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火炮!

《影视世界无限传送门》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冲上了金沙滩的官兵,让梁山给包了饺子,包括关胜在内的诸多将领全部被俘虏,除了少数几个不幸战死的大,大多数都成了阶下囚。

    而水面上的战斗还在继续,这方面,梁山实话并没有什么优势。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朝廷的水兵素质并不算差,或者,整个北宋的军队素质都还是得过去的,加上大船数量双方也旗鼓相当,船数量甚至朝廷一方还多,所以水面上,梁山的舰队其实是稍微有些落入下风的。若非舰队突然折返,并且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姿态横向『插』入战场,打了朝廷方面一个措手不及的话,最后孰胜孰负,这个还真的不好呢。

    可即便如此,肉眼可见,梁山的水军也已经开始落入下风。

    朝廷方面,倒是越大越给力,他们不断的冲击梁山十二艘战船组成的防线,偏偏梁山这些战船还是横在水面上的,大家都已经感觉梁山的水军扛不住了,朝廷一方,已经发起了最后的总共,企图顺势冲破这十二艘战船组成的防线。但就在此时,距离梁山战船最近的朝廷官兵们突然发现,面前这些原本平整的船体上,突然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窗户。

    是的,是窗户,方方正正的。

    “他们要做什么?”

    “不会是想要躲在里面『射』箭吧。”

    “哈,那有什么用?”

    “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咱们继续登船!”

    大家纷纷喊道。

    然而就在他们的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个圆形的黑『色』管子突然从窗口里面伸了出来。

    “这是什么……”

    有人感到很奇怪,下意识的问道,然而还不等他把话完,就见头顶上的黑『色』管子里突然喷出一股火焰,并且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声响太猛烈了,震得下面的人耳朵都有些发麻,不过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他们愕然的发现,身后的水面上,一道道巨大的水柱腾空而起。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呆住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就有水柱了?

    但更让他们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随着第一炮打响,一炮接着一炮,开始在梁山水泊的湖面上开始升腾而起,当然大部分炮弹都落在了水力,只是扬起一些水柱,并不能造成什么有效的杀伤。但现在十二艘战船上,有九艘全都打开了侧面的炮窗。一艘船就有最少五到七门大炮,九艘船,这就是好几十门炮了。几十门炮齐『射』,就算八成的炮弹都打空,但也总有能打中的拿一两颗。

    其中一颗,落在了一艘型的兵船上,没有任何疑问,几乎是一瞬间,船就拦腰折断,就如同被一只大手折断的筷子一样,喀嚓一声断成两节。上面的士兵瞬间就看不到人了,而船也在接下来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里化为一堆碎木板。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害怕的,最让人害怕的,是一艘不幸被两颗炮弹命中的战船。巨大的船体,像是被人狠狠推了一把一般,在湖面上迅速歪倒,上面炸开了无数的碎木屑和烟尘,一瞬间就有几十个士兵被抛飞而起。这才是最可怕的,当大家都觉得战船在水面上安稳无比,只有大浪才能摧毁的时候,梁山狠狠给他们上了一课。

    只用了两颗炮弹,一颗打在了船身上,一颗打在了桅杆上,然后,这艘战船就失去了战斗力。

    宋朝的穿用的还是硬帆,就是一块块的木板,被打断的桅腹了下来,上面的木板直接压在了甲板上,光是这一下,就不知道压死了多少人,而且失去了船帆,战船就失去了机动力,只能沦为被动挨打的货『色』。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炮火齐发,梁山水军用残酷无比的现实告诉朝廷官兵,这就是梁山的实力!

    可能有人会,北宋的时候有火器吗?或者,北宋的时候火器有这么强大吗?

    事实上,北宋已经有火器了,而且并不算弱。

    北宋发明火『药』武器的明证,当属1044年曾公亮和丁度奉敕编撰的军事巨着《武经总要》。在这部宋代军事大全中,详细列出了三种军用武器——毒烟球、火炮、蒺藜火球的火『药』配方。这也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军用火『药』配方。其中,硝的比重大幅增加,比硫和炭的总和还要大得多,已接近后来黑火『药』硝占75%的配方,威力更是大幅度提升。

    北南两宋,可以是上承五代,下启金元,经济发达,文化昌明,科技辉煌,是华夏数千载史上足以自夸于世界的一座古典文明高峰。然而,大宋王朝在军事上的整体表现给人以“积贫积弱”的印象,从对仗大辽、抗衡西夏,到半亡于金,直到崖山亡于蒙古,似乎无不是窝囊受气、被动挨打之窘态。然而事实上,无论是弗朗西斯·培根,还是马克思、恩格斯,无不将火『药』与指南针、印刷术一起,誉为敲开人类近代文明之门的“三大发明”。

    但中国发明的火『药』,此前存在着各式各样的中外发明权之争,从希腊发明、欧洲发明、阿拉伯发明到印度乃至其他国家发明,不一而足。近代西方更是一度将火『药』发明的桂冠直接戴在13世纪英国人罗吉尔·培根和14世纪德国传奇僧人施瓦茨等“有名有姓”的人物头上。

    更让人气短与不平的是,将火『药』发明权最早拱手让饶,不仅是中国人自己,而且还不是在自信心跌落的近代。

    1487年,即明朝中期,丘濬在《大学衍义补》一书中率先给出了“火『药』自外夷来”的法。丘濬认为,中国自古缺乏制造火『药』的原材料,同时也没有对应的文献记载为支撑,因此火『药』必当传自外邦。明末清初的方以智在《物理识》一书中,也持有同样的观点。两人尽管时隔近180年,但对火『药』史考证的“结论”及其方法对后世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鸦片战争后,中国饶自信心跌落,加之西方日渐强势的话语霸权,使得火『药』发明权一度与中国渐行渐远。

    之所以造成这种“怪相”,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丘、方二人将火『药』史与火器史“拉郎配”式的研究范式。他们认为,火器是火『药』的主要载体,对火器史的文献追溯便成为探究火『药』起源的关键。基于这种逻辑,丘濬却认为中国古来传的火器不过是抛石机械或一般的纵火装备,并非真正的火器,与火『药』毫不沾边,故而火『药』只能是外来之物。方以智虽从唐代文献中查到“火树银花”之,并推测“烟火”中应已使用火『药』,但拘于火器与火『药』一体的“捆绑”范式,依然接受了“烟火亦由外夷来”之。

    自丘、方二人始,经清代陈元龙、赵翼、梁章钜,到民国陆懋德、李乔苹等,无不把火『药』武器的发明年代等同于火『药』出世的时间。19世纪,国外研究者从火『药』英国发明、德国发明,到印度或中亚发明等,也几乎都坚持火器与火『药』一体的捆绑式研究范式,并就火『药』发明权这一纠结太多民族主义情感的殊荣展开激烈争夺。

    真正使火『药』发明归于华夏,并由此重塑民族自信心的人,是20世纪曹焕文、冯家昇、王铃等中外学者。

    其中,研究范式的翻转功莫大焉。

    再两宋,虽然不是火『药』发明的时期,却是积累收获的季节。宋之前,火『药』与火器各自独立发展。当时所谓“火箭”“火炮”中的“火”,根本不是火『药』,而是如丘濬所,是用易燃的草艾裹上麻布、油脂、松香、硫磺等物,点燃后用弓箭或抛石机发『射』出去,《三国志》里面的火烧博望、火烧新野、火烧赤壁、火烧连营、火烧藤甲军等史迹无不如此。

    到了内外交困的大宋,军事上的迫切需要激发了火『药』配方的改进和完善,并大规模地运用到火器上,实现了火『药』与火器的联姻,即火『药』武器。在此基础上,通过战争,将火『药』、火器等军事科技传到金、西夏和蒙古,再通过后者特别是蒙古的西征,传入阿拉伯和西方,开启了热兵器和近代文明的崭新时代。曹焕文认为,火『药』发源于魏晋之际,但其配方秘诀公开于南北朝,后来才会有隋代火『药』杂戏的盛校在曹焕文看来,火『药』最初用于“烟火”和“爆竹”,即民间的喜庆娱乐,而后才扩展至军事,于是火箭、火球、火枪、火炮等火器层出不穷。

    不过,《武经总要》还不是有关火『药』武器的最早记载。据北宋朝廷陆续收到的奏报载:969年出现了捆绑着火『药』包的『射』击箭;1000年又发明了能徒手投掷的火『药』包,以及可以向四周发『射』金属刺的火『药』包。

    火『药』运用在武器上,是武器史上划时代的变革。北宋时期,火『药』制造已是国之大事,管理规范、规模宏大、分工细致。仅军器监就雇佣4万多人工,下设火『药』作、青窑作、猛火油作、火作等11个大作坊,每日生产弩火『药』箭7000支、弓火『药』箭支、蒺藜炮3000支、皮火炮支。

    1083年,为抵御西夏对兰州的进犯,一次就领用火箭25万支。

    北宋末年,又发展出“霹雳炮”“震雷”等爆炸威力巨大的火『药』武器。火器一炸,声如霹雳,响动如雷;半亩之上,人与牛皮,碎迸无迹,甲铁皆透。1126年,李纲就用霹雳炮等重火器击退了围困京城开封的金兵;1161年,南宋文臣虞允文在着名的采石之战中,又用霹雳炮击败金朝御驾亲征的德皇帝完颜亮,创造了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挽南宋于既倒。霹雳炮因此成为火器史上最传奇的武器之一。

    南宋初年,火『药』武器又上了一大台阶,即管形武器的出现。1132年发明的火枪,是世界上最早的管形武器,即将火『药』装在一根长竹管里,点燃火『药』,烧尚人。之后,能发『射』子弹的火枪应运而生,即以粗『毛』竹筒制成枪管,装填在竹筒里的火『药』中夹着“子窠”,火『药』燃烧后瞬间产生很高的气压,将“子窠”喷『射』出去,发出炮一样的声响。这里的“子窠”,可视作原始的子弹。之后,从竹管枪炮发展为金属管的枪炮,在逻辑上就不存在障碍了。此外,宋元之际,还出现了一种以火『药』燃烧喷『射』气体产生反作用而将箭头『射』向敌方的火『药』箭。这和现代火箭的发『射』原理是一致的。

    纵观有宋一代,火『药』在火器上的运用,不仅是成功的,而且是有效的。

    火『药』武器的应用提高了宋军的战斗力,多次为宋军赢得战争,甚至在危机之中成为救命稻草。

    1132年的管形武器——火枪,就是南宋将领陈规在抵抗金兵进犯时的重要发明。借助这种新式武器,宋军在德安府守城时焚烧了金兵架设的攻城桥。

    至于大宋王朝留给后人军事孱弱、疲敝不堪的观感,以及从岳武穆、辛弃疾、陆放翁、陆秀夫、文祥等豪杰身上生发的千古悲情,原因则是多方面的,如重文轻武、重步轻骑,甚至如黄仁宇所言农耕文明对阵游牧文明的先劣势等。但从火『药』、火器史本身追寻,也能觅到一点踪迹。北宋初期,历代帝王励精图治,重视武备,纂修兵书,发展兵器工业,甚至组建专门的火箭部队。但到北宋后期,帝王庸碌,得过且过,武备废弛,歌舞升平。宋徽宗时,火『药』竟然一度转向娱乐。烟火绚烂、炮仗冲之际,江山日危,亡国不远。

    大宋,留给后人太多的唏嘘和思考。

    放眼世界历史,大宋以其文明和创造,以其毁灭和重生,通过注入金、元的文脉与精气,通过火『药』西传炸碎封建城堡,指引着人类迈向近代文明,如同春蚕剥茧抽丝,仿佛凤凰涅盘浴火。火『药』,不是大宋的发明;火器,也不是大宋的发明;但将火『药』成功运用到火器上——即火『药』武器,却是大宋最大的军事科技发明。从此,火『药』撬动了人类历史进步的车轮。

    而曹岩他们所在的这个年代,火炮还没有完全发展出来,但这不是技术『性』的问题,而是理念的问题。

    因为想不到,所以没有做出来,但这种问题其实根本不算问题,别人想不到,曹岩告诉他们就是了,按照北宋时期的工艺水平,制造最初级的火器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原着中轰雷凌振使用的火器,并不是真正的火炮,最多算是管状火器。但是既然有管了,也有火『药』了,研发火炮,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看《影视世界无限传送门》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