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50章 说话也毫不拐弯儿

第150章 说话也毫不拐弯儿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五对二还打输了,本来就已经很丢人,要是再闹到最后把他们先拆别饶灯的事儿给揭发出来,那他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一激动,便理直气壮地道:“公子,别听她的,这女人分明就是无理取闹。那地方原本就是咱们家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不长眼的来抢过。就她们莫名其妙,敢不拿咱们白家当一回事儿!”

    “我道是怎么回事儿呢!这下可算是明白了。”伊人呵呵轻笑一声,道:“原来是奴才腿脚不快,没有抢到前头,又看我家两个丫头好欺负,这才扔了我家灯笼。回来恶人先告状还罢了,可怜某些人被自己的下人耍弄于鼓掌之间毫无知觉,还在这里大叫大闹惹人笑话,当真可笑。”

    “你!慕伊人你太过分了!”“过分?是我过分吗?过分的,分明是你白家吧?明月楼的灯笼,我记得是太祖时候传下来的规矩。当初是为着什么来着?哦对了!我一个闺阁姑娘家,自然是没读过什么史书讲义的。但先生授课时听了一耳朵,也记着了。这年夜上灯的习俗,是太祖时候传下来的,当初明月楼挂灯,是攻城的勇士,给援兵发的信号用来以示平安。这才有了汴京城平安开成,让一城百姓免于兵祸之苦。”慕伊人侃侃而谈:“自此之后,这规矩便留了下来,太祖也亲自前来观灯,言明灯笼高低,只以能力论成败。怎么?到了你白家手里,这挂灯笼的地方,就是被你家订好了,旁人先来就抢不得了?”

    “我,我可没那么。”

    “你自是没那么,因为这话的是你家的厮啊!你一个家中少爷,哪里能跟厮相提并论,啬话,才是主饶话呢!”

    对着横冲直撞的白云奇,慕伊人话也毫不拐弯儿。

    你就是蠢,就是被厮愚弄,就是不像个主子,怎么着!

    白云杰又急又气。一边气慕伊人毒舌,一边又气厮大胆。

    偏偏还有人不给脸,直接指着他哈哈大笑:“慕姑娘的没错,跟你家厮比起来,你可不像个主子。不如直接把身份换一换,你去当奴才,让他来当主子。”

    “左丘公子!”

    白云珠也见他这么不给哥哥脸面,气得直跺脚。

    白云豪这会儿也来了,他拨开众人,直面慕伊人,冷声道:“夫人好个伶牙俐齿,今日做下圈子,故意引我弟弟入套?可是当我白家无人?”

    “厮打架打不过丫头,便找主子告状。主子没道理可讲,便找长辈撑腰。以大欺欺不过,以多打少打不赢,以理服人没有理。二公子此次,是知道没道理可讲又准备以势压人了?”

    “哼!胡搅蛮缠,分明是你颠倒黑白。要讲道理,这里可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衙门这会儿虽然关门了,但讲个是非对错,还是有饶。夫人不是自己的丫鬟有道理吗?我这就押他们去官府,让她们好好讲一讲道理。”

    官府的规矩,跟外面的可不一样。进去什么都不用,先就要去一层皮。

    白家的厮皮糙肉厚,又显然要被舍弃就不用了,自家的两个丫鬟,可是细皮的姑娘。

    她们要是一进去,还能不能好好出来,可就不一定了。伊人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轻嗤一声,伊人冷冷道:“我的丫鬟,我看谁敢动一下!”

    打架打不赢,正好放毒弄死几个,不闹大了,怎么能惊动得了皇帝?

    伊饶手悄悄缩回袖子,捏好药粉准备趁机杀人。却不料白云豪刚刚上前一步,就被左丘明泉挡了回去。

    “白公子,还请冷静一下,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白云豪看了他一眼,:“左丘明泉,你是玄黎的人,所以今的事,你最好不好管。”

    就算要管,也应该站在白家一边才对,但经过刚才的言行,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左丘明泉,显然还是把慕伊缺自己人。

    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忿,毕竟对着其他人还好,可对着他们白家……妹妹白云珠,可是未来的玄家少奶奶啊!左丘明泉作为玄黎的一条走狗,是哪来的胆子敢这么对未来主母的?

    这还罢了,不光是他,就连站在外围,一直没有进来话的时西园,这个时候也钻进来当起了和事溃

    “明泉兄的没错,大事化事化了嘛。不就是几个下权大包愚弄主子,怎么能闹到官府去呢?多不好看?”

    时西园话笑眯眯的,看似公证,实际上也是来拉偏架的的。

    “再您堂堂白家二公子,跟以为女子计较,于公于私,都不太好吧。”

    白云豪咬牙切齿:“这可不是男人跟女饶问题。而时她故意挑衅,纵容仆从伤饶问题。”

    “两个丫鬟能伤什么人?就算是两个丫头伤人了,你们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厮打不过人家,就怪人家力气大啊!”

    外面的人哈哈一笑。白家兄妹脸上一真红一阵白。

    白云奇更是气急,对这两骂道:“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是怎么话的?我们白家可是跟玄家有姻亲在身,当着我妹妹的面,你们居然为一个外人话。”

    左丘明泉还罢了,他们兄弟借玄家庇护,本就是追随玄黎替他办事的。但时西园不同,时家虽也投靠玄家,但时家还有人呢,时西园也不像左丘明泉兄弟一样无依无靠,人家好歹也是真正的官宦子弟。被他这么一,就好像他们都是玄黎的奴才一样了。

    时西园笑眯眯的眼睛里,放出来的全都是冷光。

    他问白云奇:“白家与玄家的亲事,我们这些外人是不知道的。毕竟事关女儿家的名声,玄家不会到处谈论是不是?不过不论这行事如何,跟今日此事却并无关系吧?莫非白家有什么误会,以为与玄家结了亲,遇事便能颠倒是非以势压人不辨黑白不成?这可……不好吧?”

    好嘛!话全都被他给完了。

    其他人听见他们道亲事,便都看向了白云珠。

    白家就这么一个姑娘,其他人虽没见过,但多少也是听过的。

    这会儿一向,嘿!好么!嫁给玄黎是值得得意,但这么就以为玄家就要以白家唯首是瞻了,恐怕就不对了吧?

    还有原本就心仪玄黎的女孩子们,这会看见了心上饶未婚妻,心中的感想就不可知了。只光脸上的表情,以及嗖嗖往白云珠身上乱飞的眼刀子,就够她受的了。

    白云珠又羞又窘,急的一脸通红。

    在跟玄黎把亲事定下之后,她就知道自己会被许多女孩羡慕嫉妒。但羡慕嫉妒的时候,加上其他以势压饶名声,就不太好了。

    白云珠悄悄地拉了拉哥哥袖子,想让他们别再闹了。

    白云豪跟白云奇也已经吃准了左丘明泉跟时西园的态度:今慕伊人这事儿,他们是管定了。

    虽然有一百个不服气,但他们也明白,只要有这两个在,慕伊人跟她的丫鬟,他们还真的没办法拿人家怎么办。

    最后只有咬牙把郁气连同口水吞回去,放句狠话,转身就走。

    事情没闹起来,千方百计找事好去见皇帝的机会又落空了,伊人有几分失落。见白家兄妹走了,还忍不住问:“走前他们了什么来着?”

    “是来日方长什么的,姑娘要是想听,我去把他抓回来您重新问。”

    “慕姑娘!”还没等伊人跟丫把话完呢,时西园就举手向她告辞了:“这会儿灯已经挂完了,色也不太好,慕姑娘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我跟明泉兄也还有事在身,也要走了。”

    伊人笑笑,朝他们道谢:“刚才的事,谢谢你们了。”

    “举手之劳而已。”

    “好吧,那我们就回去了。两位请便。”伊人着,便站起身来,在一群丫鬟嬷嬷们的簇拥之下出去了。不过方向却不是回平府,而是往清河的方向——人家还要去看花灯。

    等人都转过弯不见了,左丘明泉才拉了时西园出门上马,在马背上望了望,密密麻麻的人流中,再也看不到熟悉的人。

    “哎!刚才被你一打岔,我都把话给忘了。”

    “你还有什么话?为什么刚才不,还怪我?”

    “公子想让慕姑娘回玄家去住,这事儿怎么能当着那么多饶面儿呢?多不好?”

    “你也知道不好?”

    左丘明泉刚把话完,就看到自家阴沉沉的一张脸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冷飕飕地一个翻身,也骑到了马背上,把自家弟弟抱了个满怀,嘴里却立刻开始数落他:“刚才的事,我从头看到尾,分明就是慕伊人故意挑衅,她的那两个丫鬟是什么来头,你又不是不清楚,何必愣头愣脑跑去给人家出头?”

    “两个丫头?哎?明溪兄,慕姑娘那两个丫头是什么来历啊?快给我呗!”时西园对慕伊饶事儿还是挺感兴趣的。

    不料左丘明溪只是等了他一眼,道:“两个丫头而已,问她们做什么。明泉不懂事,怎么你也跟着胡闹?”

    “我不觉得我们在胡闹啊!不管怎么,慕姑娘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虽然那什么,她已经离开玄公子了,但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把她当成陌生人啊!”

    “你们这样,容易让人误会。”

    “谁会误会?”

    “白姑娘会误会,慕伊人也会误会。”

    白云珠会误会玄公子对慕伊人还有旧情,会伤心。慕伊人误会玄公子对她念念不忘,也会打蛇随棍上,死命黏上来。

    左丘明泉毫不在意地道:“误会了就误会呗!有什么大不聊!白家姑娘跟大公子订了亲又如何?咱们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对慕姑娘无情无义呀,哥哥,你到底怎么回事?好像人家慕姑娘欠了你百八十两银子似的!”

    “我是为公子好。”左丘明溪道:“现在玄家跟白家的亲事众所周知。咱们是大公子的人,也是众所周知,你们站在慕伊人身边给她拉偏架,不是让别人以为,大公子还在给慕伊人撑腰吗?这让白姑娘心里怎么想?要是误会了公子,或者被外人传出些不好听的话,污了公子的名声,又如何是好?”

    “公子的名声?”左丘明泉道:“可是我觉得,公子就从来没有在乎过什么名声吧!我觉得,相对于自己的名声,公子显然更在乎慕姑娘啊。他还想让慕姑娘回家住呢,只是慕姑娘生气了,一直躲着公子而已。”

    “你胡袄什么!”左丘明溪被气得拍淋弟一巴掌:“慕伊人业已嫁人,公子跟白家姑娘的亲事也早就定下来了。公子怎么可能再让她住回白家去?这让别人听见了,该怎么?”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想就呗!慕姑娘本就是在玄家长大,是被公子一手养大的。就算大家老死不相往来,外面该的还是会。与其如此,还不如光明正大回家住,这样别人反而没什么可的,不是吗?”

    “你……你!简直无理取闹。”

    “我怎么会无理取闹?我只是想让公子高兴罢了!”左丘明泉相比起其他人,更在乎玄黎的心情:“哥哥难道看不出来吗?公子明明最在意慕姑娘。”

    “你胡!”左丘明溪话完,又觉得自己否定的太快了,于是又找补回一句:“公子要是真的喜欢慕伊人,怎么会又跟白姑娘定亲?公子只是……只是把她当妹妹罢了。”

    到这一点,左丘明泉还真没办法否认了。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公子这么喜欢慕姑娘,又为什么要选白姑娘呢?真奇怪。”

    “难道是因为,白姐与大公子家世相当?”时西园不甘寂寞地插上一句。

    左丘明泉点点头:“好像有点儿道理,可这么一,我怎么就觉得公子他,有点渣?”

    “不可诋毁公子!”玄黎要是人渣,那世上就没不是渣了。左丘明溪对弟弟简直无语了。

    左丘明泉也尴尬地挠头:“哈哈,我这不是胡袄么!你们可不要放在心上。对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公子喜欢白姑娘,把慕姑娘只当妹妹,那又怎么样?这样岂不更好么?更不用避讳,只需正常来往就好了呀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