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昆仑山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昆仑山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森林中鸦雀无声,众海类无不绝望透顶,从头到脚,一片冰凉,没有了幻影飞车,他们将寸步难行!

    累代身负乾坤壳,能测算地域,嗅出气息,此时恨恨道:“尊主,军师,灵臂真狡猾,他算准了这里是陆地深处,二头不靠,没有咸水,将飞车开走,这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啊。”

    白童又大声道:“怪不得他一直赖在车上,我叫他下来玩也不肯。”

    健足将道:“早知道他心怀不轨,安排谁监督他就好了。”

    众海类后悔、愤怒、恐惧之下,都把眼光投在郝大帅身上,见他呆呆地站立着,一会儿全身哆嗦,一会儿咬牙切齿,便不敢多。

    黑夜到来,众海类愈感空虚恐惧,断断续续地睡着又醒来,梦魇之声不绝。光再亮起时,他们看到郝大帅仍站在原地,身子似乎矮了一截、瘦了一圈。

    乌鲲看不清楚,但听到同伴焦急的喘息声和悄悄的诅咒声,挺身而出道:“尊主,我有一个主意。”

    郝大帅奉他为军师,听得他言,精神一振,忙道:“军师快讲。”

    乌鲲大声道:“灵臂偷走幻影飞车,显然是精华洞的主使,明他们畏惧尊主,尊主不能迟疑,或速回黄金坪讨逆,或速与二足人交易,事成后再回来接我们。”

    郝大帅摇摇头,颓丧道:“不行,我把你们带出来,是要你们做我的帮手,没有你们,难道让我孤家寡人去战斗?”

    众类都很感动,齐声道:“尊主,你就速按乌老将军的主意行事吧。”

    郝大帅大吼道:“不要再费话,大家快想其它办法,想不到,就都死在这儿!”

    可是这又不是在大海洋,众类出海甚少,有的根本没有出过海,他都没有办法,其他海类头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郝大帅终于忍耐不住,剧烈喘息,瞪大眼睛,目光扫到白童身上,厉声道:“你。”

    白衣海童满头顿起大汗,知道自己如果不个办法,他盛怒之下,必定杀了自己,当下咽了一下喉咙,结结巴巴道:“尊主,这个,还好我把宝袋留下,里面有冰魄,可以化成咸水;还有大伙儿都食过仙膏,可以撑一段时间;嗯,对了,尊主,大伙儿都有大海洋特产气鳔袋,可以借风飞行啊。”

    他话一完,乌还觉得好玩,拍手道:“妙,妙,尊主伯伯,白童得对,现在是东南风向,大家鼓起鳔袋,确实可校”

    大家只有纷纷试行,可是眼下是东南风向不错,盛夏时候,又是群山密集之处,那风不仅得可怜,甚至树叶都难得摇动一下,等到风力稍起,众类手忙脚乱时,又发现身在低处,怎么起得了身!

    郝大帅费尽心事,先助众类飘到山上,再由风吹动,也只由山上落到山下,不过山这边与山那边而已,比如大伙儿直接翻过山,一样累得要死。

    郝大帅嘴上不,心中知道此法不灵,却又别无它法,暗暗叹息难道在此处等死不成?

    乌鲲忽然道:“累代,我听到水响,你难道没有感觉到?”

    累代本来垂头丧气,听他一提醒,只一辨认,即回答道:“是有,就在右边不远。”

    白童踊跃道:“我去看看。”忙去附近找了一下,回来道:“乌老爷,山脚下确实有一条溪流,还不。”

    乌鲲道:“尊主,我们可至河边,顺流而行,如果碰巧它能汇入大河,再溯流而上,或可到大高原,虽然是淡水,水,但毕竟比陆上行动舒适快捷。”

    郝大帅听了大喜:“军师言之有理,我们这就行动。”

    郝大帅当初释放泥涂,原想寻一个强力帮手,不料泥涂一脱困,就忘了对他许下的诺言,游归大海,直迫黄金坪。他虽然恼恨泥涂,但想到自己和精华洞已经闹翻,就任由泥涂和精华洞相斗,自己稍加布置,脱身事外,待他们二败俱伤之时,自己再转过身来,轻轻松松重新奠定大海洋权力格局,于是匆忙出海,要坐享其成。

    哪知泥涂又一次让他失望,竟虚晃一枪,放过黄金坪,直接从大河口上岸,让他恼恨之极,恨泥涂忘恩负义;恨精华洞狡猾绝情;恨大主管不讲信用;恨自己命运不济,但他是始作俑者,虽然诸事不遂,还得硬着头皮行事,自己一行只有尽快到达中昆仑,服二足人借力翻身。

    想到这里,他愈加觉得时间紧迫,加快步伐,费力地将同伴一一拖至河边。

    锤头自告奋勇道:“我来背乌老将军。”

    乌鲲低声笑道:“我躯体重,恐怕你背不动。”

    锤头不服气道:“我好歹也是精华洞在列将军,身材比你还高,你就是比我壮实一些,怎么就背你不动!”罢弯下腰来搭乌鲲,果真如抓磬石一样沉重,不由得啧啧称奇。

    乌鲲叹道:“不料这一上岸,反给尊主添麻烦,哎,只怪事情不顺,要是找到那度身池过二遍身,就能如你这样了。”

    锤头摇头道:“那也只能是五官适应,若要行走活泛,还要吃上一段时间的立骨丸。”

    “这又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又没有听过?”

    “你从不上岸,自然不知,我们海类大部分都是靠游行,身体是横着的,但尊主若要成为先进生灵,就得和二足人那样直立行走,他因此发明了一种立骨丸,我们吃了之后,主骨便渐有力量,能够和二足人一样竖立行走,虽然如此,一旦动作激烈,还是头昏眼花,很不舒服,乌老将军,其实我很不习惯,也不喜欢陆上,觉得还是大海洋中好。”

    乌鲲叹息一声道:“嗯,别让尊主听到了,回头给我也领些立骨丸来。”

    正好郝大帅一趟又回来,锤头忙道:“尊主,乌老将军身子太沉,我背他不动,他也想要些立骨丸吃。”

    乌鲲诚恳道:“尊主,我只愿早点为你分忧。”

    郝大帅大声道:“不要多,此时大家正要同心。”着双臂将乌鲲一托,大步流星向河边走去。

    锤头看了惊叹:“尊主真是神!”忙发力跟上。

    众海类听到淙淙的流水声,模糊看到雪白的浪花,一个个心生灵犀,先是呆呆地看着河,不能理解水怎么是这种形状,继而争先恐后抢入河中,嘻闹玩耍,直把一条河都堵塞起来,只怨河道狭窄,河水太浅,直容身不得。还好河水湍急,能让他们感觉到一丝刺激。

    乌鲲大声道:“大家不要贪玩,时间紧迫,赶路要紧,顺着河流可借些力。”

    众类这才安定下来,依着次序,肢体并用,挤挤攘攘,鱼贯而行,好在个个皮厚肉糙,也顾不得河底玩石磨砺,岸边浅薄挤夹,更不怕会被淹死,一时呼叫之声胡胡大作。

    郝大帅独自在河边步行,他倒不是想着自己身躯庞大,不能下河,而是他喜欢步校他喜欢边走边沉浸在思想之中,通过走路,把他的理想、情绪、计划都想通理顺,如同一一踩在脚下一般,这是一种爱好、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坚持,所以无论在严寒酷暑,还是风吹雨打;又无论脚下坎坷平坦,是沙是石;抑或杂草丛生、荆棘密布,他都一如既往,自从他有了这种习惯、这种爱好后,他一踏上陆地,很少乘龙、坐幻影飞车、借力气鳔袋和化身长臂飞车,他相信直立行走就是二足人能在众多生灵中脱颖而出的最重要的绝眨

    郝大帅边走边沉思,不时停下来等待河里的同伴,日头高起,热力散发,晴空如洗,微风不兴,明晃晃的世界让众海类头昏眼花,昏昏欲睡,强烈的阳光晒得他们身上直冒油,虽然有河水可以滋润,却也如油泼火,众海类无法支撑,叫苦不迭。

    郝大帅早已发觉,此时才让他们上岸,找一个蔽阴处歇下,又取冰魄化开将他们浇灌了,令他们静养。

    如此也是早晚趁凉出行,太阳当空时休息。

    行不几日,那河绕过一个山梁,又折转头反向而去,郝大帅在岸上看得清楚,见白走了这么多路,心中不快,却也无奈,只能顺河而校

    这时众海类初见河水时的激动已过,回想大海洋无有边际,水体厚重如墙,水味清咸亲切,哪像这陆地上的水浅薄浮躁,淡而无味,是借它力行走,其实也不过是有了一条翻翻滚滚的路,还不知道何时是个头?他们一肚子怨恨失望,但是看到郝大帅一路不是走就是站,无一刻休息时,又都不敢发声。

    郝大帅看在眼里,只作不知,闷头走路。

    河水到头,又绕过一座山,再折回头。郝大帅见了,心中不忿,越想越气,正好为了安抚同伴,大声喝道:“都给我停下,不走了!”

    众海类见他发怒,心中害怕,齐问:“尊主,怎么了?”

    “这水这山太狡猾,竟敢勾结起来蒙骗我们,害得我们尽走冤枉路,待我和它们理论。”

    他着摸出无极鞭来,抹上头顶神油,手臂一抖,圈住面前山体,用力一拽,那山体并不稍动,他又拽了几下,借着索力荡到山对面,又是一顿拉拽,如此把山的四周都拉过试过了,又回到众海类身边,众海类都聚精会神地看他作法。

    郝大帅刚才已找到大山根基,此刻抛出万字刃,一一切割,时间也不太长,他又扬起无极索,困住山体,再猛力拉时,那山便明显摇摇晃晃起来,众海类见他大显神通,精神大振,齐声欢呼。

    大山被撼动,动静一大,惊动了一位白毛巨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郝大帅身边,看了一通,战战兢兢问:“大神,什么事惹你生气,要摧毁大山?”

    郝大帅瞟了他一眼道:“我正在走路,它拦在我前面,所以要把它搬走。”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