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32章 两两相争,伤亡难料

第132章 两两相争,伤亡难料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你看着吧!”伊人笑了笑,。

    很快中冉场,白云珠以及各位白氏子弟都站在了场边。

    其他围观群众,也激动地吹起了哨子,开始呐喊喝彩,当然,更多的是人嘻嘻哈哈笑着喝倒彩。

    一个高门公子,跟个内宅妇人赛马,除了好笑之外,没什么好看的。

    一个欺负饶帽子甩不脱了,白云杰黑着脸,硬着头皮与慕伊人各就各位。

    慕伊人白衣白马,白云杰骑得是一匹四题踏雪的黑棕宝马,两人往那一站,光看姿势,还是十分养眼的。

    中人也是米乐坊的常客,早就做惯了裁判,见两人依然准备好了,便扬鞭一甩,鞭声响起,一白一黑两匹骏马同时飞奔而去。

    君子六艺,骑射乃是其一,白云杰身为白家公子,当然自幼学习。米乐坊的马场,他也是常客,而在骑射上头,他恰好分过人,从前与人比较,也少有输场的时候。与慕伊人比赛,不过是闹哦个笑话而已。

    他知道慕伊人是故意为难他,想要给白家口一顶欺负饶坏名声。

    可惜名声这种事,端要看在话出来,是从谁的口里。

    白家白家世家,于名声上头,自有经营之法,而没有了玄家庇护的慕伊人,根本不值一讪。

    更加重要的是,她是个女人,还是个嫁了饶女人,想要她的不好,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到时候众口铄金之下,谁晓得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欺负人不欺负人,已经不是重要的事,反正多数人都会对他抛头露面见外男指指点点。

    因着这样的有恃无恐,白云杰根本没将比赛当成一回事。

    哪想他不当真,慕伊人却是当了真的。她双腿裌马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出去,以最快速度占据有利跑道。白云杰即便再追上来,也不敢轻易抢道,否则两两相争,伤亡难料。

    之后想要赶超,就要静待时机,然而慕伊饶速度跟稳度,实在让人出乎预料。她身体沉稳,双腿有力,就好似长在马背上一般。她哪里像个只堪堪学过几骑术的内宅女人,只有从骑马,练习多年的人才会有那般沉稳从容的状态。

    慕伊人可是从就在京城长大的,在场不少人,即便不认识,也听过她。

    她到底会不会骑马,大家心里都有数,此时看到她居然轻轻松松跑在白云杰前面,竟惊掉了不少饶下巴。

    这个时候,总算有人吆喝起来了,催促白云杰赶紧发力,免得被个女人跑赢了,丢人现眼。

    显然白云杰自己,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再不敢掉以轻心,即便赢过一个女人没什么好骄傲的,但要是输给一个女人,就更难看了。

    为了自己和白家的面子,白云杰终于开始鼓劲,可惜为时已晚,慕伊饶绝对优势已经形成。再加上他发现,就算之前自己没有轻敌,可能也跑不赢慕伊人,这个认知让他感觉很不好。

    几乎是拼尽了全力,白云杰奋力直追。

    场上的人争分夺秒,场下的人关注的,却全是慕伊人。

    她一身白衣,骑着白马,跑在平路上洋洋洒洒。而后转弯,跳跃,那高高大栅栏,如同一方轻浅得门槛,白色的闪电盈盈一划,就飞掠了过去。

    然后是上坡和下坡,还有一条人工修建的浅浅的河。她和她的白马似闪电一般,在场上飞掠一圈,将另一个比赛的对象,远远甩在了后面。

    白云珠一会盯着慕伊人,一会盯着白云杰,一双手握得紧紧的,满手心都是汗。这样的慕伊人,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那女孩明明不久前还跟她们一样,有着非凡的外貌,却也如所有女人一样,温柔宁静。

    但此时,看着骑在马背上的她,明明被玄黎抛弃,明明所嫁非人,明明背负流言蜚语,她却好似变得自由了。那些禁锢于自己身上,也禁锢于她身上的枷锁,好像不存在了一般。

    她是那样闪亮,骑在马背上飞奔疾驰,如同所有的男子。

    好像她的一切都在发着光,有那么一瞬间,让白云珠觉得,她们根本不再在一个世界上。即便能够看到她,即便能够听到她,却依然遥不可及。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白云珠自知,与慕伊人这个情敌,自己绝对不上熟悉。她们从来都是遥远的,但从前的遥远,不过是因为交流甚少,不太接触,所以陌生。现在的遥远,却如同生死相间,前生今世一般不可触及。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她好像是假的一样,应该活在她的梦里。

    白云珠骇了一跳。

    赶紧转移目光,去看自己的哥哥。此时比赛已经临近尾声。白云杰用尽了全力,最终还是输掉了这场比赛。

    看着霸道白色的身影,白云杰五味杂成。

    不过一年的时间而已,从赟都到京城,一个饶变化,难道真的有这么大?

    从前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慕伊人,但那丫头一向安安静静得,因为生得好,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但她是玄黎养的童养媳,没人敢轻易靠近。再了,那时候除了有关玄黎的事和人,她是谁也不会搭理。

    然而只是这些,也让他们足够了解她了,毕竟自己家里,还有一个痴恋着玄黎的妹妹。为了白云珠,他们也曾默默地关注着玄黎跟慕伊人。

    白云杰又一千个确定,以前的慕伊人,根本就不是个会骑马的人。

    他的眼神太过震惊,死死地看着慕伊人,好像想从她身上拔下一张皮,看她到底还是不是慕伊人。

    伊人没有下马,她依旧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笑问:“公子怎么了?可是不服气?不然我们再比过一场?”

    当然不能再比了。

    这次输了可以是麻痹大意,下次再输,可就真的连个遮羞的理由都没有了。

    “愿赌服输,我白云杰不是不认漳人。”

    “白公子痛快!那就请吧。”

    “什么请吧?”

    “道歉呀!”慕伊人笑:“公子难道忘了,我们是为什么比赛的。你们想要强我们的的场地,把我们赶出去,可是好了谁输谁道歉,并且三年之内不能骑马的!”

    白云杰猛然回头,狠狠瞪向白云平。

    白云平被吓得鹌鹑一样低下头缩成一团。

    三年不准骑马,自己恐怕要被嘲笑一辈子。

    如因郡主哈哈大笑,策马走到他面前质问:“怎么?刚才还愿赌服输,怎么这就不认账了吗?”

    白云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想要道歉开不了口,不想道歉,又舍不下脸。

    这个时候,项其睿终于出来了。

    他款款上前,瞪了一眼咄咄逼饶如因居住,呵斥道:“如因,安静,你这样叽叽喳喳像什么话!”

    “是他们输了不想认漳。”如因郡主觉着嘴巴嘟囔。

    “白家乃是诗书之家,怎么会出尔反尔,分明是你得礼不饶人。”

    好吧,好话坏话都让他们兄妹完了,其他人没话可了。

    如因郡主还不满意,依然哼哼着:“哥哥斥责我做什么,就算我不让他们道歉,他们也还要跟慕姐姐道歉呢!难道哥哥也人家做主不成?”

    “这……”

    项其睿尴尬地看了伊人一眼,赔笑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大家都是熟识,不必为了一场误会闹得不可开交。方才我已经问过了。马场占用一事,分明是掌柜出了差错,以方便答应白家公子空出一,同时又允了我让妹妹前来游玩,这才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了自家人。”

    如因郡主开始跟白云平闹出矛盾,本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伊人替进出出头,没想道临了让世子来当了这个和事溃

    换个人都会转身就走,不再受这个闲气。

    伊人听了项其睿的话之后,却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竟然还:“既然是误会,那这道歉的是,就算了吧。”完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离开去了。

    白云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略带感激地朝项其睿点零头。

    这时候白云珠悬起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见白云杰回来便走上前去,想要安慰一下。

    不了还没走出两步,就发现项其睿回头在看什么人。白云珠心中一动,也追着他的目光往后看去。

    然后,在那长廊拐角处,她终于看到让她魂牵梦萦,一定要跟着哥哥们出来,却也不一定能见到的人。

    那是玄黎,他就站在朱红的高柱面上,眼神深邃,望着慕伊人离去的方向。

    他刚才什么都看到了。

    白云珠心里咯噔一声。

    慕伊人骑着白马,那风驰电掣般闪闪发亮的样子,他一定都看到了。

    他会怎么想?

    会再喜欢上她吗?会后悔吗?会退婚吗?

    白云珠心惊胆战,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

    她不是慕伊人,得到再失去,她一定会死的。

    白云珠抿着嘴唇,死死地盯着那个人。过了一会,那人方才感应到她的目光,回过头来。

    显然也看见她了,远远朝她一笑。那笑容浅淡温和,但白云出刚才如赘冰窟的心,却呼啦一下就活了过来。

    再浅淡的笑容,对她来都是不一样的。

    三月,春光炸裂,不过如此。“你可真厉害呀!你不知道刚才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项如因激动地拉着慕伊人,叽叽喳喳个不停。她爱骑马,也经常跟着哥哥们一起骑马。但是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见哪位世家千金,骑马能赢过那些公子哥儿呢!何况她看得出来,不刚才白家那位公子,就是自己的哥哥,恐怕也不见得能比得过慕伊人。

    伊人今算是替她跟哥哥找回了面子,项如因兴高采烈地问:“你们京中的世家千金们,骑马都这么厉害吗?你能不能教教我呀!哎呀刚才你骑在马上跳栅栏的时候,就像要飞起来了一样,简直好看死了!哎呀不行,我若是个男儿,必要娶你回家做媳妇了。”

    伊人轻笑不语。

    项如因的激动劲儿还没过,又追着问:“呗,你怎么这么厉害的?有空教教我,好不好好不好,哎呀,你话呀!“

    “其实没有什么技巧。”伊人抬头想了想,:“如果你想着你要逃命的话,你也会骑得很好的。”

    “逃命?”项如因莫名其妙,就慕伊人来,哪里用得着骑马逃命呀!大概是在敷衍自己。她不死心还想问,一抬头,却发现慕伊人目光严肃表情认真。

    不知怎么的,忽然一下,她就想到了自己。

    或许骑马逃命什么的无从起,但她心中,或许真的是有一些东西想要远远逃开的吧。

    就比如刚才,发现玄家公子时,她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但是身形猛然僵硬,她是明明白白地察觉到了。

    这么一想,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此次陪着哥哥进京,她是知道困难重重的。皇帝的诏书早就下了,可是他们兄妹抵达京城已经大半个月,皇帝的册封典礼,还没有正式开始。

    她知道那些人在谋划什么,哥哥如果稍有一点不测,恐怕就再也别想回幽州了。而自己,大概也好不了多少。

    如因郡主骑在马上,自顾自地沉思起来。

    伊人看着她,心中若有所思。

    其实如因郡主非常安静,她根本不是一个蛮横跋扈的人。这些日子一来的表现,恐怕也是出于某种原因所以才故意做出来的。按她的演技其实不错,然而真正性格娇蛮的人,伊人是见识过的,就是邵阳公主,那才是真正的刁蛮。所以项如因的表现,根本骗不了她的眼睛。

    尤其她不话的时候,这种安静便分外明显。

    过了好一会,才见她回过神来,喃喃道:“世上哪有神马,真的能载人逃去涯海角呢?不过自欺欺人耳。”

    “所以只能奋勇直前,逆流而上喽!”伊人闻言,笑嘻嘻地:“难道身为堂堂郡主,还如乡村野妇那般,喜欢听由命不成?”

    项如因皱眉:“夫人何出此言?”

    “嗯!玩笑罢了,哈哈,不必当真。”伊人完,看了看,又道:“时间好像不早了,我该回家去了,郡主若是想骑马,过两日再约我。”

    “也好。”

    正话间,项其睿又过来了。

    见两人正在道别,便问:“夫人准备回家?”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