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爱我家书院>书库>玄幻魔法>异界之药师无敌> 第111章 强横与服软

第111章 强横与服软

《异界之药师无敌》由【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提供免费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更新以及txt下载,希望记住我爱我家书院。
    万里竹海一枯竹,天洒血雨又逢春。枯竹沾血春风笑,一棵青竹似长刀。

    南宫青竹一旦生气起来,后果相当严重。今夜先前的刺客行刺就让他觉得烦躁,此时龙凌云身受重伤更是让他觉得异常愤怒,不杀几个人,又何以平息他心头的怒火?

    人类费尽千辛万苦,经过漫长的进化才爬到食物链的顶端,他们毫无怜悯之心随意地屠杀家禽牲畜,殊不知有的时候,当他们被更为强大的生物屠杀的时候,其实与被屠杀的家禽牲畜并没有什么不同。

    比如地上那些横七竖八躺着的、身上满是洞孔的侍卫们。

    胡老三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他手里提着的光明魔法灯吓得“啪”得一声跌落在地,接着整个人瘫软在地,捂着肚子“哇哇”大吐起来。

    屋檐下的小玉和秀荷更是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小蝶因为见过死人,而且还背过死尸,因此倒并没有像其他三人如此失态,只不过她清秀的脸庞此时却显得更加苍白。

    南宫青竹在举手足间将所有的侍卫全部杀光,但是他似乎就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就毫不在乎,其他人的反应似乎也根本未对他的心境产生半点影响。

    他盯着被提在半空中的萧护院冷冷地问道:“你刚才说有刺客闯进大夫人的院子,而且中了毒?!”

    面对南宫青竹冰冷的目光,萧护院不禁感觉全身发冷,他连忙点了点头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对……对!大夫人说那刺客中了毒跑不远,我们正是奉她之命在龙府来搜查刺客的。龙府所有的地方我们都搜遍了,只剩下凌云少爷的住所还没搜查,好汉饶命,我并不是想故意冒犯您。”

    南宫青竹继续冷冷地问道:“也就是说那刺客是在大夫人的院子里被人下的毒?你可知道下毒的人是何人?”

    “我不知道!”萧护院见南宫青竹脸色不善,连忙补充道,“我们赶到的时候,那刺客已经没了踪影,院子里只有大夫人和梁忠,那老头好像受了伤。”

    “小蝶丫头,你呆在家里,不用去找药师了,我去找大夫人拿解药!”

    南宫青竹的话还在耳边,但是他的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萧护院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抬起头望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心里惊恐莫名,他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大叫着夺路而逃,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龙府!

    黑夜就像一张恐怖而狰狞的大嘴,很快将他的身影吞食。

    小蝶脸色平静地关上院门,将那一地的死尸隔绝在院门之外。

    “胡大哥,我们先进屋吧……”

    胡老三用衣袖抹了一把嘴角的污渍,脸色苍白地看着少女问道:“小蝶,我们不去替少爷找药师了吗?”

    “不用了,”小蝶摇了摇头,“青竹叔会把解药拿回来的。”

    …………

    …………

    大夫人的院门“轰”的一声被震飞开来,几个人影倒着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地,空中顿时水花四溅。

    黑夜中,有侍卫大声预警:“有刺客!”

    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大夫人的院门口,他的身后是一条血路,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具尸体,随着他迈动脚步,他身前那些手上拿着钢刀箭弩的侍卫们纷纷后退,神色恐惧地看着他。mianhuatang.la [棉花糖小说网]

    此人正是南宫青竹,以前面对数不清的魔兽他也无所畏惧,区区几个人族侍卫,他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

    南宫青竹的脚步迈得异常坚定,踩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彷如重鼓一下下震动着众人的耳膜。

    有个被恐惧吓得失去理智的侍卫大喝一声举起手里的大刀朝南宫青竹的脑袋砍来。

    南宫青竹不闪不避,根本没有人看见他出手,但是那位侍卫的脑袋却冲天而起,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接着那名侍卫的脑袋滚落在地。那无头尸体脚步踉跄了两下,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光明魔法灯光辉下,清晰可见那名侍卫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死得很不甘心。

    从参与抓捕刺客的侍卫发现南宫青竹喝问了一声开始,他便开始杀人,似乎唯有杀戮,才能平息他心头的怒火。

    南宫青竹杀了龙府很多兵丁侍卫,对于他来说,除了龙凌云,整个龙府的人死光也和他没有关系,如果要是龙凌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不介意让整个龙府成为一片修罗地狱。

    虽然杀了不少人,但是南宫青竹的身上却没有沾上一丝血迹,一路走来,几乎所有人都被他吓得胆战心惊、惊恐莫名。

    如今负责守卫龙府安全的侍卫不是龙啸天训练的“铁血”,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又有谁有不怕死的勇气去招惹这位杀神?

    李云秀被众侍卫挡在身后,她看着南宫青竹厉声喝道:“南宫青竹,你这是干什么?!”

    “大夫人,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干什么?”

    南宫青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挥了挥手,李云秀身边的一名侍卫似乎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撞飞,身子撞在院子的石墙上,碎成一滩肉饼。

    鲜血涂满了墙壁,随着雨水的冲刷,沿着墙壁滑落。

    “我来拿解药!”

    “解药?什么解药?!”李云秀脸色一片寒冷,她盯着不远处的南宫青竹大声质问道,“南宫青竹,别以为你是南宫世家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滥杀无辜,我……”

    李云秀的话还没说话,一支雨箭贯穿了站在她正前方的侍卫的头颅,那枚雨箭的力度控制得恰到好处,刺穿了那名侍卫的头颅之后,顿时化成一蓬雨水。

    冰冷的雨水混着温热的脑浆喷了李云秀一脸,那名侍卫甚至连闷哼也没有发出,就这样死在她的脚下。

    “再说废话,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

    李云秀伸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污秽,浑身颤抖不已,她神色恐惧地望了望如同炼狱般的院落,这一切不由得让她回想起来了那个血流成河的夜晚,那个让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南宫青竹看着李云秀神色冰冷地说道:“你们正在搜捕的那名所谓的‘刺客’,是我要保护的人。他中了你们的毒,我再说一遍――最后一遍,我来拿解药!”

    尽管李云秀的心里有无数质询的话,但是她却不敢问出口,被南宫青竹盯着,她哪里还敢说话,她是真怕南宫青竹一箭把她射杀了。

    “那毒气的解药大夫人是没有的。”一直未露面的梁忠从屋里走了出来,他站在屋檐下看着南宫青竹道,“青竹先生,既然你要拿解药,总得让人说说理吧?”

    梁忠并不畏惧此时杀意凛然的南宫青竹,因为他笃定,南宫青竹就算杀掉这个院子里所有的人也不敢杀自己,因为那刺客所中的毒,只有他能解。

    作为一名君阶巅峰的药师,梁忠在修炼药魂的时候对“食人香花”的效果进行了强化,混入了其他类型毒药,从而使“食人香花”的气味不但能够让人产生眩晕效果,同时还具有强烈的毒性,能够对人的肺腑造成持续损伤。

    但凡中了这种经过梁忠强化之后的“食人香花”的毒,寻常用于抵御或者解除“食人香花”眩晕效果的解药根本毫无用处,反而还会起到反作用。

    因为“食人香花”的香气能够致人昏迷,经过梁忠强化后的“食人香花”的香气更是连地阶上品的武者也无法抵抗,在昏迷的状态下,武者不能及时运气逼毒疗伤,毒性持续损伤肺腑,没有他的独门解药,除了等死,别无他法。

    南宫青竹如鹰般地盯着梁忠,任凭雨水淋在他的头上。

    面对南宫青竹凌厉的眼神,梁忠根本不惧,他自顾自地说道:“那人半夜三更不走大门走屋顶,被我拦住去路不问青红皂白就向我发动攻击,我们又哪里知道她竟然会是您南宫家的人?”

    梁忠顿了顿继续说道:“听闻四大隐世家族的人个个都是行事坦荡的君子,蒙面黑衣越墙而入,哪里有君子坦荡的作风?老夫倒是想问问,南宫小姐潜入大夫人的院子,所为何事?意欲何为?”

    南宫青竹的身影一动,转瞬之间便已来到梁忠的身边,一双似铁钳般的大手卡在梁忠的喉咙上。

    “老头,我倒是想问问你,谁规定深更半夜不可以走屋顶?心情不好出来淋雨有何不可?”南宫青竹居高临下地看着梁忠,淡淡地说道,“你拦他去路,他自然要向你动手?”

    南宫青竹并没有解释夜闯大夫人宅院的“刺客”是谁,既然梁忠和李云秀认为那个刺客是南宫百合,这个黑锅替龙凌云背下来又何妨?

    被南宫青竹卡住脖子,梁忠动也没动,他的神色依然毫无畏惧:“我也被南宫小姐所伤,却也没有像青竹先生您这样蛮不讲理地找人讨公道!”

    “如果你有那个本事和勇气,可以向我讨公道。”南宫青竹晃了晃沙包一样大的拳头说道,“我的拳头比你们的拳头大,所以我可以蛮不讲理。”

    李云秀厉声道:“你的拳头大难道就可以为所欲为滥杀无辜?我们府上这些被你杀掉的侍卫又当如何?!”

    南宫青竹扫了一眼李云秀,冷冷地说道:“我的心情不好还率先向我动手,这是自找死路。况且人家打我,我自然要打回去,谁知道他们不经打?大夫人觉得我杀了人罪该伏诛,可以向刑部报案,我随时恭候大驾。”

    话虽这样说,但是南宫青竹流露出来的不屑却显露无疑。

    四大隐世家族的强者怎么会惧怕区区刑部?东方世家的东方浪曾经一夜之间屠尽溟雨国盛极一时、权势滔天的王家,溟雨国的大理司和监察司都不敢追查,案情呈报到溟雨国皇帝那里,奏折都被压了下来,更何况南宫青竹只是杀了几个率先向他动手的兵丁侍卫,刑部的人敢管?

    对于四大隐世家族的强者来说,杀几个兵丁侍卫就像碾死几只蚂蚁!谁会为别人踩死几只蚂蚁而治其罪?

    这么说可能显得太过残酷,但是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南宫青竹甩了一下头颅,雨水四溅,他看着梁忠淡淡的说道:“说了这么多废话,老头,我的耐心有限,解药拿出来吧。”

    他卡住梁忠喉咙的打手紧了紧,盯着梁忠说淡淡的说道,“虽然丫头中了你的毒,但是我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稍微麻烦一点罢了,所以你别以为你有解药就不敢杀你……”

    梁忠苍白的脸上顿时涨得通红,南宫青竹松开手,梁老头捂着胸口连连咳嗽,他抬起头看着南宫青竹笑了笑:“我这把老骨头活了这么久,生离死别见过太多,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

    “你没听说过一种有种状态叫‘生不如死’吗?”南宫青竹剑眉倒立,他盯着梁忠冷冷的说道,“老头,相信我,虽然用毒方面我可能比不上你,但是折磨人的手段你却比不上我。我再说最后一遍,交出解药,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性!”

    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在院落,下降的雨水似乎也为止一顿。院落中的人们被笼罩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中,顿时感觉呼吸困难,脸色不禁变得苍白起来。

    大夫人李云秀的头发紧贴在脸颊,水滴顺着她的脸颊不停滑落,她秀美的脸庞显得异常惨白,身子颤栗不止,胸脯剧烈起伏,很显然,对于没有任何武技的她来说,面对南宫青竹爆发出来的气势,显然很不好受。

    “今晚发生的事情完全都是误会引起,现在既然已经真相大白,自然也不必纠缠下去,免得坏了和气,”大夫人侧过头看了梁忠一眼道,“梁伯,如果你有解药,还是给青竹先生吧。”

    梁忠脸上的表情变幻多端,他叹了口气冲南宫青竹说道:“既然大夫人发话,青竹先生又如此迫切需要解药,老朽自然不敢不从,只不过我的身上并没有解药……”

    “那你就去死!”

    梁忠的话还没说话,南宫青竹突然暴喝一声,众人只感觉耳膜被震得生疼,地上的雨滴似乎都跳动了起来!他的手掌朝着梁忠的天灵盖毫不犹豫地拍了下去。

    大夫人连忙大喊道:“青竹先生且慢,我有解药!”

    南宫青竹的巨掌停在梁忠天灵盖三寸的地方,梁忠更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只手掌蕴含的恐怖里能,如果再慢那么一点,他的头颅恐怕会像熟透的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南宫青竹侧过头看着李云秀,眉毛微微皱起:“你先前不是说没有解药吗?怎么现如今却又有解药了?”

    面对南宫青竹犀利的眼神,李云秀神色有些慌张,她嘴唇嗫嚅道:“青竹先生,你先等等,我马上去药房拿解药!”

    说完这句话,李云秀转过身便朝药房的方向急忙走去。

    梁忠冲李云秀的背影开口说道:“小姐,你还是别去了,青竹先生又哪里是那么容易骗的?所以,还是我去拿解药吧。”

    南宫青竹冷笑一声:“老头,别再和我玩这些小心思,你要知道,对于一个武夫来说,他想的事情很简单,当你面对他的时候,前一刻或许你还在为你的计算洋洋得意,下一刻你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既然有解药,你赶紧去拿吧!收起你的那些阴谋阳谋,因为我没有心思和你玩!”

    梁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平静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场突入其来的暴雨根本没有一点儿停息的迹象,整个天地都被笼罩在雨帘之中,光明魔法灯的光辉将照亮院落每一处角落,随处可见尸体的残肢和那蜿蜒的血水!

    院子里还稀稀拉拉地站着几名手握钢刀、但是身子却微微有些发颤的侍卫,他们根本不敢抬头凝视雨中的南宫青竹,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

    南宫青竹静静站在院落中,高大魁梧的身躯在院落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雨水砸在他的外套上“啪啪”作响,他不动,院落中没有一个人敢动!

    除了雨水落在树叶上和地上的声音,院落里显得死一般的寂静,这种氛围有些像雨中参加葬礼的人们,压抑而肃穆。

    这些侍卫不是龙啸天训练的“铁血”,他们的意志力和精神力或许只是比一般人要强,有些侍卫还是大夫人新近招募的,质量良莠不齐,忠诚度更是不可能与“铁血”相提并论,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早已心生恐惧。

    其实经历过今晚的很多人都想逃离这个如同炼狱般的院落,但是南宫青竹这个杀神没有离开,他们怎敢移动脚步?

    谁敢动,谁就会死!

    院落中所有的人此刻的心情都显得很急切,他们盼望着大夫人的忠仆尽快拿来解药,然后好离开这里,喝一口辣酒,睡一个好觉,忘掉这场噩梦。

    当梁忠略显瘦弱的身躯再次出现在院落中,在场的侍卫们紧张到了极致,如果有解药还好,要是没有解药,恐怕在场所有人都得死!

    梁忠走到南宫青竹的面前,探手入怀,从怀里摸出一个透明的瓶子,瓶子里有一枚拇指大小蓝色的药丸。

    “既然大夫人发话,青竹先生又如此迫切需要解药,老朽自然不敢不从,这是‘食人香花’独门解药,你拿回去给百合小姐服下,她体内的毒素自然会清除。”

    南宫青竹一把抓过梁忠手中的瓶子,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敢骗我,相信我,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然后杀死你!”

    梁忠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老夫不会干这么无脑的事情。”

    “最好如此……”

    南宫青竹将瓶子攥在手心,转过身子,朝着院门外走去。

    院落中所有人的都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不曾想南宫青竹却在门口站定脚步,然后回过头冲梁忠说道:“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给你留点什么,以便让你能够铭记这次教训。”

    南宫青竹手掌呈刀,对着不远处的梁忠虚空一斩,一道光芒自其右掌激射而出,梁忠的右耳“啪”地一声掉落在地,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融入地上的雨水之中,很快变淡。

    “万里竹海一枯竹,天洒血雨又逢春。枯竹沾血春风笑,一棵青竹似长刀。我叫南宫青竹,如果你们想找我报仇呢,我随时恭候。”

    南宫青竹嚣张的笑声穿透夜空,透着不屑一顾的态度,在雨夜中,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恍惚、飘渺。

    众人长舒了一口气,有人直接瘫坐在地上,就像被扔上岸的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大夫人的脸色显得异常惨白,她颤抖着手掏出手帕捂在梁忠的右耳处,洁白的手帕很快被鲜血染红。

    梁忠静静地凝望着南宫青竹消失的地方,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右耳被割掉,嘴角突然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看《异界之药师无敌》完整章节请记住【我爱我家书院www.oioj.ne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