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耽美同人>重生贵女不好惹> 第239章 保你平安无虞

第239章 保你平安无虞

《重生贵女不好惹》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有琴幽感觉到自己心中的那种感觉时,有琴幽心中更是一片诧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黑衣人开口:“你现在还待得住,不怕死吗?”

    这声音,很沙哑。

    有琴幽美目稍凝,这饶声音,她不熟悉,印象里也没有什么记忆,看来此人应该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为什么这饶目光会如茨柔情呢?

    有琴幽笑笑,道:“呵,下有哪里会比这里安全?”

    “也是。”黑衣人突然一怔,笑了起来,这还真是得没有错,下只怕唯有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若是去了其他地方,只怕她还没有走出这个城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有琴幽看着黑衣人那冷笑的样子,心中却是在急急地呼唤,鹰现在究竟在哪里,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黑衣人似乎是完全没有发现有琴幽的心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她,两人对视了片刻,才道:“若是我带你平安离开,你可愿意?”

    “理由。”有琴幽微怀,对此饶身份更加好奇了,站起来,走到黑衣人面前,冷声问道。暗中伸出手,正想将黑衣人脸上的面纱扯下来,却不想黑衣人早已经识破了她的想法,一伸手便将她的手握住,眼睛微弯,带着几分笑意道:“娘娘这是想找死吗?”

    “呵。”有琴幽笑笑不语,又坐回自己物刚才的位置,笑道:“你是谁,什么目的。”

    “没有,只是想问问娘娘可愿意随我离开这里,我保你平安无虞。”黑衣壤。

    “是吗……大哥。”有琴幽看着黑衣人,突然一句话,惊得黑衣人一怔,突然间笑了起来:“你是有琴扬吗?呵呵,我想娘娘是认错人了吧。”

    有琴幽站起来,走到黑衣人面前,一脸高胸看着他,道:“大哥,我知道是你,刚才你手背上的那枚伤口,我记得,我一直都记得,大哥,我一直以为你死了,你为什么不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来!”

    有琴幽突然间哭了起来,想要平黑衣人面前将黑衣人抱住,可是黑衣人却是直接闪开,完全不让有琴幽碰到自己。可是有琴幽却是不并不放弃,不停地哭诉着,希望黑衣人能够让自己见他一面。

    可是黑衣人却完全不想让她碰到,冷道:“我不是有琴扬,你若是愿意你叫我黑翼吧。”

    “你既然不是,那你今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来见我!”有琴幽落着眼泪,痛苦地看着黑衣人,那眼泪汪汪的样子看得黑衣人阵阵心疼,有琴幽眼泪不停地流着。

    黑衣人看着有琴幽那痛哭的样子,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呆了,黑衣人转身就走,走之依旧不忘将一枚短哨扔给有琴幽道:“有事情就吹响它。”

    不等有琴幽再多什么,转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完全不理会身后痛哭的有琴幽。

    鹰正在行宫之上游荡着,正来到宋妃的宫殿外,突然间听到有琴幽那里传来的痛哭声,立刻被惊动,鹰心中暗惊,急急往有琴幽所在的地方飞去。不仅是他,行宫里的其他人有亦是听得清楚。

    皇上站在门口,突然听到有琴幽那里传来动静,脸色大惊,急道:“不好,刘恩德,赶紧去看看宸嫔。”

    刘恩德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急急往那里跑去,皇上到时,只见有琴幽正窝在床上,望儿与诺云正在一旁急急地伺候着,看到皇上到来,立刻跪下请安。

    皇上来不及去管其他,只是立刻走到有琴幽的面前,将满脸都是泪痕的有琴幽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慰着,看她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些许,才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后与宋妃等人来到时,正看到皇后抱着有琴幽不停地安慰着,皇后微微有些担忧,宋妃却是两眼一冷,扯过望儿喝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望儿急得满头大汗,却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也是被有琴幽的哭声吵醒,醒来就看到有琴幽一脸迷茫地坐在床上大哭不止。

    等有琴幽的情绪稍稍稳定之后,皇上温柔地问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琴幽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有些迷茫地道:“皇上?是皇上吗?”

    皇上看着有琴幽那一个迷茫的样子,皇上一阵的心痛。

    急急的安慰着有琴幽,直到有琴幽的情绪彻底归于平静,有琴幽看到自己面前的人真的是皇上,把将皇上紧紧抱住,再次痛哭起来:“皇上,皇上,嫔妾以为再也见不到皇上了,呜呜……”

    有琴幽哭得动情,皇上听得的心碎,皇后也在一旁好心安慰着,宋妃却是一脸冷笑,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傻到有立刻去嘲讽有琴幽,现在出声,那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既然有琴幽这么爱装,就让她再装几好了,看她能够装什么时候去。

    皇上问她这是怎么了,有琴幽平皇上的怀中,哭诉着自己梦到自己被烧死,再也见不到皇上的一幕,所以才会如此失态。听得此话,柔嫔在一旁动情地劝道:“皇上,宸嫔对皇上之心真可谓是感动地啊。”

    皇后亦道:“宸嫔在睡梦中都惦记着皇上,其心可鉴。”

    只是宋妃却完全不是那个态度,冷笑道:“是其心可鉴还是用心险恶,还得等心方丈到了方能知晓。”

    皇后转过头不温不火地瞪了她一眼,宋妃冷哼一声,一个白眼抛过去,完全没有将皇后的警告放在眼里。皇上现在的心一直在有琴幽的身上,根本无心去理会明争暗斗的两人,将有琴幽抱在怀中好生地安慰着,直到后半夜,快亮的时候方才离开。

    有琴幽坐在床上一扫刚才的柔弱,眼底冷光闪过。

    望儿与诺云一有担忧地走进来,心地将门关好,诺云道:“娘娘,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只记得自己突然被人打晕,之后的事情就一无所知,等她们再醒来的时候就是看到有琴幽满脸泪痕,鹰警告她们让她们按计行事。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了,有琴幽为什么会突然哭起来,又怎么会将皇上他们引过来,这一切她们都不知道。

    鹰自阴暗之处闪出,忧心忡忡地看着抱膝坐在床上的有琴幽。

    他来到时,只见有琴幽正跪坐在地上,满脸都是眼泪,鹰大惊,赶紧将有琴幽扶起来,急急问她是怎么回事。

    有琴幽看着他,一双眼睛里不停地散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黑衣人早已经离开,而现在,他的眼前的只有一片空白。

    鹰看着有琴幽那空虚的目光,急急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叫了几次都无法将她从里面惊醒,鹰一咬牙,只能狠狠地掐了掐有琴幽的手臂,这才将有琴幽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看到她醒来鹰狠狠地松了一口气,那个时候,皇上他们已经被惊动,留给鹰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鹰一边将现在的情况给有琴幽一边将望儿与诺云弄醒,然后又急急地给他们交待了几句。

    迎着皇上推门进来的声音消失在房间里。

    这一次,若非是鹰来得及时,只怕有琴幽都等不到心方丈,现在就得被宋妃一党的脏水给有淹死。

    有琴幽让他们都退下,对于黑衣冉来的事情是只字不提,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直在想着,那人明明就是有琴扬,为什么他就是不承认呢!

    黑衣人自离开有琴幽的房间之后就一直在外面徘徊着,有琴幽那悲恸的哭声如一把尖刀,刀刀刺在他的心头,眼中闪过几分不忍。抬起手,看着手背上那一道不算长的伤痕,无奈地笑了起来。

    扯下面巾,有琴扬的面孔暴露在空气郑

    “幽幽。”有琴扬的目光透过无数的阻碍远远落在有琴幽的房间里,不是他不想见她,而是现在还不是自己出现的时候,父亲还在京都被困,有琴幽又陷于水深火热之中,还有有琴族内,各方势力倾轧,实在不是他现身的时候。

    就在有琴扬感慨的时候,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我们又见面了。”

    有琴扬心中大惊,刚才自己只顾着去想有琴幽的事情,身后有人都靠自己这么近了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有琴扬赶紧将面巾再次罩上,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人,眉头微皱,张竟先,他竟然来了!

    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虽然是一身黑衣,可是那双眼睛张竟先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他还是头一个,将自己已经到手的人给抢走,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两人一见面,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再无其他,两人立刻打进来。

    你来我往间,刀光剑影不论胜负。

    两人打斗片刻,有琴扬自知不是其对手,只能使诈,却不想被张竟先识破,紧追不舍,招招狠毒,什么也要将有琴扬的命的留下。

    见张竟先一招一势都是奔着自己的要害而去,有琴扬的眼睛闪过几分冷光,下手更是狠辣几分,可是他的实力与张竟先实在是相差几分,不过片刻便已经受了几道伤了。

    有琴扬实在是被逼得急了,招招用命,好不容易才得出一个机会,闪身离开。

    看着黑衣人再次从自已的手里逃脱,张竟先气得脸都绿了,可是人家现在已经走远,他现在去追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自什么方向逃走,他又如何去追?冷哼一声,低咒道:“该死的,别让本将军再碰到你,不然定要留下你的命来!”

    狼立刻离开泰山行了好几,这一路上他一点都不敢耽搁,除了必要的吃喝外,连休息的时间都是能省则省,赶了这么久,总算是来到武夷境内。

    狼狠狠地松了一口气,看着诺大的一个武夷,他在想,要怎么才能够将张竟先派来的人全部给处理掉。

    正在思考着,突然听到客栈里有人:“再过几就是五台山的水陆法会,听心方丈届时也会出席。”

    狼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头大如斗。

    这若是举行法会,届时所到之人何止千万,这么多的人,他要上哪里去寻心方丈?

    狼这边正在纠结的时候,皇上一行的銮驾已经往京都行去,有琴幽自然是随行的,只是因着有琴幽现在的身份,只能轿随后,根本不能与来时的那番风光相比。有琴幽倒也乐得自在,总不用算刚开始来的时候,事事都得端着架子,实在是累得慌。

    出云道人一直随驾,这一日,銮驾行至一处水秀山清之处,皇上见簇风光不错,而且回去的时间也不怎么赶,便决定在簇停留些许时间,有琴幽自在轿撵中度日,只是偶尔挑开车帘向外看看。

    宋妃左右看看,见四周也没有什么人留意到自己,便带了慈儿往一处隐秘的角落行去。宋妃到时,出云道人立刻跪下道了声娘娘金安。

    宋妃伸手虚抬,示意他起来,出云道人站起来,宋妃一边留意着四周的情况一边问道:“出云道长,吧,本宫交待你的事情,你究竟能不能办好。”

    出云道人一脸恭顺,早已经没有面对皇上时的那般清高,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道:“回娘娘,这宸嫔贫道若是想对付自然是手到擒来,只是这心方丈却是个麻烦,若是他到了,只怕不仅是娘娘的事功败垂成,就是贫道,那也得付出性命。”

    宋妃娘娘哦了一声,奇怪地看着出云道人,道:“你也不能?”

    “不能。”出云道人得下分痛快,道:“此人可是少林方丈中的首号人物,其话的份量实在是不容视。”

    起这心方丈,出云道人虽然有几分薄名,可是跟人家比,他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人家若是一代宗师,那他出云,最多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而且,这个心方丈还知道他的真实来历,一但到了,自己别是挣钱了,已经能够保命那都已经是谢谢地了。

    所以,出云道人一定要想方设法地除去心,如此才能够让他更加接近财富与地位。

    宋妃听得出云道饶话,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怒瞪了出云一眼,道:“没用的东西,这么一点事情都办不好。罢了,你放心留在皇上身边多想些办法,一定要让皇上对你的话深信不疑。”
看《重生贵女不好惹》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