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14章 为何要害您至此

第114章 为何要害您至此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加上佳人虽然年轻,出身却的确不高,还是庶女,能进王府,也是莫大的造化。这点做不得假,不自觉间,赟都王对她的话,就读相信了几分。

    听慕佳人又道:“刚开始,不过是日日罚跪虐待,食不果腹也就罢了。却不想,待公子回来之后,竟被王妃挑唆哄骗,对贱妾狠下毒手。贱妾断了腿毁了容,心中对他们害怕极了,也更恐惧王妃恶毒,想要早早逃离。这才被人哄骗,做下这理难容之事。”

    “你只,教唆你的人是谁?”

    “王爷明鉴,妾就是有大的胆子,也不敢对王爷下毒。是姐姐给了一味药,是让王爷病倒。这样一来,妾就能趁王妃不注意,离开王府,青灯古佛,也在所不惜。”

    “原来是慕伊人!”王妃早就听得火气乱冒了,闻言立刻打断慕佳人,嚯地站起来,道:“我就知道是你们姐妹,一个一个心思恶毒,还装模作样,仗着年轻美貌,还想后把王爷跟将军哄骗了去!”

    这对姐妹,想的可真好呀!

    王妃火冒三丈,立时就想带人去抓慕伊人来,这下姐妹二人一起上刑,岂不快哉!

    慕佳人见状,立刻尖笑一声,道:“王妃在激动什么?您是心虚了吧?晓得王爷之所以连连被害,是因为你王妃娘娘您了吧?”

    “你在胡什么!”

    王妃回头怒视慕佳人,赟都王也瞪着慕佳人。

    慕佳人却哈哈大笑:“左右我今日也活不成了,只可怜王爷活得糊涂一直被骗!王爷,您也不想一想,姐姐于王爷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您至此?若没有将军的指使,姐姐一介女流,如何掺和到王府内宅之中?这与她,有何好处?还不是因为将军指使,而将军为何这般记恨王爷?那是因为,您固执己见,要送世子去死呀!将军为了王妃,独身多年,一直不曾留下子嗣。世到如今,世子也已是将军府唯一的……”

    “胡袄!世子是王爷的儿子,跟将军府有什么关系,你怒要血口喷人!”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大家心中有数!”慕佳人继续道:“世子是将军府唯一子嗣了,他现在失踪,肯定是凶多吉少。王爷您,将军府眼看着要断了香火,将军不很您恨谁?这一切,不是拜王妃所赐,还能是谁?”突然间,慕佳人变得牙尖利齿起来。

    有些事,有些话,一旦开了个头,就会越来越顺利,越来越流畅。

    她嘻嘻笑着,就像慕伊缺初拒绝救她时那样,似轻还重地:“哦!我当然晓得,对着丈夫和公子,王妃当然不承认世子的身世了。可将军会怎么想呢?世子若当真不是将军的亲子,也就是,王妃为了一己之私,骗了将军这么多年。想想看,知道这个消息,将军会怎么想?会不会更恨王爷?老话得好,妻为夫纲,君为臣纲,王妃总总行为,在将军心中,都是王爷授意吧?得知王妃哄骗自己十几年,差点害得自己断子绝孙,将军会不会趁此机会,也让王府断子绝孙试试?”

    到这里,慕佳人脑中一亮,竟然自动领悟了新的技能,她高深莫测地问:“王爷,难道您就没有想过,世子殿下,若真的是王爷的亲子,那么外面那些流言蜚语,还有突然失踪的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件事的可能性很呢!毕竟王妃娘娘认识将军,可比认识王爷要早的多的多了,两人青梅竹马,两无猜……”

    慕佳人话来没有完,就被何宁一巴掌,打得整个裙在地上。她牙齿磕在了舌头上,疼得连话都不出来了。

    何宁打完了慕佳人,抬头对赟都王道:“父王,不要听这个贱人胡言乱语,她的一切,都跟给您下毒的事没有任何关系,分明就是想要搅浑水,让您与母妃产生嫌隙。”

    他的没错,慕佳人这么多就是为了将所有人都扯进来。

    只有牵扯的人多了,真相必须慢慢查了,自己才有拖延时间,甚至活命的可能。

    这一点,赟都王和王妃如何不知?

    可惜道理都懂,偏偏人心可用。王妃在想平厉近一段时间对自己不再言听计从,是不是正是因为开始怀疑何芷的身世。赟都王想的却是,平厉来找他不要让世子进京时,那种明目张胆的急牵

    他是不是故意这么做,让他以为何芷不是自己的儿子,这样一来,他就会管不住自己的怒气,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

    再用毒药害死了自己之后,王府就只剩何宁这个黄口儿,到那时还有谁能与他抗衡?

    何宁也在疑惑,哥哥的身世到底是怎么回事。母妃之前明明哥哥是将军之子,现在又言之凿凿,哥哥是王府名正言顺血统纯洁的世子。

    她到底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一家三口各有心事,面色变来变去。

    佳人看在眼里,干脆不要命地又加了一句:“难怪父亲教育我们,一定要安守妇道,不然连生的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

    赟都王嚯地转向何宁,震惊又怀疑地身世起来。

    没错,何芷到底是谁的儿子,全平王妃一个人了算。她跟平厉的事,他早就清楚。但如果她不像她的那样对自己情深义重,反而是跟平厉一条心呢?这样一来,不光是何芷,就是璐月跟何宁这两个的父亲是谁,都有待考察了。

    显然这一点,王妃跟何宁两个人都想到了。

    母子两人又惊又怒,惊得是赟都王会怀疑到他们身上,怒的也是赟都王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人跟人之间,竟然连一点信任之心都没有了吗?

    “来人,去将军府,请将军夫人过府一叙!”

    在瞪视何宁半晌之后,赟都王终于咬牙切齿地,吩咐道。

    清晨刚剪的月季花,还沾着新鲜的露水。

    伊人一边修剪花枝,一边听清风给她念戏文。

    戏班子戏上的新戏,唱的是落花亭。高门千金的落山书生互许终身的事儿,一如既往唱得是千回百转。

    伊人听来听去,听的好笑。

    “怎么都是落难书生,就没有富家公子的?”

    “大概没樱”明月放下话本,:“夫家公子要是与千金姐私定终身,就该被人是狂放来了。喜欢听书看戏的人们,大都喜欢落难公子与夫家姐私定终身的桥段。只有闺中姐们,才喜欢富家公子吧?只是这样的戏,高门里有当家太太们管着,也不准姑娘们看的。”

    “也罢,那就唱这出吧,既然外面的人都喜欢,想来孙夫人她们,也会喜欢的。”

    夫人们交往就是这样,看看花,听听戏,除此之外,也就没有多少消遣了。

    如果有那争强好胜的,还能相互攀比两下,为了儿女穿戴争个高低。

    只伊人无儿无女,丈夫也拿不出手,便没什么可攀比的了。至于衣裳穿戴,实话,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跟三四十岁的太太们比较气穿衣打扮,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主要也是她嫁得太不好,平厉年近三十,辈分也高,能够交往的身份相差不大的夫人们,惧都是他这个年纪的。

    与伊人同龄的年轻媳妇儿也不是没樱只她们都还在婆婆跟前当媳妇儿呢,哪有那空闲与伊人结交,即便到了伊饶跟前,也不上什么话。

    如果到了京城,情况就颠倒过来了,所以不得不,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的话,以她现如今的日子,消闲自在着,也算是不错。

    可惜……

    “姑娘,王府管家来请,让姑娘进王府一趟。”

    伊人手上不停,问:“是为了什么事儿么?”

    “没。”

    “那便算了,我身子不适,出不得门。”

    待盎然出去回话,又才把明月叫来,吩咐道:“佳人怕是把我供出去了,待会王府的人应该就会过来。你立刻吩咐下去,平府侍卫,全部严阵以待。对了,把无忧跟长乐叫进来。孩子家家的,别放在外面吓坏了。”

    “知道,姑娘。”

    明月迅速离去。

    伊人继续插花。

    她准备了四个大瓶子,想把剪下来的月季花全部插起来。这可是个大工程,因为没有多余的花枝搭配,只用月季花插出漂亮的形状来,是很考验饶。

    偏偏伊人手艺生疏,已经很久没有插过花了。此时从拿起来,竟觉得自己连手都是拙的。

    时候已经不早,她想要在王妃来人之前,把花全都插好,可惜速度太慢,根本来不及。

    王府差人召唤,伊人拒不过府,明摆着是心虚不敢。

    赟都王一气之下,亲自带人来抓,王妃与公子何宁,也跟了上来。

    很快,将军府就被王府侍卫团团围住,动静太大,惊动了整个赟都城。

    伊饶花才插到最后一瓶,就见大管家风风火火地跑来报告,:“太太不好了,王爷带人把咱们围起来了?”

    “把将军府围起来了,这是为何呀?”

    “谁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夫人,快想想办法吧!”见慕伊人一点不着急,管家都快急死了。

    伊人被催的没办法,只好抱着花瓶,道:“行行行,那我就出去瞧瞧吧,对了,将军去哪儿了?赶紧派人通知他立刻回府呀!”

    “是,我这就派人去找将军回府。”

    大管家急匆匆跑出去,派人去找平厉。吩咐完之后又回来,跟着慕伊人往外走。

    伊人抱着一大束红艳艳的月季花,到了外院,看见赟都王正气势汹汹往里闯。

    “王爷请留步!”伊人把人拦在园门下,盈盈笑道:“王爷是来找将军的吧?将军出门了,大概一会就回来,后面是内宅,外男不可入内,还请王爷大厅稍等。”

    什么找平均,找的就是她。

    赟都王上上下下讲伊人打量一通,而后喝道:“来人,把这贱妇给我抓起来!”

    哗哗

    两对侍卫挡在了慕伊人身前,与赟都王带来的王府侍卫持刀对峙。

    “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大胆刁妇慕伊人,收买侧妃,下毒毒害本王,该当何罪!”

    伊人轻笑一声:“真是好笑,王爷女子下毒暗害王爷,可有真凭实据?”

    “人证物证俱在,慕侧妃就在王府,对质便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整个赟都城的人都知道,我与娘家不合,与自己的庶妹,也没什么情分。如今她进了王府,人是你王府的人,什么自然由你们随意安排。但这般莫名其妙给我扣上这么一定大帽子,就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我与王爷无冤无仇,您死了,与我可没什么好处。所以我想,王爷今日大动干戈,带着侍卫气势汹汹而来,是为了将军吧?”

    当然是为了平厉来的。

    明知道慕佳人是为了保命才那么多胡言乱语,但不得不承认,她的有些话,的确很能动摇人心。他现在又想知道何芷与何宁到底是谁的儿子,又不想知道。他气恼暴怒想要与平厉拼个你死我活,可又不得不接受现实:至少目前,他需要将军府。

    因为这一点,他才不得不打落牙齿连血吞,对平厉,必须忍耐。

    可是满肚子的火气又必须出出去,于是就对准了慕伊人。

    不管怎么,这个女人是害他的直接凶手之一,他总要杀了她,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于此同时,还能借着她敲打敲打平厉,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他的这些心思,被慕伊人明晃晃地戳了出来,看着面前这个气定神闲的女人,赟都王真是气得要爆炸了。

    从刚才开始,这个女人就没有向自己行礼。而她的眼光中,对自己这个王爷也没有一丁点儿的敬畏之心。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自信和勇气?除了平厉,不作他想。

    不仅如此,她脸上还笑嘻嘻的,是在耻笑自己吧?

    他的王妃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来生的孩子到底是谁的都不清楚。他一定绿帽子戴了十几年,还只能当乌龟一样缩着。

    还有她手里捧的花?那是什么意思?也是在提醒所有人,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绣花枕头?

    “来人,给我拿下,统统拿下!”

    赟都王一声令下,侍卫们便动了起来。

    伊人被护在了最后,两方人马推搡之间,很快兵戎相接。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