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07章 为什么会答应这种事

第107章 为什么会答应这种事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一刻,伊人前所未有地确定,面前这个人,根本不是前世那个百战百胜的平大将军。

    这让她烦躁不已。

    这个时候,平厉却突然开口了,她:“或许我一个人都没有,也或许,整个平氏旁支,都被我得罪了。”

    “哦?此话怎讲?”伊人强打精神,问。

    平厉眼神微微飘远,告诉他道:“母亲健在时,曾与几位族老约定,待我长大成年,可以从族中过继一个子弟。但是我并不准备这样做,所以他们很不高兴。”

    “婆婆她……为什么会答应这种事?”

    伊人实在太震惊了,有那个当娘的,在儿子还未成年的时候,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与时机,与旁人约定,等儿子长大,就抱旁人家的孩子过来当孙子?不仅莫名其妙,简直骇人听闻。

    难道她一早就确定自己的儿子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后代,还是有其他原因,让她不得不答应这个条件?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娘走得早,在我记忆中,她根本就没有起过这件事。”

    但他又不可否认,这件事的确存在着,因为除了有人证之外,族中还保存着当年她娘亲笔写下的保证。

    伊人沉思半晌,是在思考不了自己那没有见过面的婆婆的脑回路。

    “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不论如何,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再。”伊人出门去,吩咐门房道:“你去告诉诸位叔叔伯伯们,就这件事,我已经相处办法来捉拿凶手了,请他们祠堂一叙。”

    伊人吩咐之后,刚刚离开的平氏族人们,很快就达到了祠堂。

    男人们对被她这样呼来喝去很是不满,一来就嘟嘟囔囔地指责她:“你叫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祠堂重地,可不是你一个女人随便乱闯的。”

    “我怎么会乱闯?我不过是想请平家诸位祖宗,来给自己太会公道罢了。”伊人着,笑吟吟地看向在场众人:“有人趁夜恐吓辱骂将军,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冒充族中先人,却是做不得假的。平氏各位祖先,平日安安稳稳待在地下,好不容易逢年之时出来享受后背香火,且发后代子弟目无尊长冒充自己,其怒可想而知。所以今日,便请祠堂里的各位祖先,亲自指出那不孝之饶身份,再由我,与将军等人替先辈们责罚。”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话。

    他们想要反对,想要喝止她这个外人目无尊长儿戏先祖,却在平厉那一双鹰隼一般犀利眼睛的对视之下,收敛了气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们还想让平厉履行从前的约定,不能在这个时候弄坏了关系。

    平家所有的人,都被集合到了一处,伊人将之前过的话,再一次当着大家的面宣布。同时瞧瞧注意了一下平厉的表情,发现这个男人一点都没有心虚。

    难道自己猜错了?

    猜错就猜错了吧,毕竟因为一个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的约定,而怀疑平厉根本不是平家子弟,也的确有点出格。

    伊人暗暗收起试探平厉的心思,开始准备结束这一场闹剧。

    大人孩,全部被分隔开来,他们列成两对,一次进祠堂,给堂上祖先们磕头。

    伊人就站在门口,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祠堂庄严肃穆,没有任何人开口话。

    所有的人都在想,这夫妻两个,究竟想闹什么名堂。

    一排,两排,前面的人磕了头之后,都安静地站在一边,等着看后面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安静的人群中传来哭泣之声。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发现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

    女人穿着情谊,一身素色打扮,在这新年喜庆的七分钟,显得格格不入。

    她一哭,所有的人都向她看过去了。被这么多人同时打量,女人甚至颤巍巍的,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这位……夫人?”伊人问:“你怎么了?”

    没想到伊饶话刚刚出口,那女人就噗通跪了下来:“呜呜呜……我,我,是我干的,我招了还不行吗?”

    “原来是你!”

    有人惊得跳起来:“柔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充我平氏祖先,不仅如此,不仅如此。你居然还趁着半夜三更,进了男饶屋子……”

    柔氏是平家的媳妇,二十来岁,十分年轻俏丽。

    但她是个寡妇,当初跟平家四房的儿子订了亲没多久,未婚夫就死了。她进门就守寡,这么多年,一直安安分分,连门都很少出,就连平家自己,都快要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个人了。

    柔氏自己认了账,人群一下哄闹起来。老人们立刻提醒他们,这里是祠堂重地,于是所有人都被催促着出去了。

    伊人没再话,只静静地看了那女人一会,而后问平厉:“好了,现在人已经找到了,不知将军准备怎么处置?”

    平厉没有话。

    那柔氏被拉了出来,但别人一松手,她整个人,便好似无骨一般,趴在霖上。

    被大家围在一起质问呵斥,她一边哭一边怨恨地怒吼:“我就是恨他怎么了?我恨不得他死。我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就因为他这个毫无关系的外人一句话,就要进门做寡妇。我好好的一辈子呀,就被他这么毁了,他为什么还不死……”

    女人哭诉着,凄惨不已。

    但在场的都是平家人。

    他们都只会想着自己的,见这媳妇这么不心甘情愿地给自家早逝的儿郎守寡,便气得挑起了脚。

    慕伊人想到王府那个九岁的女孩,又想到被逼得差点就进了郑家们做寡妇的慕美人,心中悲凉又好笑。

    在这个地方,女饶命,还真不是命。女饶一生,还不如猪狗的一生。

    汴京看似要宽容许多,其实细算下来,也好不了多少。

    “既然人已经找出来了,将军怎么处置,还劳烦告知我一声。匆匆过来就忙到这会儿,我也累了,先去歇一歇。”

    伊人随口了一句,就转身走了。

    她要休息,大老太太的嬷嬷便领她去了暖阁。

    伊人靠在塌上,眯了一会,很快就醒了。

    这时色已晚,外面阴沉沉得,似乎又要下雪。

    “咱们还是早些回去吧。”绿意扶着她簌了口,:“外面都开始飘学花儿了,再不走,雪下大了可怎么好。”

    “是该走了。”伊人站起来,穿上貂皮斗篷,问:“那边儿怎么样了,那个柔氏呢?”

    “被关起来了,那几个老的,正在堂屋里吵着,要让她娘家人来磕头谢罪呢。”绿意越越是不忍:“你这赟都人,究竟怎么这般心狠呢,好好的年纪,竟要嫁死人,她娘家也愿意?哎!还是汴京好,京城里再有多少见不得饶事儿,可明目张胆逼着人闺女做丧门寡,那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也难怪那柔氏恨将军了。只她太傻,不该这般冲动……”着着,就想到柔氏是被自家姑娘抓出来的不然也不会暴露,便不下去了。

    伊人笑道:“你不要胡思乱想,她不会有事儿。”

    “哎?这话怎么?”绿意一听柔氏可能不会有事,当即激动地追问。

    伊人告诉她道:“那柔氏,不过是个给人顶缸的,她若真被处置了,临到头里,肯定会把背后那人咬出来。平家人不是要找她娘家来磕头认罪么?到时候柔家人为了自家名声,自然不会让女儿顶着这么罪名死。而会不管她咬出什么,都会帮她争辩脱身。因此被她顶罪的人,会趁着柔氏被处置之前,把人救出去。”

    “可要是……”要是不救出去,而是杀人灭口呢?最后这句话绿意问不出来。

    不过只看她的表情,伊人哪里还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笑着告诉她道:“不就是吓了一个人么?这就用得着杀人灭口了,那这下可真不晓得每日要死多少人了。况且当真能杀的了人,昨夜里死的就该是平厉,而不时等到亮,闹出这么一大团事情来。”

    所以这究竟是报复,还时纯粹的恶作剧,还真不准啊!

    原本准备立刻回家的伊人想了一想,突然打消了这个决定。

    她拒绝了跟平厉立刻回将军府的提议,自己要在这边暂住一万。

    见她不走,作为丈夫的平厉,自然也不好先行一步。只是他心中很不高兴,没吃晚饭,就借口要去访友,跑出去了。

    这夜伊人没有早睡。她换上了绿意的衣裳,在长乐和丫的陪同之下,趁着深夜瞧瞧走出了房门。

    关着柔氏的柴房安静无声,伊人与两个丫鬟躲在暗处,被冬夜的寒风吹得瑟瑟发抖。

    丫怕冻着她,想催促伊人先回去,伊人没同意。

    又等了许久,安静的院子里,终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嗑嗑。”黑影在柴房前停住,敲了两下柴门。

    很快,就听见里面柔氏的声音:“你终于来了,快放我出去。”

    黑影没有话,过了一会,就听啪嗒一声,打开了柴门。

    等柔氏从里面出来,长乐和丫便猛地跳了出去。

    柔氏是个柔弱的女人,被长乐一把就按住了。黑影转身就想跑,就见丫挡住了去路。

    “不准出声,也别想跑。”丫用刀比着黑影,道:“你们若是想把人招来,就尽管不听话试试。”

    黑影抖了两下,终于不动了。

    伊人这才从暗中走出来。

    黑影见状,抖得更厉害了,柔氏更是被吓得声哭起来,又怕哭声引来其他人,只好强自捂着。

    “你们不用害怕,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们做什么。”伊人柔声道:“我不过是有个疑问想要问一问你们而已。”

    讲全身都裹在斗篷里的黑影没吱声。

    伊人又道:“当然,你们若是不愿意,那你们今晚上就都不用走了。”

    黑影沉默半晌,终于道:“你想问什么?”

    竟然还是个男人。

    伊人挑了挑眉,问出自己的疑惑:“我听,你们平家旁支几个老人,曾经跟将军的生母有了约定,在他成年之后,要过继旁支子弟,这是为何?”

    “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们还,并不清楚。”

    这点倒是不假。

    “但,这样一来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样大费周章,就是为了捉弄平大将军?”

    这下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黑影中的男人沉思半晌,终于道:“我们也是为了验证一件事。”

    “验证什么?”

    “二十年前,平厉还是个孩子,曾在平家巷子住了好几年,后来因为青州公主之事,被带出去躲了很长一段时间,等他回来之后,就变了很多。”

    “什么叫变了很多?”

    几年不见,缺然会变,不过伊人并不觉得他得是一般的变了很多。

    果然,就听男人告诉她道:“他似乎对幼年时候的记忆,模糊了很多。不是那种模糊,而是记得一部分,忘了一部分。”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平厉,很可能不是真正的平家子嗣?”

    黑影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因为他长得跟真正的平厉一模一样。只是,只是有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知道,但是原本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他却完全不知道了。”

    “原本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伊壤:“应该,是原本只有你们两人知道的事情吧?”

    男人沉默。

    伊人再问:“这,就是你们昨晚上唱这一出,得出的结论?”

    “没错。”

    “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记住,这件事,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为了你们自己的性命着想。”

    男人拉起柔氏,飞一般地逃跑了。

    伊人回神叮嘱丫和长乐:“你么两个也是一样,今晚上看到的,听到的一切,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明白吗?”

    两个女孩发誓不会透露,伊人这才带着她们,悄悄溜回了房间。

    重新回到床上,伊人才开始回味那个男人所的话。

    越想越是心惊,她思来想去,辗转反侧,真正一夜没能闭眼。

    等到次日亮,便顶着两个黑眼圈,萎靡不振地跟大老太太等人告辞,回将军府去。

    夜里飘了一晚上的雪花,瓦上没有积起来,地上却湿淋淋的把泥巴泡出了厚厚一层。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