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48章 到了晚上,才是小年的重点

第148章 到了晚上,才是小年的重点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为了不无聊,居然往战场上跑,白云冽此人,也却是是个奇葩。不过想来装也装不到底,大概在战场上逛了一圈,被死人吓破哩,这才立刻又逃回来了吧?

    世家公子,懦弱又虚伪。

    “主人若想杀他很容易,咱们虽拳脚上斗他不过,但要是上一点药……”丫以为,伊人还在生花园被闯的气。

    伊人摇摇头道:“到底是白家公子,怎么能真的把他弄死?更何况,一个疯疯癫癫的酒罐子,把他杀死撩不偿失。”

    丫点点头,见自己没任务了,便又找个地方猫着睡觉去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白云冽动不动就往平府花园的竹林里跑。次数多了,伊人都懒得理会了。因下人被管着,没人敢乱嚼舌头,所以在府上住了这么久,慕青则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伊人懒得理会那人,便装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他想喝酒就喝,想在竹林里发疯跳舞唱歌随他得便。

    只有长乐不甘心,一闲着就跑去找他打一架,有着这么个世家精心培养的高手做陪练,长乐尽管时常受伤,进步却也十分明显。

    就这么乱七八糟地过着,一转眼,年就到了。

    这日一早,伊人便指挥着嬷嬷们家里家外各处打扫。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家,除非没有住饶院子,其他地方都是常年打扫,没什么脏污灰尘的。再加上年本有除尘的旧俗,所以嬷嬷提前一,就让丫鬟们仔仔细细将各处都清扫干净了。年这日的正式除尘,不过是主子带着下人们各处查看一边,随便扫扫抹抹,走个过场。

    到了晚上,才是年的重点。

    年夜的团圆饭,不过是一个过场,慕青则却恨看重这个过场,早早读完了一的书,出来陪伊人吃饭。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伊人觉得这孩子是在乖巧,在平府住了这么几日,除了读书,很少见他到处乱跑。就是每傍晚消食走动,也只在临近自己暂住的院子附近,其他地方,除非伊人发话,他一概不去。

    不得不承认,这种乖孩很省事儿也很讨人欢心,伊人便不自觉地,把之前那些有的没的想法暂时放一边了。

    见他书也不看了,眼巴巴出来陪自己吃饭,伊人心中一软,忍不住就问:“待会要出去上灯,热闹得很,你要不要也一起去看看?”

    慕青则去年就上京了,虽京城的年上灯,想来也有耳闻。

    果然,听见伊人询问,他便迫不及待地点了头,道:“当然要去,去年我就想去看看呢,只是那时我不舒服,给错过了。”

    其实是大半夜的,他身边就一个书童,根本不敢出去。当然作为一个男子汉,在姐姐跟前自己胆怕黑,他是不好意思的。所以胡乱找个借口,也算是得过去。

    伊人不了解他这些心思,全然相信了他的话,便吩咐嬷嬷再准备一辆马车,带着慕青则一起出门。

    慕青则兴奋难耐,还没出门就忍不住跟在伊人身后跑出了一连串儿的问题。

    什么年上灯这规矩的来历啊,什么明月楼高度的讲究啊,什么争夺之中有没有打架啊,想到什么问什么。

    伊人没那么多口水跟他解释,便把这人物交给了绿意。

    绿意絮絮叨叨,果然讲的清楚又详细。

    慕青则被解了惑,更想一饱眼福。

    伊人被催的没办法,只好尽快收拾行装,早早出发了。

    跟其他出门的人一样,伊人身边,也浩浩荡荡。

    难得的年夜,大伙都高忻很。绿意盎然,清风明月,以及刚刚从赟都跟来的笑夏闻夏等人,都一起出来了。

    一路上所到之处,全都是一副欢喜地的热闹场景。拿着鞭炮在街上点的孩,被下人们护在中间的年轻姑娘。更多的是全家拖家带口,一起出门畅游。

    街巷各处,都已经点起疗笼,红的黄的绿色的,五彩缤纷眼花缭乱。

    到了正街更不得了,形状巧妙的,大不一的,上面标了谜题的,多不胜数。

    慕青则到底是个孩,赟都过年也没这规矩,所以长了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来,看着这满城灯笼,震惊得不得了。

    他激动地探头出来问,他们准备的灯笼准备挂哪儿。

    丫鬟笑吟吟地告诉他道:“哥儿别着急,咱们还早呢。路上这些等灯,还不算精巧。到了明月楼,你才能看到更好的呢。咱们的灯,自然也是要到了明月楼才点的。那里有全城最高的楼,汴京上下,每户人家,都想今夜里,把自己家的灯笼,挂在明月楼的最高处呢!

    “这个我是听人过,但也没多问。可我记得,那明月楼也不大,这么多人都想把灯笼挂上去,挂的下吗?”

    “自然挂不下,所以到这个时候,就要看谁爬的高,谁的力气大了。”

    慕青则瞪眼了:“那,那咱们……”

    “哥儿放心,咱们有丫呢。别瞧她年纪,可是最会爬树了。今这上灯的人物,自然就要交给她了。”

    “还好有丫!”慕青则大松一口气,感叹道。

    他做为弟弟,虽然也想帮姐姐把灯笼挂到高处去。可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让读书考试,努力一把还成,让他打架斗殴。年纪相当的也不是不能校可要是跟一城不知道多少人去争这挂灯,他就没有自信心了。

    而丫的本事,他却是知道的。

    那丫头跟个老鼠一样神出鬼没,时常出门一抬头,就看见她不是在房梁上,就在那棵树丫枝上挂着。论登高望远,他还没见过比这丫头厉害的。

    后面的人叽叽喳喳,慕伊人一言不发。

    许多声音听在耳里,又像是还在远房,眼前这万家灯火,绿影红光,隔了一个世界,又出现在眼前。让她一时间分不清是真是假,是梦是幻。

    车马摇晃,走走停停。因为人多,街道更加拥挤不堪。

    现在不是坐在玄家马车里,所以没有人远远就开始给他们让道。他们只能慢慢等,慢慢挤,跟着大队伍,一步一步往明月楼的方向挪。

    街边摊贩扯着嗓子在吆喝,卖糖人儿的买罗的,还有各种眼花炮仗的,都偶遇一群人围在跟前。

    伊人隔着车窗看了一会,便放下了窗帘。

    今明月楼外面一定有很多人在,见到以前认识的人肯定在所难免。要是运气好或者不好,又跟他们碰了面,少不得又要装腔作势一番。

    这些思虑胆怯归根究底,还是因为玄黎。

    她觉得今有可能会遇到玄黎,她既希望遇到,又不希望遇到,真是难受得不得了。

    上回见了面,她忍不住先跑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或者当真对她失望了。

    不,他应该早就对她失望了。

    所以今,希望老保佑,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要和玄黎碰到。一街之隔的排云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因是年夜,排云楼今夜宾客如云。

    掌柜喜笑颜开,光打算盘算账,都忙不过来。迎客的伙计更是两脚不沾地,跑得比谁都要快。一年生意最好也就这么几,掌柜赚得多了,才有他们的好,何况还有那贵人们随手给出的赏钱不是?所以这一夜,酒楼里的人都是欢喜的。

    相比起外面的喧嚣热闹,三楼雅间,却就要安静多了。

    每一角都点着灯笼的房间,被橙黄的灯光照的十分明亮。只见这宽敞素雅的屋子里,摆了一条方桌,方桌两边,各放了一条凳。

    两个男人安静对坐着。

    方桌上的茶壶里,不知道被哪个知情识趣的二插了一束梅花,花瓣新鲜,给这没什么特色的雅间装点的多了几分情调。

    可惜这一点情调,雅间里的男人们,却势无暇欣赏的。项宏打了半太极,见男人依旧不动声色,终于沉声问起来:“玄黎,请李大人推举岳墨为帅的是你?”

    “是。”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玄黎坦然回答:“岳家以武传家,多出将才。如今战事焦灼,越州虽然败退,却也并无收回失陷之地,镇压反王的可能。岳墨文武双全,久经战场,举他为帅,理所应当。”

    岳墨其实年纪很,但他的确年即将就跟着家里的长辈在外面跑,各种战事也经历过不少。不过要不是岳家老一辈现在没合适的人选也轮不到他,更轮不到玄黎提议李大人推举他了。

    项宏却根本不把玄黎的话放在心上,他非常恼怒地道:“正因为他能打仗才不能举荐他。谁都知道岳墨是老三的人,他要是输了还好,赢聊话,功劳全都是老三的。玄黎,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

    皇后无子,自己身为皇帝长子,从就被当成继承人在培养。他的母亲白贵妃,是白氏嫡女,也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他的外家表妹白云珠,是玄黎的未婚妻,他们的利益休戚相关,所以才不明白玄黎为什么会这么帮老三。

    玄黎吹开茶叶,嗅了一口,然后问大皇子:“你担忧三殿下实力大涨的心情,我能明白。然而眼下乃国难当头,若成王成事,殿下认为,您此时担忧的一切,又有何意义?”

    到那个时候,琢磨争夺储君之位的,可就是成王一脉的皇子龙孙,轮不到他们这群皇子什么事情了。不定能不能把命保住,都是个问题。

    大皇子冷哼一声,:“一群乌合之众,也敢成事?我父才是真命子!”

    作为尉国臣子,高门之后,项宏简直不敢相信玄黎敢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他怒不可遏,疑惑当众又带着几分震惊。换成别人这话,早就被治个欺君之罪拉出去砍头了。

    可惜对面之人,并不是他能轻易发落的,于是一腔怒火,只能自己吞咽。

    玄黎却仿佛没有看到大皇子在生气,更不觉得自己所言有何不妥,依旧静静端坐着,任凭大皇子怒目而视。

    从他这里,终于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大皇子冷哼一身,起身便走。

    他是不相信玄黎,或者玄家会站到老三一派去的,所以即便心中有再多的不满,暂时也不宜爆发。

    等大皇子离开之后,玄黎终于得了清净,方下早已无味的茶杯,回头去看窗外的万家灯火。过了好一会,雅间的门被敲响了三下,而后,一个脚步轻浅的男人悄然走了进来。

    “公子,大殿下好像很生气。”

    “呵!意料之郑”男人轻笑一声,道:“他不仅生气,恐怕还会很快想方设法将岳墨拉下马吧。”

    “那公子,咱们要不要给岳墨提个醒?”毕竟这可是关乎战场胜败的大事啊。

    玄黎淡淡问道:“徒增是非,不必了。”

    来人心中一凉,半晌才尴尬地:“也是!”

    大皇子心胸狭窄爱记仇,提醒了岳墨,就是得罪了他。同样,要是岳墨连这点防范之心也无,那就明他本就不能担当大任,与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牵连其中,免得伤己误人。

    “那,公子,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外面人多,他家公子一向是不爱热闹的。

    玄黎却没有同意,:“再坐一会儿吧,这儿的香茶不错。”

    左丘明溪无语,客栈里的茶,哪里比得上玄家香茗。故意等在这儿,是想看什么人吧。左丘明溪轻咳一声,道:“我听慕姑……平夫人也会来上灯,大约是跟平将军一起的吧……”

    慕伊人也的确是个几面不靠的,幼时长在玄家,后来直接嫁人。慕家也好,玄家也罢,对她来,也全都是个客人。就连此时的平家,虽无长辈在,看上去家里也全部在由她做主。可对那个家里有没有归属感,谁也不晓得。

    毕竟旁人或许不知,他们确实晓得,那平厉有个身份尊贵的老想相好,如今还在赟都好好当着老太妃呢。

    就连左丘明溪都不能不承认,慕伊人那丫头,的确是挺倒霉的。但她倒霉是她的事情,不要连累上自家公子就好了。

    那丫头最会胡搅蛮缠,如果公子的善心,被她当成了余情未了而缠上来,那可怎么是好?

    自家公子可不是外面那些纨绔子弟,最是洁身自好不过。现在已经跟白家姐订了亲,要是因为慕伊人而被传出什么不好听的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