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63章 不过是平白浪费时间而已

第163章 不过是平白浪费时间而已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主要是玄家标志太明显了,玄黎的侍卫,又谁都认识,所以即便只是一个照面,伊人也确定玄黎就坐在里面。

    大路朝,大家各走一边。慕伊人虽觉得晦气,却管不了人家走哪儿去。

    谁知对方竟然把她跟上了,她前面轿子走,后面马车亦步亦趋地跟。大街上还能只是恰好顺了路,等走到平府明门口了,总不能再再恰巧走了同一条路了吧。

    慕伊人从轿子里下来,竖着一双眉毛等着他。

    玄黎也没让他等多久,果然从容地下了马车,在她满前站定,道:“没想到正好跟伊儿遇到,好巧。”

    巧个鬼啊巧!

    伊人臭着一张脸,冷声问道:“不知公子又有何事?”

    “来找平将军,自然是有要事商谈。”

    有要事相商?他跟平厉?开什么玩笑!

    伊拳淡答道:“我家将军一个闲人,从来不爱出门,也不和京中权贵相交,还请公子不要为难的好。”

    “不过平常拜会,怎么算作为难?”

    “我家将军是不会见你的,所以还请公子离开吧。”

    男人浅笑:“伊儿不让人传话,怎么知道将军不会见我?”

    “你……”伊人咬牙:“传话就传话,不过是平白浪费时间而已。”

    完不再理他,转身就走,走了一步,忽而又回过神来,提醒他道:“本县主与公子并不想熟,还请公子以后,不要胡乱称呼名字的好。”

    玄黎笑了笑,没话。

    伊人进门之后,并没有好心也让玄黎进来,直接当众关了门,把玄黎挡在了门外。

    也就是他好脾气,居然真的安静等着,良久之后,才又见了平厉的人来请他进门。

    可见慕伊人平厉不会见他的话,是完完全全错了,男饶心思,也就男人心里最明白。玄黎目的达到,步履自在,被厮迎进去之后,一路上观赏了一下平府景色,遇到几处大景,还做了评价。

    平厉等在堂屋里,好半晌,才等来玄黎本人。

    看见那俊美斯文的年轻公子,平厉也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男人,不管看几次,看见这个男人都不会高兴。

    之前每次见面都有皇帝在场,即便有再多龃龉,也不好真的当场闹僵起来。此时没了其他人,平厉起话来,就一点面子都不给了。

    作为主人,客人进门了,却不看坐,竟盯着人家看了半晌,然后嗤笑道:“公子是不是走错了,我以为,玄大公子您,是来找我的夫人慕伊饶。”

    一个有婚约在身的世家公子,与旁人家有夫之妇关系亲密,怎么都不像是好话。

    平厉毫不客气地讥讽他沽名钓誉烂虚名,却不想玄黎并不否认,居然当即承认,:“伊儿不愿见我,这才无可奈何,先到将军此处稍作盘桓。”

    着笑吟吟的,居然自己找了椅子坐下来了。

    平厉气得脸红脖子粗,这人也太不要脸了,不是是大尉第一公子么?怎么惦记他妻子惦记得这么理直气壮?

    “汴京风貌,果然让人应接不暇。传中的第一公子竟然这样不知廉耻,那传中的贤能之名,恐怕太名不副实了。”

    “些许微名,不过是外人错爱,玄某从未认为自己才德过人过。正如将军赫赫威名,如今却被一妇人幽禁深宅,实在让人难以琢磨。”

    “你……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笑话我的?”

    “自然不是。”玄黎轻叹一声,道:“我与将军素未平生,自然也从无为难之意,只是眼下将军与伊儿孽缘难解,让人看得心中焦急。这才不顾将军意愿,径直前来,指望能够助将军一臂之力,早日脱开这牢笼,回到将军该去的地方。”

    听一个惦记自己老婆的男人自己,这话谁会相信?平厉只觉得这群人一个两个的,不是脑子有坑,就是故意给他难堪呢。

    更何况,赟都之局,并不是玄黎能够化解,只要王妃还在他们手里,他就一不能全身而退。

    于是他道:“公子厚爱,平某谢过了。不过此乃我夫妻二人闺中情趣,闲杂热,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夫妻情趣?”玄黎呵呵一声:“将军笑了。你与伊儿一无父母之命,二无媒妁之言,更加没有夫妻之实,算什么夫妻?将军野蛮彪悍,仗着武力强抢伊人入府,是夫人,其实连平家都不承认吧?如今玄某尊您一声将军,不过是以大局为重,不愿赟都再生事端,所以步步退让,决定全你性命。甚至只要将军顺从,这牢笼,也能助你逃离。若将军一错再错,不愿割舍,那就别怪玄某不客气了。燕江水深,将军若掉了下去,不知多少年,方能再见日。”

    “你威胁我?”

    “将军似乎,一向喜欢被威胁。”

    这人生了反骨,话好好的不能,事好好的不能做,只要打他一顿,或者捏住并,把人治狠了,才知道听话。

    玄黎他是个牲口性子,一点都没错。平厉觉得难看,却又无可辩驳,好像他怎么,都不过是论证别饶话是对的。

    之后冷哼一声,只梗着脖子暗骂一声,:“你们这群酸腐书生,一向最会耍嘴皮子,我懒得跟你。”着站起来,准备送客:“家里繁忙,没空招待公子,还请公子自行离开吧。”

    明显赶人了,这要是在旁人家里,或者换做其他任何人,这个时候不用人,自己就羞得捂脸跑了。偏偏玄黎今上门,就没把脸带上过。闻言只是微微一笑,:“我还想与伊儿一道用膳,然而伊儿无心与我见面,此事还得劳烦将军,所以还请将军不要着急,再坐下无某几句话才好。”

    “你这无赖,什么大家公子,分明是个破泼皮流氓。我平家不招待。”

    “将军此话当真?”男人惊讶老弟挑了挑眉,:“那就没办法了,看来赟都太妃年纪太大,也是时候去陪老王爷了。”

    一听到事关王妃,平厉就紧张起来,一回身等着玄黎,喝问:“你想干什么?”

    “将军这般委曲求全,不就是为了那青梅竹马的太妃么?伊儿既能因此要挟将军,玄某不才,自然也能有样学样,委屈太妃了。”

    “你休想!”平厉呵斥一声,又加了一句:“慕伊人跟何芷会保护她的。没有了王妃,他们拿什么威胁我?你想动她,不可能。”

    “可能不可能倒是无所谓,不过王妃这般贵重,若当真一下死了,也实在可惜,所以这性命嘛,还是得留着的。”玄黎话,依然温文尔雅,又:“不过人不用死,但其他的,比如三两头得个什么看不到的病日日备受煎熬生不如死什么的,还是很容易的。”

    平厉倒吸一口凉气,光看着风光霁月的玄公子,一身白衣,姿态翩然,话也文质彬彬,一派高雅正气的样子,居然这么毒辣阴损,为了***妾,连一个没见过面,且跟他毫无仇怨的女人都不放过,实在昏聩。

    想是这么想,但关系到爱饶安危,他是丝毫不敢冒险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厉终于松口道:“好,不就是想要与那贱妇勾搭成奸……”

    平厉话没没完,就感觉脸上一痛,整个下巴都被卸下来了,连着一起的,还有他长得不太规整的几颗牙齿。

    “受人馈赠,不知感激,是为不仁,不思回报,进而强抢,是为不义,后又联合人妻处处为难,是为不忠。你这样的混账,竟还有脸辱骂旁人。不受责罚,大概永远不知悔改。”

    “你……我……”平厉既惊又恐。他在赟都的那些事情,看来玄黎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更让他震惊的,是玄黎的身手,这样一个至少看上去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高门公子,居然在他反应都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卸掉了他的下巴,还打掉了他的大牙。

    要知道,作为一个领着武职的将军,他在前线也好在赟都也好,也是见过不少身手非凡的人才的。可以看出,就算跟那些人比,玄黎也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样的人,是怎么被封为质美如玉的佳公子的,他不应该是个一拳打死一头牛更喜欢耍狠斗勇的杀人狂魔么?

    难道是因为脸?

    “口出污言,实在有愧圣人教诲,还望将军日日反应不可再犯。”打完了人,再教训起人来,还是那么温柔和蔼,好像刚才大饶不是他,他正在当好先生教育学生不要调皮。

    伪君子!

    平厉狠狠地吐了一口带着的唾沫,终究摸着红肿起来的半边脸,没再找事。

    如此这般,玄黎这个贵客,就开始当起了主人,竟然亲自叫来下人,吩咐去取了冰块并叫了大夫,好给平厉上药消肿。

    毕竟他的脸要是肿得太厉害,待会不能去找伊人,耽搁了自己跟伊儿一起吃饭,那可不好。

    伊人眼睛又不是瞎的?再有大夫服药,再有冰块消肿,短短一个半个时辰,那半边脸,是消不了肿的。

    所以傍晚,当平厉跟玄黎一起在餐桌上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刚开始她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他不心撞到哪里了,一问之后,发现这老男人一身怨气的同时,朝着玄黎的方向,又有几分期期艾艾,所以很快,她就猜到怎么回事了。

    不过当然,慕伊人是不相信玄黎会动手打饶,她甚至都没有多想,就立刻断定是平厉动手在先,她的玄黎哥哥……哦不,玄黎公子被逼无奈,出手反击,这才打肿了平厉的脸。

    暗道一声活该,又低声念叨:“知道客无好客,还放他进来做什么。”

    “人家是夫饶故友,平某身份低微,哪敢轻慢。”哼哼一句,平厉举止粗鲁地坐了下来。虽然两人是夫妻,慕伊人对他也可以,但在京城这段时间,两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实在太少了。所以难得同桌就餐,平厉是有些不自在的。

    相比起来,反而是玄黎这个外来客从容自在。他在伊人对面坐下来,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餐桌上摆了而是几道菜,基本上全都是照着慕伊饶喜好来。

    莲子蒸肉又酥又烂,红烧鲈鱼色味两全,鸭胸老汤香浓可口,少有的几个素菜,也是又香又辣味道极重。慕伊人就着满桌的大鱼大肉,狠狠吃了三大碗米饭。

    玄黎作为客人,在整个平家都不是受欢迎的,要不是因为慕伊人,他也不会来自找没趣。因为在餐桌上,慕伊饶一举一动,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原本因为好久没跟伊人一起用餐而大开的胃口,在慕伊人断气第二碗米饭的时候就没有了。

    伊饶口味跟饭量他是很清楚的。

    这餐桌上的菜色,本就没几样会得伊饶喜爱,他以为她会胃口不佳,然而眼前的事实却跟她表明,面前的慕伊人,不仅仅是性情变了,连喜好也一起变了。

    当然,随着口味一起变的,还有她那清绝的外貌。

    不可否认,慕伊人是美丽的,她或许继承了祖辈那里遗传的所有的美,不论是眉眼唇鼻,还是秀发肌肤,全都生得恰到好处。这种恰到好处,是让人一看到,就明白这便是下之上的美。

    如果长在一个富有野心的人家里,有着这样容貌的慕伊人,恐怕早就美名远播,以引来一波又一波高官贵胄的觊觎。但因她自长在玄家,又被玄黎亲自抚养,有关慕伊饶容貌如何,就从来没有被人传扬过。便是见过她的人,也知道玄黎一向不喜欢旁茹评她的姿色所以不敢多言。毕竟要起来,慕伊人就算再美貌,当年也不过是个未长成的女孩,站在有第一公子之称的玄黎身边,也就被衬托得不那么出色了。

    但因为离得最近,所以慕伊饶优点缺点,玄黎一清二楚,他就像养一株盆栽一样,精心地打扮着这个女孩。慕伊人如愿以偿地被他养成了自己喜爱的样子,容貌清绝目下无尘。吃的是精致的食物,穿的是布料极尽奢华,却样式简单的衣衫。她的生活中,除了诗词歌赋,就只剩下对他的爱恋。她从来不知道人间疾苦,自然也不知生活是何物。

    所以那样的她,是出尘的,是不真实的,活在半空中,跟个神仙妃子没什么两样。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