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一百一十章 摇曳直上

第一百一十章 摇曳直上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郝大帅提前得到密报:海姥要召集精华洞首脑会议,商议对付泥涂的办法。他自然明白商量的结果肯定是由他去阻击泥涂,谁叫他是海洋总巡管呢,他既气恼又幸灾乐祸,却也不容多想,忙唤上白衣海童吩咐:“你速去请乌老爷前来议事,路上躲着些。”白童领命去了。

    郝大帅自在府中踱步等候乌鲲,他因不屑鱼师龟伯为首的一帮清谈客终日宥集在精华洞内,撇开海陆之争大事不管,一本正经地对一些琐碎之事争论不休,早已不常去精华洞。上次海姥趁他不在,借紫晶吵闹之机,强行释放满玉,他闻讯后连忙赶回,一到黄金坪,即往精华洞大闹一番,但他纵有口百张,辩论讲理也不是鱼师龟伯的对手,任他怒火万丈,也不敌他们的细语慢腔,吵来吵去,最后还落得聋婆和他追要幻影飞车和万字娶众首脑埋怨他占用三珍八宝时间太长,以他昏头耷脑离开精华洞而告终。

    他憋着一肚子气回到灭寂洞府,自此与精华洞势如水火。

    他想起自己无论在陆上办事有多久或者遇到多少危难,他们从来不问;无论自己出海或回来,他们都只作不知,见面时对自己皮里阳秋,暗子里却抱成一团孤立自己,只有在大敌当前大难临头的时候,他们才会想到自己,几句好听话。

    “呸!你们就等死吧,不光泥涂,还有更狠的呢!”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浓痰,恨声咒骂道。

    泥涂就是自己释放的,在这图谋大业的当口,他太需要这样能为自己扫平障碍的强力帮手了,要自己去除泥涂,那不是让自己自寻死路!

    他正在愤愤地思想,乌鲲已到,郝大帅忙和他了原委,乌鲲沉默了一阵问:“尊主可下得了决心?”

    “军师什么意思?”

    “尊主如果留在黄金坪,以后处处被动,时时被动。”

    “你的意思是?”

    “假作不知,连夜出海,静观其变,坐享其成。”

    “好,军师意即我意,你速回去安排,时间紧急,我这就通知锤头、健足将等,留下激浪旁行善后,你看可好?”

    “尊主的安排非常妥当,另须交待可靠门仆,只陆上传来太阳石复出的消息,尊主得悉后便前往核实去了,反正二边现在也不来往,他们必不知真假。”

    当下郝大帅连夜率众悄悄出海,躲在一个封闭的海湾内等候事变。

    玄嚣累代等豢养客闲来问他:“尊主,泥涂一出,深海震动,精华洞惶惶不可终日,不知它是何方神圣?”

    郝大帅道:“相传地球前身是个大土球,外面裹着气衣,后来有大神手扒开沟壑,垒起高陵,又将气衣催化为水,才有生命开始,大神无聊时揉了个土球把玩,这才成就了泥涂。”

    “这么古老?”

    “所以它又称着地球,有不死泥涂之称。”

    “它很强大,又怎么受困?”

    “泥涂身量如山,有无行之功,能深藏要害,若有敌手,不会至今,却不知什么缘故,在上一纪被海陆联手,镇压在冰原之下,距今成千上万年了。”

    “尊主伯伯,你如此利用泥涂,不光黄金坪不保,精华洞覆灭,恐怕海类要大遭殃,其后也无法束缚得住它。”乌鲲的独子乌还插话道。

    郝大帅冷笑道:“嘿嘿,你现在还年轻,动不动就起仁慈之念,大洪水以来,我大海洋也需要一场大浩劫来完成一场大变革,让新生力量脱颖而出,完成陆海统一大业,至于泥涂,我怎么让它站起来,到时候还怎么让它倒下。”

    “喔,原来尊主伯伯早已成竹在胸,尊主既有此手段,为何不直接颠覆精华洞,反要牵出泥涂,费事颇多?”

    “我们深居大荒沟,要成就大业,有诸多为难之事,泥涂水陆皆能,正好用它来荡平锐难大患;再者,二足饶神器确实厉害,但我既要一再试验,又乘机救出泥涂,令它甘为驱使,这才有今日之事。”

    “大事定后,再设法让二足人用神兵消灭泥途?尊主伯伯这招是连环借刀杀人计。”

    “乌还,尊主所为极是,我等安心在慈待,不几日就会有传讯。”乌鲲道。

    他们等候了数日,大海洋深处一直没有消息动静,锤头道:“不会这么慢的呀,我那就在精华洞,亲见鱼师和龟伯乱作一团,泥涂来得快,要海姥速拿主张。”

    郝大帅发作道:“怎地激浪也不传个音信过来?”

    乌鲲正要劝,忽觉得脚底有异,忙用心辨听了,和郝大帅道:“尊主,南边动静甚大,却又不像火山地震。”

    郝大帅对白童道:“你速去看个究竟。”

    白童叫上灵臂,上了幻影飞车。幻影飞车极快,不过半日时光,二个便回,白童和郝大帅道:“尊主,南方海边河口,有一极大怪物,一会儿上岸,一会儿下海,在那里嬉耍,闹出很大动静。”

    郝大帅沉吟道:“若是泥涂,这般无声无息到达那里,无法想象。”

    话音刚落,健足将上前道:“尊主,激浪差来报信的灵鲛到了。”

    郝大帅怒喝道:“怎么到现在才来!”

    灵鲛连忙和他施礼:“尊主,激浪将军是早已命我前来,但路程遥远,又要避开军师和青干将军的耳目,我也是丝毫没敢耽搁。”

    乌鲲道:“有什么情况?快!”

    “尊主,那泥涂被军师中途拦住,一番劝,又让它坐缩地尺,越过黄金坪,直接沿锤头将军当年进攻福德山的线路上岸,要去扫除那里的二足人。”

    乌鲲讶异道:“果然是它。”

    郝大帅连连跺脚:“这个泥涂,糊涂!”

    灵鲛又道:“尊主,海姥訇逝,精华洞新主已立。”

    一众皆惊,乌鲲忙问:“新主是谁?”

    “故安宁王的次公主满玉。”

    众海类听了,更是张口结舌。

    乌鲲和郝大帅道:“尊主,真是不可想象,海姥深不可测。”

    郝大帅吼叫道:“她这是老糊涂、病昏头了!”

    乌鲲道:“尊主莫急,于事无碍,当年海姥亲自颁布新海主遴选结果,便是尊主和满后,精华洞无所不知,满后后来携太阳石出逃,无论资历、能力和考验结果,新海主非尊主莫属,现在海姥逝世前仓促另立新海主,咱们这就拥戴尊主回去,文可讲理,武可讨逆,一呼百应,谁可抵挡?”

    余海类齐呼:“我等誓死跟随尊主!”

    郝大帅大声道:“好,你们这就随我回去,踏平精华洞,讨伐叛逆。”

    众海类又都欢呼,乌鲲见灵鲛仍不回避,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灵鲛道:“尊主和将军决断英明,我要讲的都是很让尊主生气的话。”

    郝大帅道:“我知道他们嘴巴里没有好话,你出来,我不怪你。”

    灵鲛才道:“他们已列出尊主十大罪状,公布尊主为叛逆。”

    郝大帅大笑道:“我有十大罪状?你快与我听。”

    “一是勾引二足人,阴谋炸毁精华洞;二是勾引二足人,炸开极地冰原,释放泥涂;三是大敌当前,临阵逃脱;四是豢养累代、亢、獠、蛮扎等横强之辈,又拉帮结派,与精华洞对抗;五是强占三珍八宝,袭杀聋婆;六是藐视海主,不听号令,动辄私自出海;七是滥杀无辜;八是私自采集仙膏;九是私设刑堂,对良善之辈滥用极刑;十是勾结裂波王,阴谋作乱。”

    郝大帅未及听完,就已气得全身冰气扩散,一张黑脸闪闪发亮。

    乌鲲忙道:“他们才是谋反,尊主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在陆上呆的时间比海洋呆的时间还多,图的什么!这定是鱼师和龟伯的策划,尊主回去扭转精华洞局面,给他们列出二十大罪状都樱”

    众海类正要都上幻影飞车,郝大帅伸手拦住道:“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众海类齐问。

    郝大帅咳嗽一声,先问灵鲛:“精华洞没有其它事情?”

    “没樱”

    “激浪可有其它话带来?”

    “没樱”

    郝大帅一一扫视众类后,和他们道:“我算准泥涂和海姥无论谁胜,都会在精华洞庆祝留念,时间当在十日之内,所以出海之前在精华洞密置了二足饶神兵标记牌,按照和二足人首领的约定,神兵也将在十日内炸毁精华洞,现在不光泥涂失约,连神兵也没有爆炸的消息,我们一回去,万一凑巧神兵爆炸,就大事不妙了。”

    众海类面面相觑,乌鲲犹疑道:“这二足人岂非不讲信用?”

    郝大帅道:“也不是,二足人精明狡猾,他可能要得到仙膏后出手,所以我们现在只好前去找他交易,好让他不要误炸,再者泥涂我行我素,不听调遣,已成大患,不如让二足人施神兵,将它在福德山炸成粉碎,我再设法除了二足人基地的所有力量,如此便可一劳永逸。至于精华洞,海姥已逝,余者都不足虑,任何时候回去,对付他们都易如反掌。”

    他怕众类担心家中安危,没有神兵岂止炸毁精华洞,整个黄金坪都不能幸免。

    众海类听了,也不往这处想,虽不大情愿离海登陆,但一来回去有神兵爆炸的危险,二来幻影飞车极快,也不会耽搁多久,因幢着郝大帅的面,无不大声表忠:“尊主神机妙算,我等誓死跟随!”

    白衣海童先去和灵臂了目标方向,回来和郝大帅道:“尊主,灵臂之意,眼下炎夏,太阳毒辣,幻影飞车只有趁着早凉,早飞早息,傍晚后再飞一阵子,这样差不多二就可到达。”

    郝大帅道:“就依他,今还休息,明日一早起飞。”

    第二一亮,众类不用多讲,纷纷爬上飞车,幻影飞车起飞,到了日头高起时,已经飞到陆地深处,降落的地方是一处高山密林。

    乌鲲才露出一点头,又缩了回去,苦笑道:“你们下去,我就在飞车上休息,这一到外面,眼前明晃晃的什么也看不见;身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呼吸不畅,身子如要爆炸,难受!”

    蛮扎和累代齐道:“我们也是这样。”

    灵臂笑道:“将军还是忍耐一下,让机车也得到休息。”

    锤头几个边上前搀扶他们边故作轻松道:“其实外面空气很好,你们只要静下心来,什么也不想,憋住胸腹,缓缓呼吸就校”

    蛮扎喘息道:“锤头将军,你的身体还没有我强壮,怎么没有这种症状?”

    锤头猛省道:“我想起来了,你们第一次出海,没在度身池走一遭,要是走过,就不会这样了。”

    “度身池?”

    “就是海陆间的转换通道,无论从海洋上岸,或者从陆上到海洋,只要从它那里来去,都能适应。”

    “哪里有?”

    “啊呀,忘记了这件事,昨那个地方附近就有一处的,不要紧,幻影飞车很快,我再和白童想想,就近另找一个地方,你们度过身就好了。”

    白童道:“乌老爷,大高原边缘也有一处,到了那里,我带你们去走一遭,就和我们一样正常了。”

    “如此最好。”众海类这才安心,连忙谢他。

    盛夏的中午,虽然有密林阴蔽,还是闷热难当,众类安排好了,各各少少动,或坐或卧,昏昏而睡。

    白童一觉醒来,悄悄转了一圈,遇到也在好奇地转来转去的锤头,问道:“锤头将军,飞车呢?”

    锤头道:“咦,不知道啊,不是就停这儿的吗?”

    二个一边问答一边东张西望,心中害怕起来,白童先大叫道:“尊主,不好啦,飞车不见啦!”

    郝大帅本来在一旁闷坐,默默地想着心思,这才刚刚打了个盹,听到白童惊叫,心中一个激灵,身子姿势不动,一下子扑了过来,飞快地扫视一圈,急问:“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刚。”

    白童急得大哭,众类都被惊醒,乌鲲情急之下,竟能摸索着抢身过来,大声道:“莫非灵臂趁我们睡着,偷偷地驾驶飞车逃走?”

    话音刚落,郝大帅的身子化着长臂风车,飞快地摇曳直上,攀上山顶,四下看时,除了落日余晖,群山连绵,连个飞鸟都没有,他看了许久,心头一泄气,身体又飞快地连滚带落下来,收了身形站定,目中怒火汹汹,恶狠狠地盯着众类,半不出话来。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