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异界之药师无敌> 第44章 洒血的街道

第44章 洒血的街道

《异界之药师无敌》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一滴冰冷的雪水滴落在龙凌云的后颈,他伸出手往后颈上抹了一把,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看透人生的笑意。

    积雪消融了,远处露出莽莽青山。河水哗哗流淌,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一路奔向远方。

    黄虎走到龙凌云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龙将军如今入土为安,我也该回宫复命了。”

    “黄大哥,你要离开京都了吗?”

    黄虎点了点头:“边关战事吃紧,虽然我一个人的力量算不上什么,但是多一个人,我澜沧国的军队总归是多一份力量,而且我放不下我的那些弟兄们……”

    龙凌云发自肺腑地赞赏道:“黄大哥,澜沧国有您这样的英雄,才是国之大幸!”

    “保家卫国是我澜沧国军人的职责,好男儿不但要喝烈酒,更要有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豪情!”

    龙凌云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钦佩之情。

    “黄大哥,下次见面,我一定请你喝最美味的酒!”

    黄虎爽朗大笑:“我很期待你昨晚向我描述的美酒——对了,茅台还是舍得?”

    “郎酒吧……”

    “郎酒?”

    龙凌云点了点头:“纪念那些为澜沧国抛头颅、洒热血,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英雄儿郎,故而取名为‘郎酒’。”

    “好!”黄虎重重地拍了拍龙凌云的肩膀,“就叫郎酒!”

    两人相视大笑。

    龙凌云冲站在马车旁边等候的胡老三道:“老胡,你先送黄大哥回去吧。”

    “龙老弟,你不和我一道进城?”

    龙凌云摇了摇头:“我想安静地走走,想一些事情……”

    黄虎看着龙凌云,最终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块金牌递给他:“这玩意你留着,在澜沧国内,它能给你免去不少麻烦。”

    龙凌云并有矫情,他接过黄虎手中的金牌郑重地揣在怀里,深深地向对方鞠了一躬:“黄大哥,谢谢你!”

    黄虎拍了拍龙凌云的肩膀:“老弟,别给龙将军丢脸!”

    龙凌云点了点,他感觉得到,这位豪迈、热心、直爽的将军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黄虎跳上马车冲龙凌云问道:“对了,老弟,你送给公主那副雪景图上题的词叫什么名字?”

    “《沁园春?雪》。”

    “我很喜欢‘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这两句!”黄虎冲他打趣的说道,“你的那两首诗词很受大学士苏晏青的青睐哦,老头夸你文采非凡。”

    龙凌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大学士他老人家谬赞了。”

    黄虎哈哈大笑:“老胡,我们先走吧。送我进城,去皇宫的正乾门!”

    胡老三应了一声,扬起手中的马鞭,嘴里喝了一声:“驾!”

    马儿奔跑起来,马车动了起来。

    黄虎站在马车上朝龙凌云挥了挥手,笑着大声说道:“今日离别,老弟可有诗词送我?”

    龙凌云沉吟了要片刻,一首诗脱口而出。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杖剑对樽酒,耻为游子颜。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

    所志在卫国,离别何足叹。”

    “黄大哥,保重!”

    “龙老弟,后会有期……”

    马车上传来黄虎爽朗的笑声,好似穿透云层,直上云霄。

    怔怔地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龙凌云的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惆怅,这位豪迈、直爽的大哥暂时也从自己的生活中离开了。

    龙凌云拉着小蝶的手,伫立站在坟前,看着空中升起的缕缕青烟,安静地等候香蜡燃尽。

    “蝶儿,我们回家吧……”

    少女点了点头。

    龙凌云拉着少女洒脱地转身,迎着万丈霞光,大步流星。

    ……

    ……

    回到龙府,龙凌云发现屋檐下已经换上了喜庆的红灯笼,龙府的大门上甚至还贴着红色的“囍”字。

    大厅里的灵堂被拆掉一干二净,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丧葬的痕迹。

    少女看着眼前的一幕情景,洁白的贝齿咬紧下嘴唇,身子微微发抖。

    “蝶儿,饿了没?”

    少女的声音有些哽咽:“少爷,小蝶不饿……”

    龙凌云捏了捏少女的小手笑了笑:“少爷可是饿了,走吧,陪我去酒楼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说完这句话,龙凌云拉着小蝶转身出了龙府,他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大夫人啊,为什么你就这么冷酷无情、小肚鸡肠、滑稽可笑呢?

    龙凌云拉着小蝶走在大街上,可能是他上午的表现让百姓感动于心,他这个人人皆知的“废物”因此获得不少人的改观。

    只不过同情和怜悯的眼神始终占据了大多数吧,以武力为尊的世界,出生在龙府这样的将门,没有天赋觉醒,注定得不到重视,如同龙老元帅的大儿子龙过江一样。

    看看现如今龙府的情况就知道了,主事的人是大夫人李云秀!龙老元帅的大儿子龙过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龙凌云觉得人们的眼神让自己有些难为情,这是逼得自己非得“宅”在府里么?还好他的脸皮承受能力比较强悍,不至于在各种眼神下落荒而逃。

    他并没有急着去找酒楼,而是拉着小蝶在街上慢慢前行,一路上东张西望,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这里的建筑风光、风土人情。

    街道上没有车水马龙的情景,没有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没有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当然,更不可能有公共厕所……

    偌大的城市,连一条小巷都找不到半点现代化的痕迹,古朴的建筑风格、身着古装行人,还有青楼上莺莺燕燕招揽生意的女子,无一不在提醒着他,自己身处的世界,彻底与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隔绝开来。

    这个店里逛逛,那个店里遛遛,龙凌云倒是感觉乐此不疲。天辰大陆的情况虽然听起来很玄乎,但是其实有很多东西倒与华夏国一些古代的朝代有不少相似之处。

    比如造纸,比如书册,比如丝绸、布匹、烟花等等。

    小蝶陪着龙凌云一路走来,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头的怒气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看着龙凌云的背影,少女心里暗自想道:“少爷天天都这么开心,不回那个毫无温情的龙府,我多做些活计也是能够过活的……”

    想这这里,少女的脸上不禁微微发红。

    龙凌云自然不知道少女心头的想法,他看到街边有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于是兴高采烈地拉着小蝶去买了两串,一串递给少女,一串自己拿在手里。

    牵着小蝶的手,龙凌云吃着冰糖葫芦,露出满脸幸福的笑容,只不过他难得的好心情却被一声尖刻的嘲笑声打碎。

    “哟喂,这不是今天借着自己父亲出殡,在城里大出风头的龙家三少爷吗?”

    几个少年拦住了龙凌云的去路,街道上突然变得空旷了许多,龙凌云抬头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京都里的纨绔子弟,这几人他都是认得的。

    “吴哥,这废物还有钱吃糖葫芦呢!”

    龙凌云手中的冰糖葫芦被人一下子夺走,他抬起头,看见一张特么欠抽的胖脸——礼部尚书秦祥林的儿子秦文双。

    礼部尚书秦祥林给自己的儿子取名“文双”,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文采无双,只不过结果却令人失望,胖子文采不但不行,而且相当糟糕,偶尔能作出一两首打油诗,也是臭不可闻。

    这胖子和他老爹一个样,膘肥、肉多。在龙凌云的记忆中,这家伙小时候就长得特别胖,因此受到不少同龄人的嘲笑,没有多少朋友。

    第一年没有天赋觉醒的龙凌云已经初步感受到人情冷暖,因此对这个同病相怜的胖子很是关照,两人倒也算得上不错的玩伴。

    只不过龙葵冲秦文双勾了勾手指,略施甜头,这胖子便“倒戈相向”、“卖友求荣”。其实龙凌云觉得这胖子挺可怜的,他虽然混进了龙葵他们的圈子,但是充其量也只能作为众人的调味剂和被人调笑的开胃菜,另外,还是龙葵他们的移动钱庄。

    因为被人虐待,所以心里变态。这胖子加入龙葵的圈子成为跟班后,从龙凌云的身上找到了自尊,因此更是变本加厉成为欺负龙凌云的“主力军”。

    龙凌云看着秦文双笑了笑:“这么大的人了,还抢别人的东西吃?不害臊?”

    扑哧!

    听到龙凌云这句话,其中两个纨绔忍不住笑出声来。

    胖子被臊得满脸通红,他地将手中的糖葫芦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谁要吃你的东西?谁吃你的东西?!”

    龙凌云摇了摇头,与这样的人斗智商,简直辱没了自己。

    “被我揭穿你的喜好,也不至于这样恼羞成怒吧?”

    龙凌云看着秦文双,嘴角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没有理会众纨绔错愕的表情,他拉着小蝶准备绕过道而行。

    “凌云少爷,别忙急着走啊!”

    龙凌云的肩头被人摁住,他抬起过头,脸色平静地看着比自己高半个脑袋,脸上露出淡淡微笑的吴奇。

    此人是龙葵的死党,两人同在皇家学院的火系魔法学院学习魔法。这吴奇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世,也不是什么名门之后,他只是平民窟中的幸运儿。

    天赋觉醒的仪式上吴奇一夜成名,因此成为无数大家族争相竞逐的宠儿,不过这家伙并没有依附于任何一个大家族,作为皇家学院的学生,只要没有跨出学院的大门,也没有哪个大家族敢以武力相胁迫。

    这个家伙是个聪明人,懂得待价而沽、奇货可居的道理。龙葵的大多数事情,背后多多少少都有吴奇这个人的影子。

    龙凌云看着吴奇一眼淡淡地说道:“肚子饿了,想找个酒楼吃饭……”

    吴奇带着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龙凌云,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既然你有钱吃饭,那么请把欠我的银两还上吧。”

    “我欠你钱?”

    吴奇点了点头:“五千两银子而已,现在龙府三房你已经当家了,这点钱应该还是能够拿出来的吧?”

    龙凌云笑着摇了摇头。

    “你的婢女不错,”秦文双指着小蝶说道,“卖给本少爷,给你五百两,我玩……”

    秦胖子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感觉到眼前一暗,一个手掌临空扫来,他二百五十斤的体重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啪”的一声被扇飞出去了,接着撞在墙上,随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众人根本还未回过神来,龙凌云拳头一握,身影顿时出现在躺在地上呻吟的秦文双面前,拳头——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照着对方的脑袋猛击。

    “龙凌云,住手!”

    一道身影直扑龙凌云,带着凛冽的呼啸之音。

    “少爷当心!”

    龙凌云转身,嘴角微微上扬,对着空中的那人抬腿,出脚!

    吴奇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真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啊,九级修士武者是你一个废物能够阻挡的?

    然而,他脸上嘲讽的笑意很快转变成错愕的表情。

    “嘭”的一声巨响。

    那个九级修士武者被龙凌云一脚踹中了肚子,他的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下子飞了出去,撞碎了街道一边的石墙,嘴里喷出一口血箭,浑身白色的斗气轰然消散!

    一个连天赋都没觉醒的废物竟然一脚震散九级修士武者的斗气防护罩?!本来等着看好戏的众纨绔脸色大变,这是幻觉吗?!

    龙凌云转过身看着地上的秦文双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胃口好,牙齿想必是长得结实的,哪知道经过我的测试,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

    秦文双俯身趴在地上,嘴里流出殷红的鲜血,牙齿掉落了一地,连呻吟一声都感觉疼痛难忍,模样看起来无比凄惨。

    “胖子,抱歉啊!”

    龙凌云一脚踩在秦文双的脑袋上,嘴角挂着一丝浅笑,但是这个笑容让秦文双脸色巨变,变成吓人的惨白,他的嘴唇哆嗦着,喉咙里发出不成言的哀求之声。

    吴奇大喝了一声:“龙凌云,你放肆!”

    猛然一脚将秦文双踢开,龙凌云的身影便蹿了出去,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吴奇的面前,而他的右手,此时牢牢捏住了对方的咽喉。

    “我刚刚感觉到了元素波动,难道你想动用火系魔法伤我?”龙凌云捏着吴奇的咽喉紧了紧,“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不介意扭断你的脖子!”

    吴奇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意扑面而来,龙凌云带着笑意的脸庞在他的眼睛里无限放大,这张平时见到自己就显得诚惶诚恐的脸突然让他感觉到莫名的心悸。

    魔法师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修炼体术的高手近身,虽然有破敌之法,但是面对此刻杀意凛然的龙凌云,吴奇不敢冒险!

    “你说我欠你五千两银子?”

    吴奇的脸涨得通红:“白字黑字!还有你的签字画押!”

    这个欠账是莫有须的,至少在龙凌云的记忆中并不存在这件事,就算有,想必也是这帮人设计陷害的。

    “欠条拿出来我瞧瞧……”

    吴奇探手入怀,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摸出一张欠条,龙凌云抓过欠条看也没看,直接将欠条揉成一团,蛮横地将纸团塞进吴奇的嘴里,接着向上一掌打在他的下颌,吴奇整个人仰面飞了出去。

    龙凌云并没罢手的打算,他决定将吴奇打得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以防暴露自己目前最大的底牌。

    吴奇的身子尚在空中,龙凌云双腿微曲,用力一蹬,身子拔地而起。

    一击,抬腿膝撞!“咔嚓”声响,这是肋骨断裂的声音!

    吴奇的身子被强大的力量撞击得再次升高!

    二击,手肘肘击!砸中太阳穴!

    吴奇的身子侧着飞了出去!

    三击,鞭腿自上而下横扫!

    龙凌云轻盈地落地。

    “嘭”的一声闷响,吴奇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连哼也没有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而龙凌云塞进他嘴里的纸团,已经在刚才的打击中被他吞进了肚子!

    龙凌云拍了拍手掌,他扭过头看着其余几名纨绔子弟,礼貌的笑着问道:“请问,我还欠你们谁的银两吗?”

    那几人连连摇头,根本不敢和龙凌云的眼神对视。龙凌云此刻脸上的笑容让他们胆战心惊。

    “哎,剧烈运动真是消耗体力,肚子比刚才更饿了,”龙凌云揉了揉肚子道,“我现在要去酒楼吃饭,你们没事了吧?”

    “没事……没事……”

    “不过我还有点事!”龙凌云指了指人群中的两个人冷声说道,“梁少爷、陈公子,身上有钱吗?”

    “有……有……”

    梁少爷和陈公子连忙探手入怀,打算摸几锭碎银递给他,不过龙凌云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们差点吐血。

    “你们知道的,吃顿像样的饭没有万儿八千两银子是不行的,我刚刚才记起自己身上没带这么多银两……”

    吃顿饭要万儿八千两银子?就是把京都城里“食为仙”的每道菜都点上也要不了这么多银子啊!当然,这还要看他有没有资格能够把“食为仙”的每道菜品都点齐。

    “龙哥……您看……我今天身上没带这么多银票呢……”

    “哦,”龙凌云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梁少爷,需要我把你的底裤扒下来吗?”

    梁少爷的脸色巨变,连忙摆手道:“不……不用……”

    说完这句,那梁少爷背过身去,将右手伸进裤裆里,一会儿便从裤裆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银票。

    龙凌云接过梁少爷手中的银票笑了笑:“你小子为啥总是喜欢把银票藏在底裤里呢?这当真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这个做法我觉得还是蛮不错的!”

    说完这句话,龙凌云看着另一位被他点名的陈公子,那位陈公子被他的眼神一扫,吓得连忙掏出身上所有的银票,一股脑儿全部递到他的手上。

    龙凌云笑着将手里厚厚的一叠银票甩得哗哗作响,随后他也学梁少爷将银票揣进了底裤里,露出一副爆发户的嘴脸:“感谢两位大少的慷慨解囊,我以后上茅房忘记带厕纸,就拿你们给我的银票擦屁股。”

    “咯咯……”

    龙凌云听见街道一旁距离他们并不远的茶楼里传来一声娇笑,循着声音望去,他看到一张绝美的容颜露在窗前。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融,少女竟然抬起玉手向龙凌云挥了挥。

    龙凌云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尖,心里暗自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王霸之气?这种明明只会在中才出现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这个背负了几年“废物”称号的少爷身上,明显有悖常理嘛。

    没有做任何回应,龙凌云收回视线看着几人问道:“现在我没事了,你们还有事?”

    先前龙凌云问“你们没事了吧”,他们回答“没事”,但是结果却被龙凌云硬生生整出点事;现在龙凌云问“你们还有事”,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龙凌云是真的没事了,他皱了皱眉道:“没事还不让路?!”

    几人连忙惶恐地让开道路,面对龙凌云刚才表现出来的狠辣,此时还有谁敢拦他,都巴不得他早点走呢!

    龙凌云拉起小蝶有些冰凉的小手柔声道:“蝶儿,我们走吧……”

    少女点了点头,她被龙凌云牵着手,顺从地跟在他的身边。

    “哦,对了,”龙凌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子指着少女冲众人道,“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妻子,请大家记住了,如果以后有人再嘴贱,胖子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榜样!”

    众纨绔面面相觑,龙凌云竟然娶一个婢女为妻?这是开玩笑吗?!这些少爷公子哥有谁会为了一个婢女把尚书大人的儿子打成那副惨象?

    想到龙凌云的名头,众人觉得释然了,毕竟有哪个大家闺秀愿意嫁给一个废物呢?娶一个婢女当妻子,恐怕只是为了找个传宗接代的工具吧?

    可是龙凌云还是以前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他们凌辱的废物吗?能够一脚震散九级修士武者的斗气,最起码也达到了天阶武者的实力啊!

    陈公子颤抖的声音将众纨绔从震惊中拉了出来:“大家别愣着了,我们赶快把吴奇和胡元送去药观!他们的伤势严重,需要及时得到救治!”

    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那个九级修士武者和伤得最严重的吴奇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抬起来,搀扶着两人就准备离开。

    秦文双见到没人理会他,不由在地上大声地呻吟道:“还有我,救救我啊……”

    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少年冲地上秦文双翻了个白眼:“胖子,你受的只是皮外伤,又不是不能动?况且你这么重,我们如何抬得动你?你自个儿走路去找药师!”

    说完这句话,几个人抬着两个重伤员径直离开,留下了无比凄惨的胖子。

    秦胖子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他捂着嘴,手上沾满了鲜血,一边走一边哭。

    “呜呜……龙凌云……我和你没完……我找爹爹替我报仇,我要杀了你……呜呜……”

    秦文双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街道上洒下点点殷红的鲜血。

    ……

    ……

    街道一旁的茶楼里,有人发出一声惊叹:“原来凌云少爷这么强?!”

    “可惜啊!”有人叹息一声分析道,“龙凌云打伤礼部尚书秦祥林的儿子,重创皇家学院一名九级修士武者和一名九级火系魔法师学徒,对于现如今孤立无援的他来说,如何承受秦大人即将到来的怒火?以后又如何应付九级修士武者和九级火系魔法师的报复?”

    “哎,为了一个婢女,他不应该这么冲动的……”

    “那小姑娘可不仅仅是婢女!你刚才没听见吗?龙凌云亲口说的,她是他的妻子!如果我有妻子,如果别人对她出言不逊,我同样会发怒的!”

    说话的这个公子哥说得振振有词,看起来满脸正气,只不过他的眼神却瞟临窗的座位。

    临窗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背影婀娜多姿的少女。

    少女的背上披着一件淡蓝色的披风,一头乌黑的长发用蓝白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在绾住头发的丝带下三寸的地方,一根淡蓝色的玉簪将本应该垂落的头发敛在一起,露出她那如天鹅般洁白的后颈。

    少女此时用手掌托着下颌,侧着头看着外面的街道,因此看不见她的脸庞,但是她精美的侧脸,小巧可爱的耳垂更是引人无限遐想,那位公子哥更是有种立马冲上去一睹芳容的冲动。

    只不过他硬生生将这种冲动压制了下来。

    因为少女的对面,地上坐着一位无比魁梧的大汉!

    那大汉的面相看起来并无凶狠之处,相反透露着一种淡然的平和,然而他的身体却如小山一般壮实,尽管他身上裹着厚实的黑袍,但是却依旧掩盖不了他健硕的肌肉。他安静地坐在那里,不动如山,但是却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少女转过头,一张绝美的容颜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是清新脱尘的一张容颜,白皙的脸庞,线条显得有些柔和,颇带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月牙儿一般的眼眉,最让人触动心灵的是那一双如清泉般清澈的眼眸,给人一种不忍亵渎的念头。

    “青竹叔,我们走吧……”

    “好!”

    大汉很干脆地应了一声,随即冲柜台处喊了一声:“伙计,收钱!”

    “一壶茶,十个铜钱……”伙计小声地说道,“损坏两张凳子,赔……赔一两银子……”

    这位新来的跑堂的伙计低着头,一个原因是不敢看大汉的脸,另一个原因则是不好意思打量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这个彷如仙子一般的少女。

    大汉嘟囔了一声:“怎么凳子这么贵?”

    伙计指了指门口的告示牌连声解释道:“不贵不贵,我们的店里有明文规定,损坏店里的物品按双倍赔偿……”

    “真是坑人!”

    大汉从怀里的衣衫里掏出一两银子,接着很细心地数了十个铜钱放在桌上,然后站起身,跑堂的伙计顿时感觉到眼前一暗,仿佛觉得自己的面前被一座小山挡住了光线。

    刚才那位公子哥看到大汉和少女快要走出茶楼的门口,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拦在了少女的面前,如果没能和这样的女子说上一句话,恐怕自己都会觉得后悔终生,况且他观察到大汉的经济似乎有些拮据,而自己呢,恰好不差钱。

    “姑娘……”

    少女皱了皱了眉。

    这位不差钱的公子哥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便感觉到自己被人扯住了衣襟,随即身子便飞了出去。
看《异界之药师无敌》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