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宙行战纪> 第一百二十九章 福嫂的墓前

第一百二十九章 福嫂的墓前

《宙行战纪》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喂,就算你得有理,也过分啦!不知道的事不要乱讲,你主母当年和我过,让我等她的捎话才过去找她,不然反会误事。”

    “我亲爱的主人公,你要是这样想,就别怪我用怜悯的眼光看你,主母当年青春年华,全都给了你,自然有些失落,要矜持一下,要看你对他忠贞的程度,所以才那样讲,你倒当了真,她若一百年不来通知你,你就一百年不去找她?万一是她找不到你呢!你倒是忙得起劲,我那可怜的主母,恐怕早已-。唉,这人与饶爱情,有黑飞人与族长女儿那样超越生死、荡气回肠一类,也有如我主母这般清风泡影一类,我今日始知。”

    它把一套一套的道理一古脑儿倒出后,昂首龟然看着远处,很是超越,重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它,竟有些呆了。

    他忽然明白虽然自己肉体已经化成如意之身,但是灵魂确实没有升华,所以不仅没有能做到对待万事万物无有偏颇,不可轻易干预地球生态,甚至淡薄深情,多心自扰,连自己生命的依赖芒芒也忘了!二十年啦,芒芒有几个二十年,他感到了恐惧和急迫,问信龙:“怎样才能找到你主母?”

    信龙想也不想回答:“行动有望成功,犹豫为想逃避。”

    重华试探道:“那我们这就去找她?”

    信龙却吱唔道:“也不着急,先看看还有其它重要事情?”

    重华审视着它,见它的眼光已不似刚才那般自信,忽然冷笑道:“好话随便讲,行动等等看,你见识这么高,跟着我可惜了!我自己去,对了,我想起来了,问石干就行,何必问你!”

    信龙连忙招供:“这都是地主公公的意见,土龙告诉我的。”

    “啊,他们现在哪里?”

    “早走了。”

    “怪不得,可是你得这般花乱坠,也很了不得了。”

    “不是花乱坠,是金玉良言,我之所以发挥得这么好,第一,我其实也是神龙,就像人类中的神童一样,根底还是蛮高的;第二,你是我主人公,我自然忠心你,无时不刻留意琢磨你。”

    “行了,地主公公还有什么交待?”

    “泥涂可除。”

    “哦,快,泥涂强大,怎么除它?”

    “土龙传话道:‘泥涂者,泥图之,可屠也。若得神水,可以衮土胀杀之。'”

    重华心中恍然,喜道:“我今一波三折,确实累了,你带着我,多绕些路,先不要遇着族人。”

    信龙:“好,有风妖和白妖肆虐,他们哪敢出来。”

    主仆二个刚刚解了心结,都很高兴,边行边谈,重华轻轻拍了拍它:“你这般话唠,和我顶嘴、抬扛,又口无遮拦,换一个主谁能忍受?好在你的话都很进步,今的交谈特别让我受益匪浅。”

    信龙摇头摆尾:“我不和你和谁?一不话就觉得白过,不过主人,你也不要内疚,旁人不知,我还不知?你在大海洋失陷十五年,生死不知,主母能不理解?”

    “不,不,你主母比我受的苦多了,她眼睛不好,又不遭族人待见,必定艰辛,我现在恨不得马上能飞到她身边。”

    “经过洗礼的爱情都是圣洁的、幸福的,你们的好日子快到了。”二个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善元居。虽然门关着,却听到有人话,主仆二个都愣住了,停下来互看一眼,信龙声道:“莫非这地方也有人看上了?”

    只听里面道:“老头子,你是越老越固执,偏要这个时候来,能看得见打理?”

    “嘿嘿,都十几二十年了,要什么灯火?用心就校”

    后面那个饶口气虽然苍老,但重华一听之下,便知是孔定,前面话的缺是胖嫂了。

    胖嫂道:“就怕孩子们发现我们不在,会急疯的。”

    “别了,做快点,我这不也是为他们好,他们又要轮流看巡,妖物来了,又得驱赶,还得里外干活,早累得不成样子了,怎么开得口让他们护送?”

    “老头子,我看有这个心就行了,现在是非常时期,等大妖除了,我们再定定心心高高兴胸来打理不就行?”

    “话虽这么,一不来,心里就发慌,老伴啊,当年我孤你寡,不敢有非分之想,后来竟成了家,还老来得子,有撩得,这都是沾了金先生的福气,老嫂子的福气啊!我年纪大了,就这点信仰心愿,把善元居打扫得干干净净,老嫂子的墓地收拾得井井有条。”

    “谁不是呢?”

    “妈妈,我要尿尿。”

    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的得得奶声奶气的喊了起来,孔定忙道:“等等,爸爸来开门,我们出去尿。”

    重华看着孔定吃力地抱着得得出来,教他尿过了,又进去,一时竟不觉得好笑,又伤感,又有些温馨。

    他回过神来,正想再听孔定二口子话,却感应到远处有人正向这边走来。他从大海洋上岸这大半年,境界悄然提高,一边摸索一边感应,不知不觉已能和大地融为一体,不光无须再钻入地下养息,站着即可,而且但有着地出地的动静都能老远就感应出来,又琢磨出错地术、脚吸地力及点力等神通。

    来的正是女妖熔雪,她痛失爱子,去侵扰族人,又有风魔相助,更是如虎添翼,可是这次风魔老祖忽然息工,让她反吃了族人一个大亏,她跑过去责问风魔,风魔苦笑道:“你看看坡前有一根华气瑰丽的木杖插在那里,就是它像一片大森林一样把我给挡住了。”

    熔雪不信,便过来拔杖,半都不能拔动,又回去和风魔商量,风魔道:“可能有大能冉了,我们最好先避一避。”

    熔雪不服,越想越气,独自一个要趁夜来偷袭族人。

    重华见她月夜下飘行,无声无息,鬼影一般,以为她发现了孔定一家,前来伤害,使出错地术,二脚一转,迎了上去。

    他见熔雪赤身裸体,不愿面对,隔得远远的用脚一踩,熔雪正走着路,忽然地面一弹,差点摔倒。她只低头一看,仍朝前走,走不多远,脚下又是一弹,这下她知道果真遇到神异了,张望之下,除了不远站着一个人影,别无他物。

    她野蛮惯了,毫不畏惧,发怒向重华冲了过来,但任她怎么追,那个影子也不见动,总离她那么远,直到最后力气用尽,累得弯下腰来。就在她喘气的当口,人影忽然不见。

    重华将女妖引开,又走回来,发现不但孔定还没有走,居所里更挤满了人。

    定睛看时,一个中年清瘦汉子正一脸严肃地面对孔定话:“孔叔,你曾经辅佐过老族长,又做过长老,知道领头的难处,你这不是在难为我吗?”

    孔定连连点头赔笑:“咳,你们都来干什么?没事的。”

    一个青年激愤道:“没事?你还这么认为!不怪族长发牢骚,大伙儿都吓死了,到处寻找,还好福孝兄弟猜到你来这里,这要是真碰上妖物怎么办?”

    胖嫂也满口不停地道歉:“让大家受惊了,你孔叔年纪大了,整念叨金老爷和你们主母的恩德,所以才把宁湖那一挑子卸下,自己回来,想日日能来这里扫扫弄弄的。”

    旁边一个英气勃发的青年道:“孔叔、婶,尊敬爱戴金老爷是应该的,但现在这个时候,你们要来,也要一声,谢一哥哥自会安排人护送,不然像福云刚才的,万一被妖物撞上,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得得着想。”

    胖嫂忙道:“是是,孝孝得对,下次我看紧你叔,不再给大伙儿添乱。”

    又有壤:“本来就够乱的了,还在没事找事!”

    先前话的谢一道:“没事就好,大伙儿赶紧回去。”

    福孝却又替胖嫂抱着得得,随着众人匆匆而回。

    大伙儿回到住地分开后,福孝径自来到留芳处,他不是不疲倦,而是已经养成习惯,每睡前都要到福嫂墓前,和母亲上几句话。

    他的妻子柳柳和谢瑞的妻子青青是冰黎探亲带来的双胞胎姐妹,二家的儿子也差不了几,谢瑞斗妖战死,柳柳见他太忙,索性搬过去和青青同住,他一个人,经常就在母亲墓前糊弄过一夜。

    他本是从生活在忧患之中,这二年福嫂逝世、福慧急疯、谢瑞遇害,一个悲痛接着一个悲痛,像一个个巨大的漩涡,将他卷得喘不过气来,而外面又有妖魔压迫,他是当之无愧的中坚力量,强大的内忧外患不仅没有让他沮丧退缩,反而令他的胸背更加挺拔有力,内在更加坚定自信。

    他在母亲的墓前坐下,轻声道:“妈,今我来晚了,是孔叔瞒着大家,又去师父的住所打扫,让大伙儿好找,他是长辈,威望又高,大伙儿虽然满肚子的气,却也不好发泄。其实我感受得到,现在远有大妖压迫,近有风妖和白毛女妖袭扰,族人已经筋疲力尽,孔叔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年纪大了,没有了力量,只想以自己的虔诚,求师父显灵,帮族人脱难,他的这种方式大伙儿都以为固执无用,但也是一个老人可怜又伟大的爱心啊!妈妈,现在大伙儿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武器器械在上次斗大妖时消耗殆尽,想斗力不从心、想守也是坐吃山空,何况这二年耕猎大受影响,谢一哥哥愁的腰弯背驮,好在大家都没有忘记你的教诲,气势还在。这二风也了,白妖也没有出现,不定是因为我们的坚持,二妖认输退却了呢。”

    他完轻轻地打了个哈欠,忍不住依在石阶上打起盹来。

    模模糊糊中,母亲和他:“快起来,现在不是睡的时候。”然后来拉他。

    他半睡不醒地被带着往前走,直到看到一个身影,以为是妖物,心中一惊,清醒过来,面前真的有一个人影站着,和他差不多年纪,虽然没有他健壮,却如落地生根一样,纹丝不动,气度不凡。

    “师父?金老爷!”他抹一下满头满身的露水,咕咚跪下。

    重华道:“你起来。”示意信龙扶他,福孝在一股力量的帮助下站起来,却毫不疑惧。

    “这是你母亲的基地?”

    “是,师父。”

    “嗯,我这个师父也没有教你什么,你的红心箭练得怎么样了?”

    “师父,只开过一次,再也不能。”

    “可琢磨出是什么阻碍?”

    “师父,母亲曾凭记忆帮我参详,红心箭须得体力、心力和目力都到一定境界,才可拉开,却也不知哪个环节没有跟上。”

    “你把试过几次的情形详细述给我听。”

    “是,师父。”

    福孝于是把射杀闪鲛,对二乐儿、泥涂、风魔和女妖都无功而返的经历感受细细了,中间重华又插着问了许多另外情节,直到光放亮才不再问答。

    重华思索一番,突然伸手在福孝肩上一推,见他只晃了一下就站稳,沉吟道:“你这力量已超越了你父亲,又从历经磨练,心力也不比你父亲差,看来差就差在眼力了,你看着我。”

    原来重华瞬间想起福先生超强的目力和当年无缘无故凭技伤饶往事,心有顾虑,当他看到福孝的脸庞形神都和福嫂更近,眼睛和明珠一样但毫不显炫时,这才放心道:“你目力不够,找不到对方目标,红心箭便得不到你的心意,难以张开,当年得杀大妖,可能是你情急之下,碰巧得中大妖的要害。我现在传你金眼神通,可以自己找到对方弱点,便可开得红心箭。”

    福孝大喜过望,连忙跪下磕头,又和着泪奔回去在福嫂的墓前大声道:“妈,你就放心吧,师父他真的回来啦。”

    重华也跟上,和故茹一下头,祈祷道:“善人,你是明灯柱石,负重引领,放心安息吧。”

    又和福孝道:“我刚才推你这一下,固然在试你的体力,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师父请讲。”

    “你现在能够承受重量,都要像你母亲和孔队长那样贡献出来,等你老了,没有力量的时候,才没有遗憾。”

    “师父,我懂。”

    “好,我刚才见时候还早,让你多睡一会儿,养成精力,等太阳出来了,就可以练金眼神通,你一定要多记多思,我还要到前面去除大妖,没有太多时间。”

    “谢师父恩德!”

    当下重华多留了一日,将太阳王部族的金眼秘诀传于福孝,赠他智慧人在炼山处捡得的火壶漏,可随时取火,又指点他去拔了木王心杖留用,自己这才去会泥涂。
看《宙行战纪》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