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重生贵女不好惹> 第212章 原来根本就没有来过

第212章 原来根本就没有来过

《重生贵女不好惹》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这个林意休他是从来没有听过,也是这一次郑太医起,他这才头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皇上闭目,心中不停地思考着有琴幽的情况。

    而现在的有琴幽早已经在柯摩耶的带领下进入雪国边境,雪国,虽然大片土地都覆盖在冰雪之下,长年不曾见过青草,但是那也只是占地比较大而已,并不是全部都是,比如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便只是一个略寒的地方,在这里,依旧可以看到树木花草。

    现在的他们只是刚入雪国,柯摩耶给望儿他们讲解着雪国的风俗习惯,以免出错闹出什么麻烦事情。

    望儿与诺云也是听得仔细,狼与鹰对雪国的事情早已经知道,并不虚他多,何三听得直瞪眼,他痴长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生活的山村里,走得最远的也不过就是县城,现在突然听到这些东西,那可是比见了外星人还新奇。

    有琴幽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糟糕,自从离开了昌延,有琴幽就未曾醒过,他们已经行到冰雪之地,有琴幽还是未曾醒过。

    张竟先已经来边塞,问起守边将士他近段时间里可有什么可疑人出入没樱那将士一听,想了又想,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可疑的人出入,张竟先有些失落,还以为有琴幽确实是到这里来过。

    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原来根本就没有来过。

    难道是他猜错了,有琴幽其实是跟着有琴扬回了有琴族?可是那有琴扬又是如何做到让有琴幽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竟先苦思之下却还是什么都没有想到,转眼间便是三时间,张竟先在外面走着突然听到前面走过一几个将士,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张竟先启先是没有在意,可是那其中一个将士竟然他看到过一枚凤形玉佩。

    “凤形玉佩?!”张竟先一怔,这凤形玉佩可是只有皇家才可以使用,而这里是偏远边塞,这里怎么会凤形玉佩出现呢,而且皇族之中也没有听到任何皇族之人离宫来到这里,现在离宫的人唯有有琴幽!

    张竟先大步走到那个将士面前,一把拎着他将那枚凤形玉佩的事情问了个清楚,这才知道在他回到边境前的十多正好是柯摩耶领着自己的女人回雪国,而凤形玉佩正好是那个时候看到的。

    根据那个将士的描述,立刻知道,那就是有琴幽。

    “该死的!”张竟先大怒,这个有琴幽竟然没有回有琴族,而是直接来了雪国,他怎么那么多的人都死了就是没有看到她,原来她独自一冉了这里来。

    “来人!”张竟先将自己的近卫陈有名叫到身边,先是修书一封让他送给宋妃,一边着人领着杀手直往雪国而去。

    在冰雪地里,在何三等人差一点冻成冰棍之时,柯摩耶一行总算是进到人多的城镇,最高心莫过于何三,这几,他可是靠着自己的糙皮才渡过,再不添些衣服他非得冻死在这里不可。

    望儿看了他一眼,嫌弃道:“早让你买些御寒的衣服,你偏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何三冻得直打哆嗦,根本还不了嘴。狼与鹰拿出皮裘将琴幽紧紧地抱着下车,图悦上前,看了众人一眼,道:“前面的官驿已经打点好,我们今晚上住在这里,你们先去休息,你们来两个人随我去买一些用品。”

    诺云一马当先,她也有些东西想要买。狼与鹰对视一眼,目光齐齐落到何三身上,何三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诺云身后,一起出去买东西。

    柯摩耶领着大家进到官驿中住下,柯摩耶回国,他的暗卫也早早将事情报给国主,国主听到柯摩耶带了个昌延皇妃回来,不由得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只是交待柯摩耶一定要保护好有琴幽,至少不能让她在雪国境内出事。

    柯摩耶一见,无奈地笑了,国主还真是对有琴幽照顾有加,他对自己都没有这么关心过。

    狼与鹰地商量了一番,鹰决定,自己根本郑太医的描述去寻林意休,狼则是在跟在琴幽的身边保护。到时候也好能够尽快地找到林意休,以保证有琴幽能够尽快地接受治疗。

    诺云一出来,什么东西都没有买,只是一家医馆一家医馆地寻着自己需要的药材,还好,虽然有些药材没有,但是至少还是有些可以代替的,药量加大,药性依旧可观。

    诺云买了一双包的药材回到官驿饭也不吃,直接去后院给有琴幽熬药。

    柯摩耶看到诺云饭也不吃,亲自拿了饭碗来看她,道:“你先吃吧,本皇子帮你看一会儿如何?”

    诺云看了柯摩耶一眼,再看看饭菜,点头,接过饭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她还真是有些饿了,这可是一没有吃过东西了。

    “诺云,本皇子问你,你这药是你自己开的吗?”柯摩耶从药罐里挑出一枚药渣嗅了嗅道。

    诺云点头,承认了。

    柯摩耶脸色一惊,诧异地看着她道:“这么你知道幽幽是什么毒了?”

    诺云放下碗,饭也不吃了,忧心忡忡地坐在那里唉声叹气地道:“我现在也不清楚,只是郑太医的药方已经没有多少用了,所以我只能自己摸索着重新再开,但愿这药有那么一点用。”

    至少不能让有琴幽像现在这样不停地昏睡,好好的人,没有病都得睡坏了。

    不知道是诺云的心情影响到了柯摩耶还是柯摩耶太过担忧,也跟着唉声叹气起来,两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柯摩耶突然惊恐地哀嚎起来:“啊,烫死我了!”

    诺云守在药罐边整整守了两个时辰,将时辰仔细的控着,直到将三碗水慢慢地熬成半碗水,这才倒了药送来,扶着有琴幽服下。

    次日,有琴幽的情况依旧。

    诺云不肯放弃,又连续地给有琴幽服了好几的药,可是有琴幽到现在还是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在柯摩耶怀疑的目光中,默默地将手中的药方撕成粉碎,扬在空中让它随风飘去。

    柯摩耶啧啧两声,那一脸质疑的样子,惹得诺云直上瞪眼。

    诺云冷哼一声,转身回了马车里继续抱着医书浚

    她实在是想不通,她这些药都是从郑太医的药方里化出来的,可是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按是有一点效果的。可是现在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这实在是有些奇怪,难道是这个药方根本就没有用?!

    这个念头一起,诺云就觉得不可能。

    郑太医是什么人她以前也不知道,但是这段时间里可是跟望儿了解了不少,这有郑太医可是当初是受过有琴族的恩惠,而且还是救命之恩,而且一直对有琴幽都是十分忠心的,所以这药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诺云转眼间又去琢磨着医书,她就不相信了,她冶好有琴幽肯定是不用想的,但是暂时保命她还是有这个自信的。

    毕竟她在家里也是对医书涉猎颇深,现在这点事情给她点时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诺云又开了好几副方子,一路上有琴幽吃的药也是不少,可是醒过来的埋单却是寥寥无几,不仅如此,竟然还隐隐有些再也醒不过来的迹象。

    对于这些事情,诺云看在的眼里急在心里,但是却不敢出来,到现在鹰的消息还是没有传来,那就明鹰还没有找到林意休,她现在就是将事情出来,那也是白白让龋忧。

    思虑再三,诺云还是决定自己知道就好。

    只是时不时的催促着狼,问她鹰的下落。狼先前还没有想什么,可是诺云问,狼也是有心思的人,现在诺云问了这么多次人自然也会怀疑,他问过几次,诺云的嘴紧,怎么也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见此,狼也只能作罢。

    一行人已经到了柯摩耶的别院里,有琴幽一行人秘密入住皇子府后院中的画庭别居。柯摩耶只是交待不让他们进到画庭别院里,又安排了几个他信得过的暗卫在四周保护,让图悦挑了几个靠得住的女侍卫进来照顾着。

    诺云看着有琴幽的气息一弱似一,狼也察觉到了异样,几次逼问之下这才知道真相,狼急得不行,不停地催促着诺云赶紧想办法。

    诺云一到晚的连轴转,不是抱着医书就是拿着药材,一到晚连正经吃饭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可是药方试了不少,依旧是没有什么效果。

    诺云一脸颓废地坐在地上,面前的医书扔了满地,狼进来的时候还能够听到嘤嘤地哭声,狼一怔,走进:“这是……怎么了?”

    “我没用,我连琴姐姐的命都护不住,都是我不好,呜呜……”一听到狼的声音,刚才还低声抽泣的诺云瞬间变成了大哭,那哭声里充满了伤心与悲戚,满满地砸在的狼的身上,砸得他生疼。

    可是比这个哭声更伤饶却是诺云告诉他的消息,有琴幽竟然没有救了!

    狼不相信!有琴幽可是她的徒弟啊,她决不是那种这么容易就会死的人。狼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上前一把将诺云拉起来就往有琴幽的房间走。

    诺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狼已经将她拉到有琴幽的房间里,望儿惊恐地看着面前面色沉重的两人,愣愣地站在一旁问是怎么了,却没有一人理她。

    狼指着床上的有琴幽,冷冷地看着诺云道:“你,现在她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情况,给我清楚!”

    诺云看了一眼恶狠狠的狼,只能将有琴幽的情况给他一一出来,其实她到现在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她现在也只是根据郑太医所下的结论,以及自己这段时间的经验来。

    可是她还是很奇怪,这些药,明明都是按有琴幽的情况来下的,现在却是一点都没有醒过来。

    而且有一点她一直觉得有些奇怪,这药,明明都是补药,遏制有琴幽体内的毒,可是有琴幽就是不醒,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吞噬有琴幽体内的生命力一般。

    狼一听完,眉头狠狠凝着,道:“我问你,若是不用郑太医的方子呢!”

    “……这。”诺云有些有些意外,看了狼一眼,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郑太医对有琴幽可是忠心耿耿所以方子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现在经狼这么一提,诺云瞬间如醍醐灌顶,灵光大开!

    “对啊,我一直开的方子都是从郑太医的方子里化出来的,现在我自己来开,我就不相信,我的药方会一点用都没有!”诺云道。

    “需要多少时间,还有多少时间。”狼问道。

    诺云眉头微皱,看着脸色苍白的有琴幽道:“三时间,足够了。”

    “好,就三!”

    望儿站在那里看着狼大步离开,还有诺云,也是奇奇怪怪的,明明进来的时候还满脸泪痕现在却是喜笑颜开,而且两人在有琴幽的床边了这么久,她确是一点都没有听懂,望儿看着两人都离开了去,冲着诺云的背影叫道:“诺云,你们在些什么啊,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给我清楚啊!”

    柯摩耶时不时会来画庭别院看望,每次来都没有人理会他,他觉得无聊只是偶尔才在这里坐一坐,除此之外便没事儿都不会来。

    今日,他又来看望,见有琴幽依旧躺在床上没有半分起来的迹象,刚出门,只见诺云正坐在院子中在看着什么,一只手还在写写画画地。

    柯摩耶心下起了几分调侃之心,心地走到诺云身后,一把拍下去,将诺云吓得差一点跳了起来。

    一看身后做坏事的柯摩耶一脸诡笑,气得七窍生烟。

    “柯摩耶!你别以为你是皇子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诺云怒气冲冲直指柯摩耶,笔尖都快指到柯摩耶的鼻子尖了。

    柯摩耶笑笑,一支笔,对他的威胁还真是没有什么。

    抬手将诺云手中的笔拨到一旁,笑得妖娆:“诺云妹妹,这么凶做什么,就不怕嫁不出去。”

    诺云横了他一眼,不想理他。

    她还有的其他的事情要办,现在才没有时间跟跟他胡扯。

    看着诺云转头又去看医书,柯摩耶有此无聊地坐到诺云面前,目光在诺云面前的纸上不停写着,胡荽、锦地罗、紫草等等。
看《重生贵女不好惹》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