你什么?福德山有大妖,是什么情况?”

    “那必是史前深藏的妖怪,其大如山,浑身刀枪不入,能吐毒喷火,我带领队员和福德二支族人联手,也斗之不胜,幸亏有奇兵破牢暂时困住了它,我这才急急忙忙到处寻找神兵,只要得一件,便可令它粉身碎骨,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神兵全部失踪,我正愁得要命呢。”

    重华听了大急道:“快带我去看看。”

    大主管道:“金先生,眼下倒不急着去找那大妖,那破牢是基地奇兵,正好能克大妖,它们的能量够用二年,现在还有时间,倒是那神兵,若一个不慎,对地球生灵危害更大。”

    重华听他得有理,这才放心,又问他:“你刚才福德山英雄,都有哪些?”

    “都是少年英雄,了不起!有闫合、冈帮、仁吉、阿汤、福孝长老、谢家兄弟、德琳兄弟,致胜和泰山,都已显大了。”

    “致胜、泰山也在?福孝做长老了?”

    “是啊,闫合是族中外嫁闺女冰黎的儿子、冈邦是福慧的儿子、仁吉和阿汤是书和致意的儿子。”

    “啊呀,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重华惊讶莫名,一时不知从哪个问起。

    大主管欢畅道:“是啊,不光如此,我虽只在他们那里住了一日一晚,但觉得他们全族人现在都跃跃然、乐乐然,意气风发,这都是太夫人教化的功德啊!”

    “太夫人?”

    “就是福孝长老的母亲。”

    “哦,她怎么样了?”

    “她已经去逝了。”

    “啊!”重华嗟叹一声。

    大主管料他久不知福族中事,便津津有味把太夫饶事迹讲了一遍,只听得重华忽而愀然垂首,忽而击掌称善,直听到大主管讲完,已黄昏,他负手踱了几步,欣慰道:“故人如斯兴旺,我很想念他们啦!”

    毕又开始呼喊石干,大主管几人见他拿着一块石头对着山体连敲几下,便停下来大呼:“石干,石干,…”然后侧耳细听,隔一段时间便重复一次,都觉得怪异。

    袁仁忍不住嘟咙:“这是在搞什么鬼?”扬子连忙拉了他一下。

    他们饮食毕,又各问了些事,已经很晚,各自休息。

    来日一早,重华又来,仍是一边问事一边召唤石干,总到下午石干才在那一头回答:“少爷,找到了,他们在炼山。”

    “炼山?”

    “他们不知用什么手段,燃烧一个地方,把周围的山都烧红了。”

    “啊?没见着其它情况?”

    “热力太盛,我走不近,什么也没看到。”

    “好,我马上过来,你在哪个方向?”

    “西北,大沙漠的边缘,红光满的地方,很好找,不要靠太近!”

    “行,你等着。”

    石干的声音很大,经群山一传,如同雷一样,嗡嗡着响,大主管等人听得骇然失色,自此对重华顶礼膜拜。“快上机车!”重华和大主管道。

    众人连忙收拾妥当,由太行驾驶神行机车出发。

    重华在机车里暗暗观察抚摸,想到文明差异巨大如太阳与荧火,悄悄感慨叹息,大主管发现后问道:“金先生真正经历沧海桑田,又在念及哪处点滴地方?”

    重华道:“我此前生命中文明辉煌到极致,比如这留下的机车便是当今神物,连我不知它怎么能存在数百年之久。”

    大主管解释道:“它虽然用材顶极,之所以完好如初,却是当初祖先远见卓识,机车每处都留下数套配件,用油浸藏,又留言保存更换之法,所以机车若有损耗,总能更换一新,太行,是不是?”

    太行道:“大主管的是,米老管得极严,因此都能做到物尽其用。”

    重华点头道:“原来如此,倒真应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

    大主管愧道:“基地有负祖先殷望,如今陷入大妖恶魔和神秘力量虎视眈眈的凶险境地。”

    重华道:“道具总有用尽的时候,外敌也没有神兵机车,你不是仰慕福族太夫人吗?她的族人和基地相比,力量弱多了,面对大妖,屡次克难除敌,靠的是什么?还不是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德族人也是如此。大妖逞强行凶,只要我们团结一心,知耻而勇,又有何惧!”

    大主管释然道:“我本来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太急,恨不得马上去了这个心思,既有金先生金玉良言,我从此便耐下心来,先除大妖,再设法对付那黑大怪。”

    “黑大怪?”

    “我昨日还有第三件事情没有来得及和你,要的便是这黑大怪,他心狠手辣,曾挥手之间将大批基地精锐队员扫灭,再若无其事前去撞山,欲冰冻重华宫;前不久又诱骗我炸毁冰山,释放出大妖,实是基地和人类大担”

    重华大为惊讶,又问了好些细节,淡然道:“人若无贪念,便不会招外邪。”

    大主管惭愧道:“先生批评得对,我那时确实贪念邪行,如今悔之莫急。”

    重华见他痛苦确实由心而发,转口道:“这个黑大怪,名字叫郝大帅,又被称作黑洞,是大海洋中数一数二的首脑,野心极大,势力雄强,极度仇恨人类,倒是不易对付。”

    他不愿和大主管详郝大帅几度强力剪除太阳王家族、挥手之间灭树王、不动声色杀聋婆、施神奇手段将基地队员沦为海宠、对乌婆婆滥用极刑等事项,想到郝大帅行事强横,连精华洞也无可奈何,心情便有些沉闷,默默想起心思来。

    大主管见他顾及自己颜面,没有在袁仁等人面前敞口斥责自己的污行,只是点到即可,心中感激,见他闭目养神,也不就敢多话。

    太行先根据坐标,驾驶机车飞到31号神位置,再沿大戈壁西行,到了大沙漠口袋处时,低声问:“大主管,我们是不是贴边行驶,边行边观察?”

    大主管看了看重华,见他没吭声,便道:“就这样,袁仁扬子,你们看仔细了,但有火迹红光,都要提醒。”

    二人答应了,贴着窗边搜寻起来。其时已是夜间,若有火光,极易发觉,太行又怕错过目标,将机车开得很慢,但这处沙漠极是广大,袁仁扬子看了半夜,眼睛都睁不开了,外面只是一片黑暗模糊,不见光亮。

    大主管道:“你们过来歇歇,我来替片刻。”

    他躬着身子,眯着眼睛看了一阵,扬子即上来将他换下。

    如此便和搜寻神兵一样,心中很是期盼,过程极是平淡,连重华也暗暗着急起来,好几次想让太行降落机车,敲石再问石干,又想石干之言不差,都忍住了。

    眼看得已发白,每个人都内心焦躁,唯恐又是一场失望,正在难捱时刻,太行大叫起来:“到了!”

    “在哪里?”众人精神大振,挤过头往前面看。

    果然山峦之中,隐隐现出红光来,太行又忽的拍着大腿悔道:“错了!若是从这边走时,也不要绕这个大圈子,煎熬大半夜。”

    他找着目标,又见金老爷和大主管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便加速前往。

    机车越过二座山峰,视线豁然开朗,眼前显现出一派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来,但见地山野中间,有一圈环形山脉,全都殷红剔透,光耀霄汉,夺人心魄!因为没有风,没有水气,那种红是肃穆的红,静止的红,饱满的红,让龋心山体随时会爆炸。

    大主管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重华也是手心捏着汗,骇然世上竟有如此超乎想象的能量!

    他们正瞧得出神,机车里忽然响起尖锐的鸣叫声,把本就目瞪口呆的他们吓得直要跳起来,紧接着机身开始剧烈摇晃,舱内各个部位都在明显的变形振动。

    千钧一发之际,重华大喝一声:“快往后退!”

    太行也不想,掉转机身,向后撤退,直到机身稳定,众人才稍稍安心,却都是大汗淋漓,明白刚才机车快速迫近火山,禁不住高温,只差片刻,必定机毁人亡。

    太行惊魂之下,赶紧让机车落地,大家一出机舱,顿觉寒风袭体,念及一望之间,竟是炎寒立判,如此怪异气象,怎不面面相觑?回首望着火山方向,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心中仍怦怦直跳。

    重华招过信龙,跨上它窜上山顶,大主管忙也着雌皇金装跟上,重华运起金眼,虽然比在机车上远了,却看得更清,大主管雌皇金装里有远望装置,也在一边细看,但见眼前火山赫赫,漫红光,遮盖了它象,如同魔境一样。

    他二人正在观看,身后上来一人,远远叫着:“少爷!”

    重华听得是石干,心中喜欢,连忙迎上,抓住他臂道:“我正要找你!”

    石干却埋怨:“你们一进大沙漠,我拚命地喊,拚命地追,你们只听不见,多绕了一个大圈子;到了这里,我又拚命喊,拚命追,你们又听不见,差点被火烧着,让我看看,还好?”

    重华见他身体有异,也关心道:“我们还好,你怎么一下子瘦了许多?”

    石干叹息道:“我在深海罪恶沟被剧毒浸蚀肌肤,前日在这里为看清火山情况,太过于前,被它一烤,身子掉了几层,不要紧,没山内里,回去慢慢补上,少爷,你们来晚了,没看到那壮阔场景。”

    他用手一指火山方向,脸上现出从所未有的惊恐来,重华知道他虽然古老,但和操纵这件事的神秘的宇宙力量比较,就显得狭隘和不足,难免有老来惊的表现,便着意抚摸他的身子安慰。

    石干接着:“少爷,我依你所:那先进武器和基地有关,就北上访问,一路召集山精石灵相寻,初时寂静无闻,越往北行,风声越多,都北方有恐怖奇观。

    我加紧北行,到了大高原屏障的神山下,遇到一个少辈同宗,闻讯在那里等候,和我哭诉了他的遭遇:

    原来在大沙漠袋口外侧,有一处地,四面环山密闭,中间地平低凹,在平地中间又掉陷一块,深不可测,大洪水时,地球大翻转,海水内侵,这个凹处就成了一个海子。我那同宗在大洪水时也侥幸保存下来,经过此处,就以此为家,住了下来,数百年间倒也无事。

    不料前段时日,空忽然出现一个大飞行物,围着地,掀起狂风,发出巨响,威震山谷,生灵尽皆回避。我那同宗隐身观察数日,猜到那飞行物所作所为,只为驱逐地所有生灵,他恼怒之下,自不愿离家出走,任那飞行物日日骚扰,只作不见。

    他和我一样本质石性,置身石头中间,原难分辨,哪知那飞行物非常撩,竟识出他来,或以强大吸力要析出他身,或以狂砂吹刮,或以木石震击,我同宗无处躲藏,直被它驱逐到前面那座山后才罢休。他愤懑之下,也不离开,留在那里观看后果。

    不几日,地中突发大火,火势极大,地中无论海子、山石、空气,都在燃烧,水汽很快消失,然后火势突变,通常大火都是向上向外烧,而这火竟然和地一样,压着向下向里烧,红色的波浪一样,渐渐的地周围的群山变得通红起来,颜色越来越红亮,热力越来越炽烈,最后火光忽然一起耀出,仿佛烤一样,把太阳的光芒都掩盖了。

    就这样不知烧了多少日,火焰才慢慢退灭,他想走近看清这怪异现象的原委,哪知前进不数步,忽然身体发软,五官失灵,若不是他心有恐惧,后兔快,就起不来了。

    他听得其它精灵我在到处打听异象,便一边传话,一边等我到来。

    我听了他的述诉,愕然之下,半信半疑,按他指定的途径,遇山穿山,一路紧赶至大沙漠袋口这一侧,直到要穿透前面那座山时,差点惹了大祸。”

    他心有余悸地看了重华一眼,接着道:“当时我已感觉到如同置身在大火炉中,空气中也布满了火星,我因为心急,只顾迎着红光急行,行着行着,情况迥异起来,一步跨出去,便被一股火气呛着,全身一灼,直要崩塌,我大惊之下,急忙后退,后悔自己轻视了同宗的警告,全然没有发现已经踏入了临界区。我慌乱之下,顾不得自己身上肌肤簌簌掉落,抖掉焦衣,仔细看时,真似二重一样,这边也是酷热,仍可行动;过则气流嘶嘶作响,光影乱窜乱钻。少爷,正因我发现此处一步之差,生死攸关,才远远地等你,大声呼喊你,唯恐你大意,你还好吧?”

    重华感动地摇了摇他的手臂:“石干,真是这样,还好我们坐在机车里,还好机车里有警报,还好我们撤兔快,不然—”

    他看了看大主管等人,见袁仁几个哭丧着脸,大主管一直看着石干,此时叹息道:“是的,机车严重变形,已经毁坏了。”

    又递上一件衣服,石干随意裹晾:“人没事就行,你们血肉之躯,就在这里,不能再往前。”

    重华问:“后来有没有另外情况?”

    “少爷,我被那火只一烤,已受了伤,不敢上前,登上山顶,见那群山都被烧得焰腾腾的,我能感觉得到它们快被炸开了,简直是在魔境!少爷,你知道我身世,再大再猛的火我都不惧,但这等炼山,在我看来如炼自身,我全身酥软,难以动弹,虽然听到你敲石呼我,却不能回应。

    后来,到了午后,我正在努力调养,忽然又听得空有异,抬头看时,一架巨大的黑乎乎的飞行物不知从哪里来的,也不知怎么来的,先是围着地转圈,它转着转着,空气便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凉快,后来它又停在地中间,就一动不动地悬挂在空中,群山的颜色也越来越暗,我看了很久,才想到这个大飞行物竟是在吸收地中的热量,而我的身体也慢慢有了力气。

    那飞行物不易察觉地缓慢下降,用了很长时间,才降落下去,如同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在上面吊着它,我虽然奇怪它为何降落,又怎能落地,却不能上前观望。

    正在猜测时,那边(他用手一指西北方向)又飞过来一批飞行物,一大四,大的如同前面的飞行物一模一样下降,只不过快了许多,它后面的四个的也从四个方向沉降下去,我莫名其妙之际,又有一个更大的飞行物飞来,却只在半空中盘旋一刻,那四个飞行物齐齐往上一冒,都进入它的身体,然后它直线上升,越升越高,越来越,直到模糊不见。

    我正在努力观看时,只觉得身子一弹,吓了一跳,眼睛瞥见那些通红的山竟似有火焰腾起,却不及细看,忙看着脚下,因为此时我觉得晕头转向,站立不稳,原来是大地震动,连群山都摇晃起来,我吓得只有努力站稳,直到脚下慢慢平息,才敢四下张望,除霖的群山依然通红之外,一切恢复如常,仔细一想,其实并没有太久。”

    石干一口气完,这才吁了口气,神色虽然轻松许多,却明显有些萎靡,停了片刻接着:“我又休息了一阵,听到你的呼唤,连忙下山回复,并到大沙漠口等你。”

    “那飞行物和我们的神行机车比如何?”

    大主管忍不住问,石干虽蒙他赠衣,依然不屑道:“你那机车比他们最的飞行物还了许多,而且它在半空之中,如人兽立地、鱼浮于水中一样随意潇洒。”

    “那大的飞行物呢?”重华问。

    “一样。”

    “它们为什么这样,与神兵有关系吗?”

    “不知道,我只发现这处异常,它们太先进了。”

    “对,也许我们看不出而已。”

    重华完,又运起金眼看那地火炼过后的群山,只如石干一样,看不清里面盆地中的情况,他目光一转,忽然看到斜对面一座山峰上依稀有一个人影,注目一瞧,确实是一个人,还有一只犬,他还看出那人也正在看着自己这边,正想挥手致意,心意一动,眼前人影一晃,对方连人带狗已在面前。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