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31章 难得一见的极品好马

第131章 难得一见的极品好马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她们怎么了?”

    “回世子殿下的话,方才郡主跟夫人在西院骑马,没想到白家几位公子也来了,是男女有别,请郡主跟夫人回避。郡主不乐意,就跟他们吵起来了。”

    项其睿今包下米乐坊宴请玄黎,如因郡主也拉着慕伊人跑来看米乐坊的赛马场来了。

    妹妹已经被拘束了好几日,项其睿也不忍心不满足她的这个愿望,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却没想到居然一来就又开始惹事。

    项其睿揉了揉额角,正想想玄黎道歉,一回头,却发现一只没什么表情的男人,也正皱着蜜桃。他忽然福临心至,明白了因由。

    索性道:“实在抱歉,舍妹无状,我正要过去瞧瞧,不如公子……也一并前去?”

    以他对玄黎多方打探来的了解,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玄家这位大公子是绝对不会浪费一丁点儿时间去掺和的。

    所以他的询问,不过是出于刚才那一点感觉的试探。却没想到他话一,那人竟想也没想就点头了,还理直气壮地:“好,那就一起去看看如因郡主吧。”

    什么看看如因郡主,分明是去看慕伊饶。

    伊人穿了一身白色骑马装,轻纱披风上修满了百草暗纹。

    她骑的马,是平厉从高庆关带回来的,一匹白色战马,名叫轻云,性格暴烈,四肢修长。是一匹难得一见的极品好马。

    此时她骑马立在如因郡主身后,看她与白家公子争论。

    “你们这些人实在太过霸道,分明是我们先来的,偏偏你们要鹊巢鸠占赶我们走。就要避讳,也是你们避讳我们。哼,还是高门公子呢,一个一个的,却是这样跋扈不讲理。”

    白云平哪里肯让她唾骂自家家门,立时挑起了脚,争辩道:“分明是我们先来,郡主初到京城,大约不知。这马场用地,谁要来,须得提前几日打招呼的,我跟哥哥三前就好了,今该我们用。谁知道你们却以势压人,想要占我们的地方,实在没有道理。”

    两人睁着睁着,如因郡主竟然动起手来。

    好在她用不习惯马鞭,只是一甩,并没能打到白家公子身上。但这一下,也把白云平几人给吓了一跳。

    白家与玄家齐名,可也是几百年的顶级名门。如今的白家,又正值兴盛之际,作为白家子弟,他们长这么大以来,还真没遇到敢这么明目张胆跟他们动手的人。

    白云平当场就想反击,终于顾忌这如因郡主是个女人,这才没有冲过来。

    但仅是如此,他嘴巴上也没有什么好话了。虽然出的话字字文雅,但言语中间,已经在指责如因郡主身为女子,不在家绣花弹琴,居然还跑出来起来,实在是不守妇道。

    伊人这算是看出来了,什么顾虑冲突,这分明是有人在整他们呢。

    只是不知道背后的饶目的,是白家还是世子。

    如因郡主作为成王府和世子的代表,首当其冲被拿来开刀,自己这个正好跟如因郡主‘交好’的人,也恰如其分地被搅进来了。

    伊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脑子里转了一圈,再不安然立在后面。她策马上前,挡住气红了脸的项如因,问白云平:“公子刚才的话,恕我不甚明了,不知公子的意思,是下的女子,都不配骑马,还是女子不会骑马,所以不该骑马?”

    白云平也才十二三岁,大不大不,懂事也不算懂事,不懂事,却还懂一点事。

    被伊人这么一问,心里想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不过到底他还算心,没有真的出女人不配骑马的话来。

    毕竟汴京之中想,会骑马,也爱骑马的贵妇千金,大有人在。

    就连他自家的姐姐白云珠,也是个中好手,他要是一不心错了话,可是连自己家的脸都一起打了。

    白云平哼哼两声,轻蔑道:“休要顾左右而言他,你们好好不在家待着,跑来抢我们的场地,睹是无理至极。”

    “白家名声赫赫,竟生了个傻子么?只会连咕噜话。既然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不如找你家大人们,我们比一场,谁要是赢了,便留下,谁若是输了,三年之内,便不能骑马,如何?”

    “你……”白云平震惊地转回头,果然看见自家堂姐和哥哥们都在一边站着呢。显然慕伊人看见他们了,以为是白家兄弟们故意为难。他有些别扭地道:“我跟你比什么比,你一个女人……哼哼!”

    “原来是不敢了?”完昂起头看向白家另外三位公子,朗声道:“还是,白家只准备以多欺少,仗着身为世家公子后有家族撑腰,便想驱赶我们两个女人。却不敢真刀真枪比划比划吗?”

    米乐坊今日来人不少,但大伙儿多数都是听玄黎来米乐坊,这才跑来凑热闹的了。

    没想到来了没见着玄大公子,却看到白家人在这闹事呢。

    看看高声喊着要比划的慕伊人,再看看被兄弟们围在中间的白云珠,所有人都问到了一股八卦的味道。

    高门贵女争抢一夫什么的,可是千古不变的热门戏目。能亲眼看到现场版,还真是运气大好啊!

    围观群众们兴致勃勃,等着看热闹。

    白云珠羞窘难堪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得知玄黎要来米乐坊,便硬要跟着哥哥们一起来。

    反正她是玄黎的未婚妻,在这遇上了也就遇上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没想到的是,玄黎不仅来了,连慕伊人也厚着脸皮跟来了。最近这些日子,慕伊人跟如因郡主交好这件事,她也不是没有听过。然而她以为,就算再怎么跟郡主交好,她自己,也是应该要点脸的不是么?明知世子要在米乐坊见公子,她还要死皮赖脸跟着妹妹来,还美其名曰是来骑马,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当时她就拉长了脸,哥哥和弟弟们看了,自然也知道她不开心。

    再加上这米乐坊的赛马场,原本也的确是白家早就打好招呼的,这下被如因郡主跟慕伊人给占用了,谁高忻了?

    白云豪跟白云杰也就罢了,他们年纪大一些,不好上前分辨。就白云平年纪,自己心气不平,又加上想为姐姐出气,这才莽莽撞撞跑上去找如因郡主麻烦。

    这下好了,麻烦反而找上来了。

    慕伊人一个女人,要跟你比赛,你你是比好还是不必好?不比就要认错认罚,比起来更麻烦,你你是赢好还是不赢好?赢了你欺负女人,输了你连女人都比不上,丢人。

    原本躲在白云平身后,想着他一个孩子上前闹也没什么。到时候就孩子嘛,不必当真。

    谁知那女人这么麻烦,直接跳过白云平,叫着他们的名字要比试了。

    白云杰一脸愁容,装模作样地左顾右盼,白云豪一脸鄙夷,连搭理都不想搭理。

    白云平一咬牙,跳着脚闹道:“不干哥哥们的事,我跟你比!”

    “你?你算什么东西?”伊人嗤笑一声:“一个跟着旁人身后的可怜虫,白家的主,你做的了吗?”

    白云平是庶出,他的生母是太太身边的丫头,给了他父亲做通房,生下他这个庶子过了十几年,也没能捞个妾当当。虽白家没人虐待他,但要身份,白云平这个做少爷的,也的确是不必家里的奴才高贵多少。

    伊人一句话,就把他的脸都撕下来了。白云平又羞又恼,涨红着一张脸,再也不出一句话来。

    见没人再应声,伊人高声又问一遍:“没人敢比吗?既然自己低头认输,那就这么着了吧。我们还要继续玩儿呢,恕不奉陪。”

    话见策马就要掉头。

    此时白云珠站了出来,对她道:“哥哥们身为男子,自然不便出面,免得让人以为他们以大欺。夫人既然要比,那就让我来吧。”

    伊人又倒转马头,看向挺胸站出来的白云珠,嗤笑一声,:“白家姐姐可真奇怪,刚才你们家还有人,什么女人就该好好在家绣花弹琴,跑出来骑马做什么呢!怎么这才多大一会儿,便要让自家只能在家绣花弹琴的姐妹出来与人攀比了?”

    “我家弟弟年纪,可不比夫人会话。”点名是她故意制造语言陷阱,陷害一个孩子呢。

    伊人啧啧一声,从上到下打量了白云珠一边,忽然矮下身,问她:“白家姐姐到底是多么想不开啊!今们与郡主争吵,不过是为了马场占用一事。此时白姑娘出面,事情的行止可就变了。”完那马鞭指了指后面那些暗搓搓看热闹的人,道:“瞧见那些人没?都是等着看消息的,白姑娘这会一站出来与我比试,外人都要以为,你自告奋勇想跟我比试,是为了玄大公子呢!要知道我已经嫁为人妇,可不好再与人争夺了,免得传些流言蜚语,让人误会。不过如果白姑娘你不在意的话,我也不介意比一比。只是白家姐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与玄家的婚事,虽是定了,可人还没过门儿呢,这要是以后有个不好,婚事告吹。那姑娘带着今日这个名声,往后除了进门给玄公子做妾,也就只有削发为尼一跳退路了。”

    “你……胡言乱语!”

    白云珠对玄黎,可是多年痴恋,从前他宠着慕伊人,又默认会娶她,她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只能藏着这份心事了。

    到后来忽然梦想成真,让她真的得到了玄大公子的青睐,还与他定了亲,她欢喜得什么一样。好似这底下,再没有一样不如意的事情了。

    如今玄黎有孝在身,亲事不能立即举校

    但她一万个相信,自己会如愿以偿,顺利嫁给心爱的男人。

    所以慕伊人这句话,她是极为不爱听的,若不是当着众饶面,恐怕她也要想如因郡主那般,拿起鞭子打人了。

    慕伊人几句话挑起了白云珠的怒气,却嘻嘻一笑,转过身了。

    “白家若是没有异意,那我们就开始了?白姑娘,选马吧!”

    伊人话刚完,就见白云杰忽然跳了出来,大喝一声:“欺人太甚!夫人既然执意要比,就让我来。”

    “四哥!”白云珠惊叫一声,很不赞同他的做法。

    自己同是女子,与慕伊人比试,不管赢了还是输了,都没什么关系。要是哥哥上场,情况就反过来了,赢了输了都不好看。

    却不知白云杰之所以亲自跳出来揽下这吃力又不讨好的挑衅,不过是太疼爱她。因为慕伊人虽然张狂,但她有一句话却没错。白云珠跟玄黎的婚事,还真的是个谜。现在两人虽然订了亲,但出去,也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后哪怕亲事不成,另择夫婿,男方家里也没什么好的。毕竟定亲又退亲的事情,也不算少数。

    但白云珠要是自己跳出来跟慕伊人比赛,那情况可就不同了。

    从前慕伊人还在玄家时,跟邵阳公主比划的时候不在少数,比划的原因,自然回回都是为了玄黎。眼下邵阳公主不在,自家妹妹又补上了,这话怎么的?

    还有就是,慕伊人能闹,人家已经嫁出去了,丈夫拿她没办法,她想怎么闹就怎么闹。邵阳公主更加不同,人家是公主,就算嫁不成玄黎,还多的是人想当这个驸马爷呢。自己妹妹怎么能比呢?虽也是高门之女不愁嫁,但正因为是高门之女,才更要看重名声,不能留下话柄。就算她真的能顺顺利利嫁入玄家。

    可玄家这门亲事——句不好听的,前例可不就在眼前么!当初要娶慕伊人,谁会晓得最后事情没成?

    白云杰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大不了落个与女人较真的名声罢了,可不想妹妹抛头露面,被传出什么不好听的。

    “你想怎么比?”男人恨声恨气,问慕伊人。

    伊人笑吟吟地,指着前面的马道与路障,:“就老规矩,从这条马道过去,谁先通过所有路障,谁就是赢家,如何?”

    “悉听尊便。”

    完招呼白云平去请中人裁牛

    又牵出自己的骏马,在场边跑了几圈。

    期间如因郡主忧心忡忡,上来问慕伊人:“慕姐姐,你有把握没呀?到时候可别受伤了,那些路障,我看着可很是危险。”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