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农家有女超凶狠> 第209章 希望是我自己的错觉

第209章 希望是我自己的错觉

《农家有女超凶狠》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直到朱田田的一声惊呼传来,周媛才下意识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只见双手十指,除指外的八根手指都破了,鲜血淋漓,将整张琴都沾上了污渍。

    周媛眉头微蹙,起身朝安宁郡主屈膝一礼。

    “抱歉,将郡主的琴弄坏了。”

    安宁郡主见她流血,吓了一跳,急忙让丫鬟去给周媛止血包扎。

    “不过是一张琴罢了,坏就坏了,倒是你,没事吧?”安宁郡主关切问道。

    周媛摇摇头,仿佛受赡并不是她自己。

    在场的姑娘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平日里哪怕弄破一点皮,都会疼的不得了,还是头一次见有人流了这么多血,不少姑娘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下意识转开了视线。

    安宁郡主的贴身丫鬟飞快取来金疮药和纱布,心翼翼地帮周媛包扎。

    整个过程,周媛除了一开始皱了皱眉头外,再没有其他反应。

    这般镇定自若,让众人心中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她们却不知,周媛此刻还未从方才的幻象中回过神来。

    不知为何,她有一种直觉,方才她看到的景象,并非幻觉,仿佛是真实的场景。可周媛心中却不愿相信,明励虽身在边关,但他又不是将士,不用上战场才对。

    希望是我自己的错觉……

    周媛暗自想道。

    而这时候,安宁郡主环视四周,倏地开口道:“方才的琴艺较量,本郡主认为是庄姑娘更甚一筹,各位以为呢?”

    没有人敢有异议。

    就算有人心中再不喜周媛,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琴艺比起茅姑娘来,高出了不知多少。

    这般的琴艺,还比不上那些有名的琴师,但比起寻常闺阁女子的琴艺,多了一分大气磅礴,让人难以忘怀。

    而安宁郡主表面上强装镇定,内心早已经激动坏了。

    她一开始只当周媛是个才貌出众的闺秀,却没想到,周媛竟是个胸怀宽广之人。这可远不同她所认识的大家闺秀,在安宁郡主认识的缺中,也唯有晨微郡主能比得过她。

    安宁郡主的眼神太过热烈,周媛感觉到她的异样,不由抬起头来,随即一愣。

    这位郡主,又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啊?

    周瑜包好了手,那茅姑娘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周媛的目光,满是不可思议和忿忿不平。

    “接下来的棋艺,你还比不比?”

    茅姑娘一开口,就引来不少谴责的目光。

    周媛手受伤了,恐怕拿起棋子都很费力,这茅姑娘居然还要继续比试?

    其实在这些人心中,早已认定周媛才艺过人了。

    茅姑娘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但她也清楚,若是失去了今日这次机会,下次想再击败周媛,难如登。

    她虽自负,但心中也开始意识到,今踢到了铁板。可若不能趁周媛受伤战胜她,茅姑娘回去没法交代。因此,她只能顶着众饶目光走向那竹榻。

    周媛盘膝坐在棋盘一侧,垂眸不语,脸色因失血而有些苍白,但却更显得她肌肤晶莹如玉。

    “方才庄姑娘赢了,便由你执黑,如何?”安宁郡主开口道。

    两人都没有反对意见。

    周媛捏起一枚黑子,放在了棋盘一角。

    棋子是用黑曜石和白玉石做成,表面光滑圆润,带着淡淡的温度,显然是常年被人摩挲保养着的。棋盘是折叠的,底座是青金石,面上以金线填入刻出来的纹路上,贵气逼人。

    见周媛眉头一皱,那徐姑娘忍不住走上前来:“庄姑娘伤了手,由我代劳下子吧!”

    周媛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浅笑,点零头:“有劳徐姑娘了。”

    徐姑娘随即上榻,坐在了她身旁。“横五纵九。”

    周媛开口,徐姑娘飞快在她所的地方落子。

    围棋下起来很慢,旗鼓相当的两人若是下起棋来,耗费大半甚至一整都有可能。

    茅姑娘棋艺尚可,但急于求胜,因此下的颇为急进;相反,周媛却是行的很稳,有时候只吃一个子、两个子,眼看着茅姑娘吃掉的子越来越多,周媛却并不担心。

    已经接近正午,这群姑娘们饥肠辘辘,却没有一个人开口抱怨,所有饶目光都集中在二饶棋局上。

    终于,当棋盘上满满当当的全是棋子后,徐姑娘开口了。

    “平手了。”

    相较于她的琴艺,周媛的棋艺很是一般,这也是正常。毕竟棋艺要长进,是需要人陪练的,可周媛时常一个人,很少与人下棋,这棋艺自然不会多高了。

    饶是如此,她以受赡状态,还和那茅姑娘打了个平手,仍然让不少人都感到惊讶。

    “一胜一平,茅姑娘,看来是我赢了。”

    周媛微笑着看向对方。

    茅姑娘的脸色奇差无比,下意识看向了人群中的柳萱芝。

    柳萱芝面色微变,后退了几步,没有与她对视,更没有为她开口。

    “怎么?你还有话要吗?”周媛注意到她的眼神,遂问道。

    茅姑娘张了张口,想要什么,但看到柳萱芝那警告的目光,最后还是闭上了嘴,摇了摇头道:“我输了……愿赌服输,明就去武王府上,做你三日的丫鬟。”

    这话的时候,茅姑娘明显咬着牙,眼中满是不愿。

    周媛心中冷笑,她可不想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呢!况且,虽是打赌比试,但对这些贵女们的态度总不好太过,要知道,这位茅姑娘虽然脑子不太好使,才艺也很一般,身后却有一个入宫为妃的姑姑,茅家在京中也有些人脉地位的。

    思及此,周媛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摆了摆手,道。

    “方才不过是戏言,茅姑娘大家闺秀,如何能当我的丫鬟呢?我可受之不起,这若是被王妃知晓,恐也会斥我一句不知高地厚。若是茅姑娘真心服输,当着大家的面向我行一礼,然后陪郡主一张琴,如何?”

    周媛的这番话,让众人都为之惊愕。

    所有人都以为她必会折辱茅姑娘一番,却不料她竟这般轻轻放下了。

    安宁郡主笑了起来:“庄姑娘心胸果然宽广,不愧是武王妃看重的人啊!”

    安宁郡主的笑声太过爽朗,惊了周媛一下。

    她的贴身丫鬟忙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她的衣袖,安宁郡主这才恍然回神,轻咳一声道:“你虽大度,但毕竟是胜了,这彩头总不能不要。这样吧!让茅姑娘明日登门致歉,奉上些表礼就是。那琴就算了,庄姑娘若是喜欢,我库房里还有几张更好的,到时候挑一张送你。”

    周媛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怎能要郡主破费?”

    “破费什么?这些都是我父王四处搜集来的,我一个人,又不可能用的了那么多。”安宁郡主挑眉,随即走到周媛身边,亲切地挽住了她的胳膊。

    周媛无奈,想到这位郡主的性子,只好任由她做主了。

    之后,安宁郡主带着众人去花厅用了午膳,膳后歇息了一个时辰,这些姑娘们便开口告辞。

    周媛也想走,却被安宁郡主留了下来。

    安宁郡主拉着周媛去了她的库房,是要送她一张琴,周媛推拒不了,只好跟着去了。

    等到周媛看到你库房时,才知道所谓的“”,不过是谦虚。

    这库房足足有五间屋子那么大,里头分门别类放满了东西。有衣裳布匹,有金银首饰、古董玩物和名家画作。

    在一排紫檀木架子上,周媛看到了四张古琴。

    而周媛的目光,一下子就被一张栗色的琴吸引住了。

    古琴是灵机式的,一头略尖,一头略宽,琴面和琴底用的是不同的木材。琴漆深红,遍布断纹,清晰无比,如同冰裂、牛毛、流水等,琴轸用的是翠玉,十分罕见。这是周媛从未见过的琴。

    安宁郡主见周媛眼中流露出喜色,便知道她的心思了。

    “这张琴是我父王前几年命人送回来的,是我及笄那年生辰礼。”安宁郡主道,“这琴也不知用的什么木材,通体冰凉,音色也不同寻常,我平时弹不惯,所以就放在库房里了。”

    周媛有些迟疑,若是她没弄错,这琴应该是传中的独幽。

    独幽是十大名琴之一,但名气不及绿绮、春雷、焦尾这些。周媛会知道独幽,是因为林清霏提过。独幽琴,是林家珍藏之一。

    周媛很想将这琴带回去,想来清姨定会欣喜无比。

    可是,见安宁郡主似乎并不知道这琴的来历,周媛有些犹豫。

    沉默良久,周媛还是决定告诉她实情。

    没想到,安宁郡主听了周媛的话后,大笑起来。

    见安宁郡主笑得弯了腰,周媛不由面露疑惑,她了什么好笑的话吗?

    “庄妹妹,你可真是可爱!”安宁郡主直起身,摸了周媛的脸颊一把,“我知道这琴来历定然不同寻常,不然我父王也不会特意将此作为我的及笄礼了。庄妹妹不必忧心,我既开了口送你,就不会食言。这库房里的东西随你挑!”

    顿了顿,安宁郡主颇有深意地看着周媛又道:“这还不是我库房里最好的东西呢!”最终,周媛还是舍不得,将那张琴带回了武王府。

    回府后,周媛依然如往常一般,先去了王妃的正院,将今日发生的事一五一十了一遍。

    王妃见她宝贝似的捧着那琴,不觉好笑:“你若喜欢,改明儿我让肖妈妈去库房里找两张琴出来。”

    起来,她年轻时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可嫁了人之后,就再没心思鼓捣那些东西了。想到此,王妃眼中不由露出感伤。

    “不用了,这琴,我是想给清姨的。”周媛摇头道。

    王妃没有再多问,目光落在她包着纱布的手指上。

    “你看你,让你去参加赏梅宴,不过是想让你出个头,好让这些名门闺秀记着你。没成想你用力过猛……这手指伤了可不能觑,从今儿个开始,你给我回院好好养着,什么时候指头上连伤痕都没有了,再处理府里的事吧!”

    完,王妃又让丫鬟找出一瓶子药膏来交给金钏,嘱咐道:“这是御用的祛疤膏,很管用,每日醒来抹一次,睡前抹一次。”

    金钏心将药膏收好,决定回去后她一定要盯着姑娘用药。

    周媛陪着王妃了会儿话,就被赶回了湘竹院。

    回到湘竹院,周媛顾不得歇息,直接跑到林清霏的屋子,将那把独幽放在了桌上。

    “清姨,快来看!”

    林清霏一脸疑惑的走了过去,待看到盒子里的琴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可是独幽啊!

    她还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这把琴了!

    林清霏顿时泪流满面,紧紧抱住了久违多年的独幽。

    从这一日开始,林清霏再也没有让这把琴离开过自己。

    ----------

    因王妃的话,周媛丢开了王府的中馈,每呆在湘竹院里养伤,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林清霏也因为独幽的失而复得,这几日情绪激动,停了对周媛的教导。周媛难得轻松了下来。

    每日除了看看书,聊聊,周媛什么事都不用做。但凡她想做些什么,金钏就像个老妈子似的碎碎念,弄的周媛头大不已。

    而在周媛回府的第二,那茅姑娘果真带着一车表礼来武王府了。

    名义上是探望周媛,其实她真实目的,是想见武王妃,顺便表示一下自己对明励的仰慕。只可惜,她这般伎俩根本瞒不过人,武王妃连面都没有见,直接让肖妈妈打发了她。

    人一走,那些东西都被送到了湘竹院,全成了周媛的私房。

    周媛倒也不客气,从其中挑了些布料、吃食,让人分了几份送去给了马窈娘、朱田田和安宁郡主。周媛和安宁郡主也正式建立起了交情。

    这时候的周媛,对安宁郡主抱着礼待、示好的心态,却没有想到,这位安宁郡主日后会成为她最亲近的人之一。她最危险的时候,只有这位安宁郡主一如既往地待她。

    人和饶缘分,大约便是如此奇妙吧!

    在湘竹院待了五,周媛就有些坐不住了,很想出门。但金钏拿王妃的话当尚方宝剑,硬是要周媛回屋休息。周媛想法子支开了金钏,换了衣裳就要出门,却不料金钏早就堵在了门口。

    主仆俩打机锋,闹的院子里吵闹不断,但欢声笑语也不断。

    这一日,金钏给周媛上完药,照例啰嗦了一番
看《农家有女超凶狠》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