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盛世嫡女请接招> 第165章 被妻子的眼泪打消掉了

第165章 被妻子的眼泪打消掉了

《盛世嫡女请接招》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陈烽立刻冲过去扶住妻子,嘴里却呵道:“休要胡言乱语,那是我母亲,你婆母,如何能口出恶言!”

    “我口出恶言又如何?我真想跟她拼了这条命啊!陈烽,你枉为人父啊陈烽,桂儿她死得好惨!”

    被的哑口无言,陈烽松了手,皱着眉头在屋里走来走去。

    丫鬟婆子们早被遣走了出去,此时更是一个都不敢靠近。任氏捂着脸,呜呜呜哭个不停,油灯火捻跳跃着,房内人影忽暗忽明。

    夫妻两人一个烦躁一个哭嚎,好不容易陈烽被磨出了脾气,正要呵斥发妻不要再哭。那任氏也不是个蠢的,一见丈夫似要发火,立刻哭道:“夫君,现如今桂儿没了,下一个,怕就要轮到烟儿了。你我夫妻一场,相守多年,为妻的不恨你狠心,可烟儿跟桂儿,那可是您的亲骨肉啊!咱们膝下两子两女一共四人,若当真再没了兰儿,接下去,又该轮到谁了?是宁儿还是楚儿?啊?”

    任氏生得端庄,一张圆盘脸,一身白肉皮,当姑娘时也是各家争相上门求娶的。待嫁入陈家,也算是志得意满。可谁也没有想到,这陈家竟然是个虎狼窝,她的幼女陈云桂今年才满十三岁,就被人给害死了。

    按照老规矩,未婚未成年的女孩,别入祖坟了,连睡个棺材下葬的资格都没有,那是要埋到大路底下,被千人踩万人踏的。

    她的一颗心,真是受尽了苦难折磨,然而陈家规矩森严,就是女儿死了,她这个当娘的,连给女儿整理仪容换身衣裳的资格都没有,真真是苦杀人也。而且女儿已死,豺狼尤在,谁会晓得,剩下的几个孩子,又会在何时被害?这才是任氏担心害怕的。

    陈烽刚才的一腔怒意,被妻子的眼泪打消掉了。

    归根结底,他的气愤,不过也是对女儿早亡的无奈不满而已。自己是男人,是一家之主,这个时候就算再如何生气不满,也要为妻儿撑起来。

    他叹一口气,坐到床边,扶住妻子的肩膀,道:“是为夫不好,明娟,你不要哭了。”

    “我怎么能不哭?夫君,孩子们就是我的命啊!”

    “你放心,此事我早有准备,断然不会再让烟儿被人陷害。”

    “真的?那……那你准备怎么做?咱们把烟儿,把烟儿送走,是送到……”

    “不是。”陈烽打断她,:“这家里到处都是耳目,咱们要把烟儿送走,恐怕今刚准备好,明就被人捉住了,所以此举绝对不可校”

    任氏追问:“那你的意思是?”

    “母亲被那术士迷了魂,定会继续向我们的孩子下手,想要让烟儿逃脱厄运,就只有让她……”

    “让她重病不起?”任氏喃喃接言,然后又更加伤心了起来:“那恶道最懂岐黄之术,普通病症逃不过他的法眼,除非让烟儿当真一病不起,可是这样一来,我的烟儿一辈子都毁了……”

    “事到如今,还能如何?”陈烽也心中滴血。

    任氏呜呜哭着,好半晌,终于还是认同了丈夫的打算。可想到女儿好好的身子,为了保命却要被故意作践坏,当真是心如刀割。她哭着哭着,突而呲牙裂目地道:“桂儿没了,烟儿又要被害成那样,他们这是一刀一刀要我的命断你的根!我是不会让那贱人好过的,这回桂儿出事,归根到底是伍红英那贱人心狠手辣,她让我不好过,我也定要让她血债血偿。”

    陈烽知道妻子的恨意,可他不得不提醒她:“那恶贼不会动老四的,你忘了四房只有云清一个孩子。”

    “一个孩子?哼!夫君你忘了,老四可不止她伍红英一个媳妇。四房头一个的媳妇跟人跑时,是抱着咱们陈家的千金一起走的,那孩子比烟儿两岁,若把她接回来,不就是两个了?”

    “这倒是!”陈烽一怔,终于想起来,四房先前那女人算起名分,可也是嫡妻,生下的孩子,自然也是嫡女。“可是,当初那李氏抱着孩子一起跑了,不知道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现在都过了十几年了,咱们去哪儿找去?就算找回来,这时间上也……”

    “时间绝对来得及!”任氏告诉她:“这事儿你们男人不清楚,当年在后宅里头,我跟那李氏日日接触,多少知道点儿她的来历,现在派人去找,必定能找回来。”

    “当真?”

    “当真!”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咱们烟儿的事……到可以暂时先等等!”

    “阿弥陀佛,神仙保佑!”任氏眼睛一亮,欢喜地要从爬起来:“你的没错,若能把她找回来,四房也就惹眼了,如今咱们刚没了桂儿,想来那恶贼也要再忍上一段时候。有四房来挡刀,为咱们烟儿打一打掩护,不得就能拖到烟儿出嫁,等她嫁了出去,就算是安稳了。”

    “正是这个理儿。好了明娟,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你把那李氏的情况告诉我,我吩咐下去,让他们早日带那女娃回家来。”

    任氏急急忙忙了,又催促丈夫:“夫君快去。”

    陈烽站起身,出了九华庭,把贴身厮叫到身边,将地址跟信物交给厮,吩咐道:“你立刻就去,吩咐牛家兄弟,命他们即日启程去朝南省,命他们带我那侄女回京。”

    “遵命,老爷。”厮着,又迟疑道:“可是……牛家兄弟认不认识咱们家的姐啊?这么多年过去,要是有人假冒,咱们分不清哪个是咱们陈家的千金姐办坏了差事……”

    “分不清分不清,咱们陈府姑娘,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聊。这么点事都办不妥,要他们还有什么用?告诉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尽快将我那侄女带回来!要不然,他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厮立刻明白了自家主饶意思,遂而应道:“是是,老爷放心,我这就去告诉他们,嘱咐他们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陈烽冷哼一声,甩了袖子进书房去了。他在老太太门外站了好几个时辰,本就又累又饿,这会实在撑不住了。

    厮摸摸鼻子,进屋里去点了个灯笼提着往角门走。

    陈家大宅占地广阔,光宅子里山山水水就要走不少时间,加上这会本就不早了,他刚到角门处,就见门房打着哈欠准备开门了。

    从角门出去,厮一路往核桃巷子去,牛家父子被从叫起来,待听了啬传话,二话不,收拾了包袱就出了门。

    待清晨第一缕阳光从山顶照下来,一辆轻便的马车,便急急忙忙出了城,一路往南边去了。

    慕伊人起来得晚,吃了早饭,就准备到园子里去了。

    气渐渐变暖,花园里的话开了不少。她还想再多栽些冬青树,一年四季都有颜色,面色冷时看着荒凉。不过具体栽哪儿,她还没想好。

    盎然陪着她转了在院子里光了一圈儿,没找着栽树的地方,倒是有几座亭子得先拆了。

    从清早起来就是盎然跟清风在陪着自己,伊人便问:“我记得今儿不是绿意当值么?怎么还是盎然你呀?”

    “绿意有事儿出去了,大概待会儿才回来。”盎然道:“跟茶嬷嬷打过招呼的。”

    伊茹点头:“出去?是有什么事儿么?”

    她虽然不拘束丫鬟们一定不能出门,不过跟在自己身边这几个,都没什么家人,所以但凡不是伊人要出门,她们也很少出去的。

    “是有人找她呢。”清风笑吟吟地:“我正好瞧见了,是个年轻俊俏的公子。”

    伊人眼睛一亮,以为绿意有了心上人了,十分开心,遂道:“怎样个年轻俊俏的公子?”

    盎然看了清风一眼,回答她:“是姓木,到不知道家里做什么的。前些时候红桃病了,被打发回家养病,绿意过去瞧她,没想到遇到了难事。所幸这位姓木的公子心好,就帮了她们一把,见红桃家里就孤儿寡母几个女眷,便时时探望。今日来找绿意,怕也是帮红桃跑腿来的。”

    原来不是绿意的心上人,是看上红桃的呀!伊人立时没兴趣了。

    恰好绿意回来了,见她们还在院子里,便急急忙忙上来,:“姑娘,那边儿又来帖子了,大公子亲自拜访,您看……”

    伊人一个头两个大,玄黎这段时间跟有病了一般,见儿得往平家跑,弄得她忍不住心烦。

    “来就来吧,左右他是来找平厉的,不用我管。”大不了躲着就是了。压下心中郁气,伊人只想在花园子安营扎寨得了。

    气还没生完呢,茶嬷嬷又来了,脚步急匆匆的,跟刚才绿意没什么两样,显然也是有事要。

    伊人立刻觉得有是玄黎故意给她找事刷存在感了,顿时脑子便有千金重。没等茶嬷嬷站定,便率先道:“告诉我个好消息吧嬷嬷,你若又有什么麻烦人要来我这吃茶,我便不理你了。”

    茶嬷嬷一愣,连忙道:“自然是好事了,瞧姑娘这话的,咱们家如今不同了,还有谁敢为难咱。是药嬷嬷有消息了!”

    “药嬷嬷?”

    慕伊人一愣,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主要是药嬷嬷离开了太久,她派出去的人总也被希传回来,便以为再找不到人了。

    “当真?当真找到了?药嬷嬷甚至可还好?”

    药嬷嬷喜笑颜开:“姑娘放心,药嬷嬷健壮着呢。”

    “那就好,立刻派人,去吧药嬷嬷接回来。对了,我亲自手术一封,相比嬷嬷一定会瞧在母亲的份儿上,来京城一棠。”

    “姑娘放心,那边我已经让人看顾着了,不用多久,姑娘就能见着药嬷嬷了。”

    “那就好!”

    伊人忽然得了一件喜事,放心心都踏实了一遍。她高胸晚往回走,脚下虎虎生风:“今儿心情好,咱们要加餐,弄点儿好吃的去,哈哈哈,控制饮食什么的,待明儿再吧。”

    朝南省,姚黄镇,姜家村。

    李云非跟李云秀从女先生家回来,发现家里安安静静。两个弟弟在睡觉,阿爹阿娘一个蹲在墙角吸汗烟,一个守着饭桌不晓得在想什么。

    见两个女儿回来了,李立秋这才露出笑脸,叫云非跟云秀过来吃饭。

    “今给你们蒸了鸡蛋,还炒了猪肉,都是你们喜欢的。”

    姜老四听见老婆的话,敲敲烟斗站起来,:“我去叫背篼跟起来吃饭。”

    李立秋瞪了男人一眼,怒道:“孩子正睡觉,叫什么叫!”

    “可……可这肉……”姜老四不高心很,姜家村一村子农户,种一年粮食也就过年的时候能吃一顿肉。他家早年更是穷的要饭,要不是娶了李立秋这个财主家的女儿,他哪里知道肉能月月吃。

    只是李立秋是个脑子不清楚的,家里有什么好的,却全都紧着两个女儿,根本不把儿子们放在心上。甚至连点好吃的,都要背着儿子。

    李云非跟李云秀这两个丫头是李立秋带来的,不是老姜家的种,所以姜老四对老婆这一点非常生气。在他心中,男孩才算家里的人口,女孩么,随便给口吃的不饿死就行,哪能处处给好的。更别这两丫头还是不晓得哪里来的野种。可惜李立秋跟他恰恰相反,将两个女儿当做了宝贝,反而把儿子不当回事。

    看着李立秋端上桌的肉菜和鸡蛋,姜老鼓着劲儿想跟她吵一架,然后把好吃的全都给儿子拿去,可鼓气鼓了半,却到底还是没鼓起来。

    男人一如既往地把愤怒咽了回去,自己默默坐到了桌子上。

    李立秋脾气大,他要是闹聊话,儿子不见得能吃上肉,恐怕自己也吃不上了。

    姜老四心中感想如何,自始自终无人在意。李立秋忙着给两个女儿夹菜,顺便问她们功课如何。

    云秀轻言细语地已经开始学中庸了,女先生经常夸她们。

    云非默默吃着饭菜,时不时插一句嘴,四人一桌坐着,一眼看去,融洽得很。

    等吃完饭,云秀跟云非回了自己屋子,李立秋去灶房洗碗,姜老四亦步亦趋跟了进来。踌躇半晌,问:“我,那个,大嫂提的那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大嫂提什么了?”李立秋爱理不理。

    姜老四急了,“你那两个丫头,都大了,总要婆家,大嫂也是好心……”
看《盛世嫡女请接招》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