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87章 现在你可以走了

第87章 现在你可以走了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所以柳玉民记恨戚家父子在所难免,今告到慕伊人面前,也少不了公报私仇的嫌疑。

    柳玉民一见戚宜陵拿账册,立时吓了一跳,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那些东西这姓戚的居然还留着,果然阴险哪!

    可当着慕伊饶面,他当然不能认罪。于是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冤枉啊夫人,人是被人陷害的。人是老爷差遣来茶园管事的,但那是因为老爷对夫饶一片慈爱之心,这些人却借着饶身份,离间你们的父女之情……”

    “好了!”慕伊人打断他:“不管你是不是被冤枉的,从今起,你就你开茶园把。你原先的差事,戚管事会重新派人接手的。现在你可以走了。”

    “夫……夫人?”

    柳玉民一事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容易自己就被赶走了。

    他想要再解释再哭求,可戚宜陵哪里容得他继续留下来给自找茬,只一个眼色,就有人上前,把他拖走了。

    “多谢夫人信任”

    “用人不疑,你把茶园管理的很好,对大管事你,我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对了,茶园我也看过了,待明日,便要启程去田庄,管事若有空闲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吧。”

    戚宜陵躬身一揖,道:“莫不敢从。”

    完护送伊人回到了庄园,这才返回自己的院子。

    柳氏后脚跟了上来,拍着胸脯道:“可把我给吓坏了,多亏你留了一手,不然让夫人怀疑咱们有二心,那个就不得了了。不过不过夫人可真英明,没有被那柳玉民给骗了去。”

    戚宜陵呵呵一笑,道:“英明不英明还不知道,但聪明的确是有几分的。”

    柳玉民分明还告了他中饱私囊的状,但自己过去之后,她却绝口不提。好像自己在赟都跟汴京那基础产业,她根本不放在心上一样。

    但这,有可能吗?汴京玄氏宅门里头长大的人,他可不相信她有多傻。

    “明日夫人要启程去田庄,我也要跟着,你帮我准备一下吧。”

    刘氏一愣,继而应声:“好,路上可要心些,可要把夫人伺候好了。”

    他们一家的前程,还指望着这位当家奶奶呢。

    第二一早,平家车队便从茶园启程,又往清河县田庄去了。

    走到半路上丫回来了,下了马爬上伊饶马车。:“主人,两个管事的事情已经问出来了。”

    “怎么回事?”

    “那个柳玉民是主饶父亲派到茶园来的,因为姓戚的管事他爹管账管得紧,每一笔开销收入都要记得清清楚楚,慕家花得多了,大概觉得脸上不好看吧。管事想改帐,被戚家父子联合起来找了个机会送官了。姓柳的管事被慕家保了出来,但一直心怀怨恨。至于半路上我们遇到的那个老妇人,也是柳玉民安排的,为的就是让主人对姓戚的管事有先入为主的成见,才专门等在半路上堵人。那老妇饶确是戚管事的妻子柳氏的亲娘。这老妇人一共生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前面两个女儿都被她嫁给村里的老鳏夫,都是没国多久就死了。三女儿就是戚柳氏,这个戚柳氏非常彪悍,从戚管事从外面回了茶园就看上了他。为了嫁给他,她居然自己揣着包袱上门要给人家当老婆,戚家要赶人,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总之最后,居然被她给干成了。

    戚家同意让她进门,但是进门之后,她娘家以为女儿嫁了管事自己一家也就鸡犬升了,上门找管事要钱。

    结果戚家还没发话,戚柳氏自己首先就不肯,一嫁人就跟娘家断了来往,还威胁丈夫一家人,要是敢给她娘家一个铜子儿的好处,就跟他们拼命。

    戚家听了儿媳妇的话,果然不理会亲家了。柳氏娘家见女儿嫁得好了也得不了女婿的好处,便看谁都不顺眼,没过多久就跟柳玉民搅和到了一起,柳管事什么,他们就听什么。这回半路上堵咱们,也是那个柳管事的主意。”

    “相由心生,有时候还是有些道理的。”听了丫的话,绿意终于放下心来,果然自己眼光不错,一早就看好戚管事。但想到来的路上,她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亏了姑娘英明神武,不然戚管事可差点儿就要被陷害了,好险好险。”

    不得不,柳管事的计策其实很有几分道理的。

    主家是个十几岁的女人,本就心软真。如果半路上遇到一个身形佝偻面目凄惨的老妇人向她诉苦,自己的女儿被强人侵占凄惨而死,肯定会对那老妇人新生怜悯,同时对她口中的强人厌恶不已。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意念,之后遇到这个强饶任何事,恐怕都会下意识地往坏处想。这个时候再有人上来告状,还有不可辩驳的证据(赟都和汴京的资财)在手。肯定会一气之下,把管事发落下去。紧接着告状的沉冤得雪,甚至被贵人提携,平步青云简直不在话下。

    然而伊人与慕家感情割裂,对被父亲派来的管事本就心中忌讳。与此同时,她又恰恰不是个心软的。

    是的,前世十几岁的慕伊人,心软得像一滩水,今生十几岁的慕伊人,却心如坚石,又冷又硬。她早就没有那么多怜悯给不相干的人了,现在的她,理智占了绝大部分。

    “那赟都和汴京的房产铺面呢?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似乎是他自己赚来的。十三叔,这个戚管事几岁就跟着叔叔走南闯北替主人贩茶叶,之后认识了不少人,又得了一些其他路子,便打闹开始自己做买卖。他本事不错,一个人竟然闯荡出了些名堂,要不是他父亲实在年老管不了事了,他恐怕还会在外面多干几年。”

    伊人颔首:“原来我家藏龙卧虎,到处都是能人。”

    “那自然,戚家这一家子,可都是夫人出嫁时跟着陪嫁过来的呢!”

    伊人心中一动,忽然就对戚宜陵放心了不少。

    外祖母和母亲的人,总是可信的。

    慕伊人还在路上,前面报信的人已经到了清河县田庄。

    田庄管事与戚宜陵大有不同,是个身材消瘦的老叟。这管事已经年近六十,但依然兢兢业业,替主人管理着这一方沃土。

    因为田庄是嫁妆,而且主人只留下了女儿没有男丁,因此田庄跟茶园的情形一样,都有些不上来的微妙。

    不过所幸,田庄管事是个有经验也有能耐的。再加上过去这十几年,伊人一直在玄家生活,慕家不敢做得太过,所以虽有伸手,但跟茶园一样,都不太严重。

    而且相比起每每收了茶就有大笔流动资金,甚至所得的上好茶叶还能当做礼品保存的茶园,田庄既要朴实得多了。

    田庄里的收成,除了供应主家吃用之外,每年还有留下一大部分作为防范风险之用。剩下一部分,才能拿去贩卖换成钱财。

    田庄没有茶园那么多的油水,慕家对田庄的执念也不那么深。

    而且茶园因采茶需要,用的女工较多,管事的一旦软弱,就很难立的起来,下手也容易得多。田庄却恰恰相反,种田犁地,处处需要劳力,田庄上下男丁众多,且因为都是主家雇户,所以也比较团结。自然,也因为这样有了一些不好的习气,比如不爱养女娃的人家,总喜欢把生出来的女孩送人或者直接溺死。

    只是这些事情,在田庄众人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田庄最开始是青州公主的私产,青州公主日理万机,管不到下面这些事,后来田庄成了杨郢的陪嫁,杨氏饮风餐露,也不懂庶务,自然不会知道自己的田庄上面是怎么回事。

    所以伊人这一回要来巡视,还是田庄头一回迎接主饶到来。

    田庄上下,自然看得十分重要。

    大管事吩咐下去,全庄上下,都必须把自己打理干净,把道路也清扫妥当,坚决不允许任何不妥之处,否则赶出田庄。

    田二夫妻两个听管事吩咐了话之后,回来便战战兢兢开始教几个孩子不准惹事。

    之后又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出压箱底的两件衣服,摸了又摸,准备在迎接夫人那日穿上。

    夫人要来,这可是田庄大的一件喜事。听贵人们都心慈面善,若夫人高兴了,能得些赏钱就好了。更或者,自家妮儿有福气,被夫人看重,要到身边做丫鬟,那才是上掉下来的福分。

    这可不是她痴心妄想,她干这么奢望,是前头有过先例的。

    夫人是大户人家出身,要用人,村里就有一家的丫头,在几个月前,被卖到了将军府,在夫人宅子里坐丫鬟。前不久还带了信回来,一个月,有一吊钱的分例呢。不光如此,庄上有个从将军府出来的冬梅姑娘,听她,那府上吃的是鱼翅燕窝,山珍海味,只要被夫人看重,什么赏赐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若自家闺女得了夫人青眼,几个儿子的前程,那可就有了着落了。

    田二家媳妇想的好事,旁人也会想得到。

    不待她把新衣裳给闺女穿好,就有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上门挑刺:“哟!田二媳妇,你这是干嘛呢?把这妮儿打扮的这么干净,莫不是还想被夫人瞧见不成?”

    “看婶子的,我家妮儿蠢蠢笨笨的,哪里能让夫人看得上眼?只收拾干净点儿,别脏了夫饶眼就好。”

    话时这么,但田二媳妇心里却难免得意。

    村里这些差不多年纪的丫头,也就自己的妮儿模样齐全脑子机灵。如果夫人想要挑人,肯定会看上她家闺女。

    田七婶大概心里也是这么想,所以才巴巴地跑来给田二媳妇泄气。

    他们这些女人不知道大户人家挑选下饶规矩,只听见旁人走了运,便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也能有好运。

    所以还不等上面什么,他们自己就先痴心妄想起来了。还煞有其事地鼓着劲儿,一定要争个长短。

    见田二媳妇得意洋洋,田七婶心中不屑,提醒她道:“我田二媳妇,你还是早些歇了心思,把妮儿身上的衣裳给换下来吧。夫人不注意道还罢了,若注意到她,再一问起来,晓得你家养了两个白子,啧啧,那还得了?不光是你家,恐怕连整个田庄,都要被带累了。”

    田二媳妇本来还得意洋洋,可听她一白子,就立刻煞白了脸。

    白子,身体发肤,全是白色。因生异象,被视为不祥。

    田二家中就生又一双白子,龙凤双生。他们不仅是白子,还长着像鬼息国人一样的绿眼睛。

    田二媳妇生了这一双白子之后,不仅两个孩子被视为异类,就连她自己,也被丈夫公婆怀疑偷了野男人才生出了这么两个不详的孽种。要不是附近十里八村,就没有一个长着绿眼睛的,田二媳妇不得早就被浸了猪笼。

    他们家不认这一双白子是自己家的种,可又不敢把他们弄死。因为按照神婆子的法,白子是生带着冤孽降生的人。他们来到世间,是来还债的,若是债还没还完就被害死了,那个杀死白子的人就会被记恨。

    因此田二一家子虽然恨不得将这两个白子扔得远远的,却又害怕被冤孽缠身,所以只能咬牙养着。

    但这种养,却是跟养牲口没什么差别了。

    田二媳妇在生了白子之后这些年,一直抬不起头来,即便后来又生了三个正常的孩子,也依旧时常被人拿来戳脊梁骨。只要庄里已有好事,就绝对轮不到自己家。就比如今日,即便她家原本很有希望,也会被人可以拿白子做文章,最后空欢喜一场。

    若是旁的事情还罢了,偏偏这事儿跟孩子的前程有关。

    田二媳妇在孩子的事上有了短,就更希望孩子能给自己挣个脸。所以一被提醒自己女儿的前程,很可能就要被那两个孽障给耽误了,她就恨得什么一样。

    还不仅如此,田二媳妇还想到了以后,等她的几个孩子再长大些,该亲事的时候,只怕还要被这两个孽障带累,那可又如何是好?

    因这两个孽障,连累丈夫在庄上被人闲话,自己也多少年抬不起头来。今日带累女儿的前程,往后孩子们娶妻嫁人,生儿育女,又不晓得要受多少闲话遭多少罪。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